首页 > 金庸访谈 > 正文

金庸谈笔下的美女
2014-11-19 19:43:17  作者:萧蔷 金庸  来源:网络转载  评论:0 点击:

  香港武侠小说家金庸到台湾参加他的小说国际学术研讨会,应邀与台湾演员萧蔷(主演过《一帘幽梦》等电视连续剧)作了一次生动有趣的对谈。萧蔷是金庸迷,金庸也认为“萧蔷人美料多”。
  在作品中塑造过众多“美女”的金庸与生活中的美女萧蔷对话,当然有别样情趣。以下是谈话内容:

  萧:我是您的忠实读者,虽然没有像学者那样去分析讨论,不过我觉得您的小说对我影响很大,尤其是其中对女人描写,非常细腻。
  金:谢谢,不过我到美国开会时,却有人觉得我不懂女人。萧:怎么会?我觉得像《天龙八部》当中,萧峰偷听段正淳和马夫人说话,描写马夫人的声音“腻中带涩,软洋洋的,说不尽的婉转缠绵,令人神为之夺,魂为之销。”我都把它背下来,如果我说话有她一半的功力就好了!金:美女在你面前说话,令人“神为之夺,魂为之销”的可能性比较大,像这样在隔壁听到就这么厉害,可见马夫人是真的美极了。
  萧:除了声音,还有在外貌方面的形容,像郭靖第一次看到黄蓉穿女装的描写:“肌肤胜雪,绝色容光,不可逼视。”您觉得美人都是漂亮到令人不可直视吗?
  金:这是因为郭靖一直住在沙漠,蒙古小姐大概不太美,不像江南的美女,所以月光之下第一次看见黄蓉就惊呆了,他是因所见不多,才有这种感觉。
  萧:您书中对女性角色的形容,赵敏是着墨最多的一个,像“艳丽不可方物”,我一直在想,只有夕阳才会给我艳丽不可方物的感觉,您这么写赵敏,真令我羡慕。
  金:赵敏是我比较喜欢的角色,因为她的个性比较复杂,不像有的女孩个性很简单,像双儿就是。
  萧:书中还有很多小细节,像赵敏在酒店见张无忌,在小杯子上留下胭脂令张无忌痴痴难忘。我也试过很多次在喝东西时留下口红印,却没有一个人注意我!我从此就愤而喝完就把它擦掉。您是如何注意到这些细节的?
  金:是想像的,如果对这个女人没感觉,她做什么都还是没感觉呀!有感觉,什么细节都会注意到了。
  记:(报刊记者,下同)《倚天屠龙记》中,殷素素死时对张无忌说“漂亮女人说的话不可相信”,倪匡评说金庸留下了一个谜团。您为什么说漂亮女人说的话不可信?您被美人骗过吗?
  金:她是教训儿子,因为她死前想到男女之间的问题,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但她已经没时间教儿子了,就用很简单的一个原则让儿子记住。
  萧:您可不可以用一句话形容我?
  金:我将来如果写爱情小说,就把你当作主角写进去,而且会空前绝后的美。
  记:您笔下有很多聪明漂亮的女孩子,但很多人对她们没多少好感,认为她们不适合做老婆,您觉得呢?
  金:做情人、老婆的都要聪明比较好。(记者插问:听说您欣赏黄蓉,却不敢娶黄蓉?)如果世界上有黄蓉,愿意嫁给我,我当然要娶了,这样人生会丰富很多。
  记:您写的爱情故事都在古代,比较含蓄,现在社会步调快,您书中的爱情还存在吗?
  金:其实中国古代的爱情发展步调很快,因为男女见面很难,一见面马上就要表示、要行动,一错过,下次可能没有见面的机会了。现在反而可以常见面,步调反而慢了。
  金:段正淳这种人你可以接受吗?
  萧:段正淳在当下说爱你时,是全心全意的;但之前和之后就不知道了,所以每个女友都愿意为他而死呀!
  金:其实跟一个人交往,感受很深刻,也不一定要天长地久,虽说爱情重恩义,但闪电式的爱情也有很惊心动魂的,两三天也可抵20年。
  萧:您喜欢惊心动魄还是细水长流的爱情呢?
  金:有惊心动魄也很好。
  萧:您小说中很多咬人的情节,像蛛儿咬张无忌、赵敏咬张无忌、小康咬段正淳。嘴巴是很亲密的器官,为什么要用来咬人呢?您被女人咬过吗?金:暂时没有!其实咬人是感情强烈的表现,是不自觉的。
  记:您如何面对自己的文字作品被改编成的影视?
  金:文字改编成的影视很难,因为看小说,自己的脑中会创造过程,化作一角色,和他发生化学作用;但是,化成影视,惊心魂魄的感受就没了。
  记:所以您觉得不论谁来演,影视永远都赶不上文字?
  金:很难,其实演员的问题不大,但整个故事情节都改掉就很不好。我很喜欢的作品,就像我的儿子女儿,今天我有事出门,把他托人照顾,结果却被打了,你说痛不痛心?作品被加东加西、东改西改,感觉就像儿子被打。
  萧:我觉得不只是痛心,我看到这些影片觉得好像它们只是一幕幕动作而已,对我没有任何意义。看到这些影片,才更觉得您作品的伟大。所谓“武戏文唱”,武侠小说很重要的是动作,您把它写得好、招式也好,而这是很难拍出来的吧!
  金:写小说时,会把感情放进去,这很难拍出来。我现在看到《天龙八部》阿朱死的那段还会哭呢!别人自己创造一个故事,我当然更不高兴。

相关热词搜索:笔下 美女

上一篇:金庸论中国历史大势
下一篇:小说创作的几点思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