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游坦之:一面满足一面残酷
2013-05-02 22:28:19  作者:南酱  来源:豆瓣网  评论:0 点击:

  
 
  游坦之对于阿紫,首先是由一见钟情开始的。
 
  天龙八部里面描写阿紫,写她五官精致,相貌极美,娇小玲珑。游坦之遇见她,心下一惊,又一呆,恍惚中人生轨迹都被改写,从此忘记了“复仇”这一初始目标,俯首甘为裙下之臣。阿紫就像一团火,把他的整个世界都燃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一见钟情总是带着些不可言说的偏执病态。
 
  张生初遇莺莺,“正撞着五百年前风流业冤”,顿时骨头酥软,头脑发热,丢了学业跑到寺庙盯梢,幻想中与莺莺耳鬓厮磨。 
  阮郁与苏小小也有“乃蒙郎君一见钟情,故贱妾有感于心”的精彩。 
  欧美电影里面,一见钟情这个设定已经被用得太滥,遍地都是了。《泰坦尼克号》里面的JACK,不也是在甲板上瞭望到我们美丽的ROSE,最终为她沉没在冰冷的海水里面的么?
 
  一见钟情,总是被设定在绝代风华,举世无双的才子佳人身上——也难怪编剧们这番用心,若是普普通通的一张脸,哪那么容易就对你动心呢?
 
  幸运的是,更多现在的演绎里面,一见钟情,有了更加多样的起点,给了普通人更多的机会。 
  她不一定是最漂亮的,但是她的头发上,有淡淡的菊花香气;他在电车上打抱不平,见义勇为;她口齿伶俐,对答如流,你被她的智慧逼得无处可逃…… 
  甚至,她的身上有一股复印室的气味,你见到她的一刹那,立即觉得,你要为她做点什么。
 
  我总是迷恋某一种脸型,某一种眼神,就像我喜欢红色,喜欢背带裤一样。这看似简单,看似无奇,其实是有我微妙不可捉摸的心理在作怪。 
  就像我遇见你,即刻便觉得自己再也逃不开。
 
  这样的微妙,是许许多多简单繁琐的小事组成的,也许是童年时家里墙壁的颜色,也许是童年时母亲的一次打骂,也许是生来第一次受的奖励…… 
  日积月累,我成了我。 
  这个包含各类癖好,带有独特信仰以及普遍称为性格的微妙的我。
 
  也许,我有些小小的,自己都不太清楚的痛处。 
  而你的微笑,只一下子便医治了我,让我再也无法离开。 
  或是,你的眼睛我好像哪里见过的。啊!就像那个她…… 
  亦或是,你妖冶或无邪的眼神之下,藏着与我一样的伤痛,让我不忍心无视。
 
  游坦之对于阿紫,大概便是如此。 
  而且是初恋,更加万劫不复。
 
  二
 
  阿紫捉回了已经被姐夫乔峰放了的游坦之。 
  不是冤家不聚头,命中劫数难逃。 
  谁不是如此?
 
  游坦之被押到阿紫面前,看着阿紫那雪白晶莹,如玉之润,如缎之柔的美足,情不自禁地冲上前去,无法无天一通乱啃。 
  游坦之是有典型的恋足癖的。
 
  而——
 
  “有不少恋足者渴望别人的践踏,使自己感到痛楚从而得到快感,这与性虐待中被虐狂的心理如出一辙。艾利斯和弗洛伊德认为这种心理是出于对爱的渴求,被虐狂认为他们被虐打,是因为施虐者爱他们,关心他们。一项研究发现,不少被母亲虐打的孩子长大后大部分不会离开其母,总会竭力向她表示对她的爱,若这些母亲去世,这些孩子有不少在精神上会出现问题,这是因为他们把母亲的虐打视为一种爱的表达,这与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打者爱也”,“棒下出孝子”不谋而合。(《虐恋亚文化》,1998) ”
 
  这里先略过游坦之恋足癖形成的原因。
 
  我并不认为各种各样的“癖”都是不好的,都是错的。无论你是怎样的人,有怎样的“怪癖”,有怎样爱人与被爱的方式,承受过多少白眼与不解,怎样看清自己的毛病却没法避免,都总有一个人是适合你的。 
  你,逃不掉的。 
  人注定了不能孤独地生活。 
  哪怕人与人摩擦过招之中,“伤亡”惨重。
 
  并不是“一心一意”“温柔体贴”“会做饭会织毛衣爱干净”像乖巧的小绵羊一样的女生就是能打动每一个男生的。 
  那个养着毒蛇野兽,心狠手辣,虐待着自己,还爱着自己杀父仇人的美丽少女,才是游坦之命中的劫数。
 
  所以,你会爱一个不该爱的人,一个不值得爱的人,一个浪荡的女人,一个偏执自私的灵魂,一个完全不珍惜你的人。 
  所以,你没法接受那个爱你的人,那个为你好,对你好,让局外之人看了眼热,替他(她)不平,甚至为他(她)唾骂你和你爱的人的你爱情里无辜的伤员。 
  这便是盲目而有理,偏执而甜美的爱情的神秘怪圈,而它总是灵验。 
  你看你看,多少人还在里面相互追赶。
 
  不要对别人的爱情妄加评判,你我也是一样。
 
  游坦之,一个恋足癖,一个受虐狂,一个为爱丧失自尊的家伙。 
  游坦之,一个为爱付出一切,不图厮守只图爱的人快乐,为她生为她死,为她成为大英雄,也为她变成“铁丑”的家伙。
 
  这不就是常说的伟大的爱情? 
  不管它生根于哪里。
 
  现在有多少男生愿意给自己女朋友洗脚?——那些自以为正常而得意的家伙们?
 
  三
 
  阿紫给游坦之打了铁头盔,改名“铁丑”,告诉他——乔峰本来要杀你的,是我救了你。
 
  游坦之说:“感谢姑娘救命之恩。”他是真的感谢。
 
  他就这样成了阿紫的奴才,宠物,玩物和人质。
 
  游坦之是被阿紫驯养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于他人。 (感谢度娘)
 
  她就是你的一切,她吞噬了你的自尊,吞噬了你的理想,吞噬了你的自由。 
  你是臣服于她的奴仆,你是环绕她旋转的小行星,你是她的牵线木偶。 
  她是你的邪教,你的空气与水。 
  她就是你。
 
  她本是把你当做自己练武功的试毒工具,魔鬼般好奇心的探路灯,让你以身试毒,与狮搏命,万死不辞。 
  她是你的无上的主人,你生命的火光,她的折磨带着快感,让你甘愿以死报答。
 
  就是这样的爱,也是我们活着的意义。

相关热词搜索:阿紫 游坦之

上一篇:逐裙君子——段正淳
下一篇:酒罢问君三语?——幸运的虚竹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