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书里最酷的男人──范遥
2016-12-22 13:00:36  作者:倾城一叶花无痕  来源:金庸贴吧  评论:0 点击:

  如果有人问:金书里最酷的男人是谁?
 
  可能不少读者会说是那个藐视大千,魏晋风流的黄老邪,也有人会说那个狂傲不羁,逆行直上的杨过,还会有人说是那个酷如炎夏,冷似冬雪的夏雪宜……
 
  但是,似乎大多数人会忽略那个金庸着墨不多但很出彩的人物——范遥。
 
  范遥有多酷?一酷起来那张俊脸说划就划,两根手指说斩就斩,长得帅就是任性;一酷就是几十年不说话;一酷起来就是灭绝是我相好,周姑娘是我私生女;一酷起来就是紧紧腰带去挑战打败张无忌的人……既是风流情种,又是硬汉英雄;既是佻皮邪气,又可堪当大事;既是重情重义,又能忍辱负重,忠肝义胆。
 
  倚天这本书给我最大的惊喜就是塑造了一堆出彩程度不输主角的配角人物:杨逍,范遥,谢逊,纪晓芙,殷天正,俞莲舟,殷素素……
 
  本人一直对孤独而又酷酷的角色有着莫名的偏执,范遥这个出场不多的人物对我有着持续的吸引力,先来看看范遥的一生,光明右使——痴恋黛绮丝未果——明教四分五裂时消失——自毁容貌潜入敌营——功德圆满重归明教。这人生精彩程度是不是就可以写成一本小说,拍成一部电影了。
 
  我常常想,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以美貌出名的优秀男子自毁容貌?大家如果想象不出的话可以想想哪天古天乐,谢霆锋或者吴彦祖突然自毁容貌,会是什么原因?
 
  范遥在描述自己的毁容原因时只是说:“我想若是乔装改扮,只能瞒得一时,我当年和杨兄齐名,江湖上知道‘逍遥二仙 ’的人着实不少,日子久了,必定露出马脚,【于是一咬牙便毁了自己容貌】,扮作个带发头陀,更用药物染了头发,投到了西域花刺子模国去。”
  “于是一咬牙便毁了自己容貌”,如此的轻描淡写,可是若非重情之人无法得到所痴恋之人芳心,若非此俊貌玉面留之无用,何以想得到对自己如此狠心的方式?若非经历过钻心剜骨之痛,何以生出如此之大的勇气?这是真正的化悲痛为力量,用折磨自己身体的方式短暂忘却精神上的痛楚,也为自己的使命完成提供助力,也许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才能让人重生涅槃。
  赵敏道:“苦头陀范遥据说年轻时是个美男子,他对黛绮丝定是十分倾心的了?”
  谢逊点头道:“那是一见钟情,终于成为铭心刻骨的相思。”
 
  很喜欢金庸这种通过别人对话来叙述往事的方式,给人一种“白头宫女在,闲话说玄宗”的悠悠之感。黛绮丝另嫁他人,这种刻骨铭心的相思也成了绝望,他的人生里只剩自己忠于的明教。范遥毁容后叫“苦头陀”,不禁让我想到印度的“苦行僧”,苦行僧的修行必须忍受剧烈的痛苦,如绝食、躺在布满钉子的床上、行走在火热的木炭上等不合常理的事情。苦头陀忍受的痛苦绝不亚于苦行僧,他得装聋作哑几十年,时刻不忘自己的使命,有时还不得不残害自己的明教同胞……这些都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范遥似乎成了一个冰冷的躯壳,行走在无间之道,半人半鬼,无悲无喜,行尸走肉,禁欲主义者般自我封闭,这不有点像十六年里带着丑面行走江湖的另一个帅哥杨过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好在他的苦心孤诣能有所回报,明教也终于声势浩大,自己的使命也顺利完成。能在万安寺口无遮拦地说灭绝是他相好,周芷若是他们私生女时,似乎让人觉得他已忘记了当年的心酸旧事。然而在张周濠州婚礼时又出现了这一幕:赵敏似乎来者不善,几乎在场人都对这个“妖女”各种敌意,这时赵敏却有点撒娇似地向范遥说道:“苦大师,人家要对我动手,你帮不帮我?”范遥眉头一皱,道:“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也如此,也勉强不来了!”
 
  “既也如此,也勉强不来了”,这是中年范遥的半生喟叹,蕴藏着无尽辛酸往事,无数江湖风波。或许时过境迁,当年的伤痛已不如往日那般灼人,或许当年往事偶尔浮上心头眼角还会有些许泪花,或许范遥也会怀念当年风流潇洒的“逍遥二仙”的日子,但“既也如此,也勉强不来了”……
 
  多年以后,也许大家只记得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带领明教走向巅峰的张无忌。范遥或许会被人遗忘,但不贪功名的范遥要的只是内心的平静,只是不知在几十年后,会不会有人看到范遥和黛绮丝拥抱在一起的骸骨,就像巴黎圣母院的丑脸敲钟人和那个异族的吉普赛女郎一样。

相关热词搜索:金庸小说 范遥

上一篇:杨莲亭:从绣房到成德殿
下一篇:最后一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