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至大至刚──郭靖武功随笔
2016-12-22 17:18:34  作者:霍军  来源:《论剑》  评论:0 点击:

  郭靖是金庸武侠小说中最成功的大侠形象。他木讷刚毅,诚挚勇敢,爱国爱民,正气浩然,堪称“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儒者典范。如果说,在中后期创作中出现的张无忌、石破天、段誉、虚竹、萧峰、令狐冲这些英雄形象,更多带上了佛与道的、或说是儒道佛思想杂糅的因素,体现着作者越写越飘逸、越写越自由的创作境界,那么,前期的郭靖和杨过,则有着较为单纯的儒家思想的背景,体现了作者更单纯、更明朗的写作追求。杨过显然属于儒家所赞赏的“狂狷者”,狷介不拘,潇洒如意,但行为却合乎儒家的,尤其是孟子所讲的君子大义。而郭靖则是一个纯正的儒者:端严,沉着,坚毅,果敢;不骄不馁,稳重如山,气度朴质而雍容,内涵深湛而纯净。他的大义凛然,更多体现在《神雕侠侣》中,那时,他已经不同于一般江湖侠士,四方游走,比武较技,闲云野鹤,无拘无束。他更多地像一名爱国护民的抗敌名将,独镇危城,不可撼动,威名远扬,为国人敬仰爱戴。相比之下,《射雕英雄传》就成了这位大侠的成长史。如此英雄,千古难得。他的成长靠什么?是什么因素造就了他的博大伟岸?
  还是遵从金先生的写法,以武说人,看看郭大侠的武功家数。
 
  蒙古摔交术与哲别箭术
 
  郭靖自小生长在蒙古草原,喝草原的水、吃草原的奶肉长大,也与成吉思汗一家及其部将建立了深厚友谊。他与拖雷拜为“安答”(兄弟),拜哲别为射箭师父,精通了蒙古人的摔交术和箭法。后来他与欧阳克比武,与欧阳锋搏杀,都用上了蒙古摔交术,对抗恶人,巧妙取胜。这使他的武功与中原许多学武之人有异。使用此术,他不是有意为之,而是顺乎自然。可见摔交术已成他生命的一个自然组成部分。而守卫襄阳时,他的箭法也屡屡使敌人胆寒。他在城头以神箭术扬威于万众之前,耀武于千军之中,却毫无骄矜之态,可见使用时那种自然而然的心态。神箭术是他这个人的本性所在,他展现的只是本色而已。
  这两样本领是郭靖武艺最基础的内容,是他打小学到的本事,不突出,不耀眼,赶不上中原许多武功的华丽高级,比如赶不上杨康从丘处机那儿学的全真教上乘武功令人瞩目。但这是他本领的基点,如同他从蒙古人那儿学到的一诺千金、诚实守信是他为人的根本一样。在蒙古草原战火剧烈之际,成吉思汗受到敌人暗算,郭靖决意守卫兄弟情谊,冒着危险通风报信,拯救了朋友一家,那时他就已经具备了这种本性;后来到了江南,面对黄药师一再威胁,他还是毫不放弃与华筝的婚约,依然坚守这份本性。再往后他如期上桃花岛找黄药师“领死”,信守然诺,气概非凡。他不是有意要让自己显得诚实守信,而是,他自小为人如此,往往不知随机应变,在适当的场合改变自己,他的诚实守信来得自然而然,无心为之,一如他使用蒙古人的摔交术,不假思虑,随机可用,结果却常常被人误以为愚笨。
 
  江南七怪传授的武功
 
  江南七怪武功各异,驳杂不一。如柯镇恶之强悍,韩小莹之灵秀,南希仁之大力,朱聪之机巧,特色鲜明。他们所用兵器,也是五花八门,或铁杖,或折扇,或扁担,或秤杆,或屠牛刀,或越女剑,或金龙鞭,奇巧中见世俗气息,质朴里含高明招数。七怪享誉江南,但并非方外高人,而是更多带上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者流的街巷特征。如此驳杂的武功,为与丘处机赌胜,竟在短短几年间要求愚笨的郭靖掌握,可谓生吞活剥,强按牛头。但正是这种驳杂,奠定了郭靖武学的基础特征——丰富多样,消化能力强;但有长处,来者不拒;不死板,不拘执,不囿于门户之见,不苛守一家之言;谦逊好学,虚心善思;从不自以为是,唯善者为师。当然,由此发展出的郭靖武学的博大精深,包罗万象,阴阳相济,吞吐变幻,醇厚浩瀚,高远广阔,也绝非其他武学名家可比。
  七怪的教学方法刻板强硬,唯要求学生刻苦努力,服从老师教导,决不投机取巧,偷懒耍滑,而是老实学习,笨鸟勤飞,“人一能之吾十之”,认真刻苦至极。这当然无助于郭靖的短期提高,但从长远看,则正好给这朴直之人一种学武的态度,以后无论对哪一家武术,只要修习,他都能潜心专注,全力以赴。后在大漠,郭靖对于欧阳锋的武功,也不因为他是自己厌恶的恶人就加以排斥,而是专心钻研,一丝不苟,因而短时间内大获提高。练降龙十八掌,他一点也不在乎洪七公的笑话,练得死板却投入。我们隐隐可以悟到,洪七公传授丐帮内有功弟子,也顶多一招半式,却一气传给郭靖十五招,其中虽有贪恋口腹之欲和黄蓉乖巧侍奉的因素,但他何尝不是无意识地在内在的精神层面上与憨厚愚朴郭靖深深沟通呢!即如他对美味佳肴的无比热爱,又同郭靖的“痴愚”隐然相像。再如郭靖老老实实在周伯通捉弄下学习《九阴真经》;在洪、黄、欧阳三大高手以内力较劲之时,潜思一流武学;在丐帮总部被绑在地下,依然能超脱危险处境,望北斗而参祥高深武功;在大漠被欧阳锋俘获挟持,夜间坦然而卧,白日从容对敌学武,都体现了一种由勤勉诚恳而产生的专注。所谓惊雷崩于前而目不瞬,泰山压于顶而神不摇,千军万马逼于侧而志不改,指的就是这么个境界。这是仁者的境界,英雄的气质。而这气质,实得自一种最朴质的踏实。
  更有一点,即七怪武功,不如黄药师武学那般华贵玄奥,不如南帝武学是天生帝王气象,而这,恰给了郭靖低处起步,渐次上升,循序渐进,日益博大,最终量变得质变,厚积博发,不可遏止的机会。郭靖发展,后来远超全真七子、黄药师梅陈曲路四大弟子、南帝渔樵耕读四大弟子,甚至在不长的时间里就超过了油滑浮浪的欧阳克,道理正在于此。
  七怪武功来自市井,郭靖武功,起步当然是普通的,一般的,不玄奥不吓人的。这样的武艺,适合土生土长的郭靖,而不适于一开始就遇到可以以一敌七的全真第一高手丘处机那种高明师父的杨康。杨康起步就是一流武学,如同他出生即在金国王府。杨康为恶,首先就在于他不甘于作平头百姓。
  郭靖为人,也是同样成长的。他除了秉承来自父辈的忠义,来自母亲的厚道,来自蒙古人的信义,也还学到了七怪的耿直,马钰的淡泊,王处一的不屈,洪七公的正气,周伯通的真纯,一灯大师的平和、温醇和仁爱。他接受的思想营养是驳杂丰富的,一如他学到的武功。他为人随和谦让,不拒绝任何有益的思想道德;为人诚实,任何事都做得专注认真,踏踏实实,从不投机取巧;他做人一步一个脚印,没有走捷径,贪便宜;他低处起步,与人平等相待,即使在襄阳成了名闻天下的大侠,也还是憨厚土气如乡下汉子。
  七怪武功是郭靖武功的根基,一如七怪的忠肝义胆、疾恶如仇、善恶分明、不惧强暴是郭靖做人的根基。
  郭靖武功从七怪的驳杂普通起步,其中蕴涵的道理,就在这里。
 
  全真教马钰教习打坐练气功夫
 
  郭靖从七怪学艺,进步缓慢,学习模仿能力极差。全真教马钰得知师弟与七怪赌赛之事,赶往漠北,暗中教郭靖纯正的全真派吐纳行穴养气工夫,使郭靖渐得学武要领,“学习成绩开始大幅度提高”。
  马钰所教内功,讲究凝神静气,冲淡恬和,清心寡欲,抱元守一,不强求,不争胜,顺乎自然,恰合于郭靖这类“钝根”之人。郭靖练气成功,路数纯正,为他日后修习降龙十八掌、空明拳、左右互搏、北斗七星阵法、《九阴真经》武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如果说,七怪武艺予之实,那么,马钰内功则予之虚。一个练外形,一个养内力。虚实内外交汇,使郭靖既有了强健的、可经摔打、敏捷矫健的体魄,又有了空明的心境,专注的精神,充实的内在力量。
  郭靖为人专注,前已备述。他为人正直,毫无邪念,慷慨真纯。江南遇黄蓉,黄蓉本是叫花子模样,但郭靖诚恳以待,真情动人。遇杨康调戏穆念慈,他仗义出手,武艺不济也毫不畏惧。杨康贪恋荣华富贵,而他却力劝其回头,视其地位如粪土。为救王处一,他执著坚定,冒险闯入王府,无视强敌如林的处境。后来他一门心思护佑《武穆遗书》,一心一意帮助黄蓉夺取丐帮帮主之位,在牛家村明辨是非,在烟雨楼仇视黄药师至极却当众指明东邪不曾杀害周伯通,都是心意单纯,是非分明,不计名利得失,不顾情势利弊。
  在大漠,他效力于成吉思汗军中,屡立奇功,战功卓著,本应封王列侯,但一旦成吉思汗下达南侵命令,他就不惧大汗神威,力谏抗命,直至天颜大怒,也毫无畏惧。这当中当然有他作为侠士大义凛然的成分,但我以为,最能支撑这种不屈精神的,恐怕还有那得自自然的恬淡清洁之气。这股正气使他耿介诚实,坚定不移,所以他不会对他不相信的东西让步。这种精神,就是一种“富贵不能移”的精神,因为,他脑子里根本没有富贵的影子,功名利禄无法干扰他。
  孟子赞君子人格至大至刚,因为君子能做到“善养吾浩然之气”。郭靖从马钰修习养气,养的正是这种内在的淡泊名利之气。
  马钰为人谦和,得知丘处机赌赛之事,不安于师弟对七怪这等正直之士的冲撞,又照顾到七怪情面,不计名利为郭靖传授内功,做事与人为善,心想他人,不愧为全真首徒。他与七怪联手,点化恶魔梅超风,也体现了道家无为为之的高尚境界。凡此,都成了郭靖的榜样。郭靖守卫襄阳,为国为民,不计个人得失。凡事替他人考虑,从不无故伤害人命。“谦和”两个字,也是他的基本风范。
  诸葛亮言: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郭靖修习全真内功,获得了纯正博大的武学境界;郭靖坚守清洁雅正的自然精神,得到了淡泊、宁静、高远的人生境界。
  仅有疾恶如仇的忠烈是不够的,仅有抗恶不屈的品格也许还是拘泥的,呆板的。而有了内在的纯净与开阔,有了底气的雄厚与博大,英雄才能坦坦荡荡,有坚守又有通达,有原则又有礼有节,有善恶之分又有劝恶向善之气度,纡徐盘旋,从容不迫。七怪行事,善恶分明而失之性烈,斗争精神有余,感化气魄不够。偏激过甚,往往事与愿违。柯镇恶怀疑郭靖误交匪人,不问情由,不留余地,险些酿成惨剧。后来为欧阳锋残害,也是悲痛失度,冤屈无辜,差点在烟雨楼造成好人相残、恶人得利的可怕后果。七怪武功,只可为郭靖打基础,而只有全真内功的纯正高远,才能提升郭靖达到武学至高境界。
  郭靖后来在蒙古捉放欧阳锋多次,大大增强了自己的信心,大大打击了西毒的气焰。虽点化不成,却使这个大恶人在挫折中趋向疯狂。这种气度,当然得自马钰感染。
  郭靖痛失母亲,开始怀疑练的武意义。这种人生追问,非一般学武侠客所有。这正是胸襟所至,内气所成。
 
  刚正威猛的降龙十八掌
 
  前面已经说过,洪七公不觉间教授给郭靖这个他一点也瞧不上眼的笨傻之人十五招降龙十八掌掌法,是因为他在骨子里认可了郭靖的为人气质,他们师徒在精神深处是暗暗沟通的。与其说洪七公贪恋黄蓉高明厨艺、绝佳美肴,倒不如说他对郭靖这个痴迂憨厚之人心底着迷。妙在金先生一切都不点破,留给我们想象余地——神妙之人如洪七公,何以在一小树林逗留如此之久,又何以在不行拜师礼仪、又没有看上郭靖资质之时几乎倾囊相授?
  更为奇妙的是,郭靖后来行侠仗义,与欧阳克恶战,洪七公不期而至,现场教学,完成了降龙十八掌传授,彻底指认郭靖为徒。可见他对这个徒儿的接受,是经过了观察和考虑的,他的标准是人品第一,天资第二。这次收徒,是洪七公的一个成熟决定,是技艺的传授更是精神的传递。
  洪七公刚正不阿,大义凛然,“一生杀过二百三十一人,这二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若非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就是大奸大恶、负义薄幸之徒”。他掌法威猛,吞吐闪烁,力量雄浑,却又收放有度。如“飞龙在天”、“龙战于野”,大气磅礴,正气如虹;“鸿渐于陆”、“利涉大川”,气度雍容,沉稳浑厚;“震惊百里”、“突如其来”,破空而来,强敌失色;“亢龙有悔”、“潜龙勿用”,则是纵敛自如,真气内藏。特别是“亢龙有悔”的那个“悔”字,金先生的借洪七公之口的解说充满了辨证的智慧:“有发必须有收。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却还有二十分。”“好比陈年好酒,上口不辣,后劲却是醇厚无比,那便在于这个‘悔’字。”大侠士、大英雄是强大、正直、刚烈的,更是博大、深刻、从容的,是威猛的又是神奇的,是刚直的又是巧妙的,是强力的又是宽容的,是浑厚的又是智慧的。进止在我,大度优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真正的英雄并非一味呈现匹夫之勇;并非暴起乍落,喜怒无度;并非有去无回,有力度而无深度。英雄的大美在于勇力的强大,更在于精神的深度。只有拥有了浩浩无尽的内在力量,英雄才能自信、坚定、果敢、恢弘和大度。
  洪七公固然铲恶坚决,但并非遇恶即锄,心无余裕。他见裘千仞作恶多端,卖国求荣,尚自巧口狡辩,挤兑众人,立刻越众而出,直言驳斥,即刻便要动手除奸。而遇梁子翁一类小流氓,则嬉笑示警,捉弄一番即止,让他自求改过之途。与欧阳锋,则几乎一见即斗,毫不畏惧容情。海上搏命之际,他又不愿借助火势之利,危急关头也有所容让。待到欧阳父子海中落水乞命,他虽武功全失,也不屑在双方根本不对等的情势下取其性命。而到了二次华山论剑之时,面对强敌西毒,他全力以赴,招招杀手,再不容情。在烟雨楼,各路豪杰误会丛生,善恶不明,是非难辨。恶人奸谋,好人敌对。洪七公武功未复,不能出手解纷排难,但他心明眼亮,绝不给恶人可乘之机。他巧妙使用缓兵之计,拖延时间,使欧阳锋的毒计化于无形,避免了一场悲剧发生。
  这正是英雄本色。英雄疾恶如仇,却又能导之以善。英雄渴望胜利,却又心存公正,决不乘人之危,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他需要堂堂正正的胜利,他渴求势均力敌的较量,他喜爱真正强大的对手。英雄还具备大智慧,目光敏锐,是非分明,控纵自如,善于把握全局,保护良善,阻止奸谋。洪七公正是这样的英雄。而这样的精神衣钵,则完全被郭靖所吸收。
  郭靖刚刚学会降龙十八掌,即以一招“亢龙有悔”弄得月前还无法抵挡的梁子翁手忙脚乱。随即,他在归云庄力敌梅超风,十五招初学掌法反复使用,令女魔头难以抵御。为救穆念慈,他以此掌法与欧阳克周旋,几乎斗成平手。降龙十八掌是一切恶人的克星,天然与恶人敌对。这套掌法使郭靖的武功突飞猛进,一夜之间而成为一帮恶人的劲敌,抗恶行侠,神威凛凛。
  也可以说,郭靖得遇明师洪七公,他作为英雄的潜质找到了真正开发者,焕发出了夺目光彩。降龙十八掌是英雄的武学,也是英雄的精神法宝的象征。如果说郭靖学到了江南七怪的武艺还不足以与彭连虎、梁子翁、欧阳克等恶人对抗,那么,这其实意味着,七怪那种一味疾恶如仇的、有点偏执狭隘的精神素质还不适合于后来的大侠士郭靖,而当他得到洪七公的真传,他才找到了真正的自我——大英雄的基本格局。这也是为什么郭靖随七怪学武多年、学习路数多样却没有大的起色,而遇到洪七公短短数月、仅仅学到几招就能力克强敌、武功大步前进的原因。降龙十八掌天生属于郭靖,正如郭靖天生需要降龙十八掌这样的强大武功使自己面目一新。他的一腔英雄气概,需要降龙十八掌来外化表现。降龙十八掌为这个英雄找到了表达自我的最佳方式。而他在此之前的所有摸索,既是为这日后的飞跃所做的准备,又可看作对自己英雄本色的苦苦寻找。一旦找到了,他立刻就变得强大无比。量变导致质变,但量的积累却不必然造成质的飞跃。质变必须来自一个人对自我本质的确认。先前的量变为这确认提供了高度,而降龙十八掌则为这确认插上了翅膀。类似的启示,我们在金先生笔下的杨过、张无忌、令狐冲身上都可以品到。
  郭靖与欧阳锋周旋,不屈,刚正,忍让,坚毅,不骄不躁,沉稳耐心,坦荡而智慧,不但最终摆脱了这个恶人的纠缠,也使西毒在精神上渐趋下风,武功上失去优势,更使郭靖自己走向彻底的强大。这就是“亢龙有悔”,“潜龙勿用”的内在意蕴。后来在襄阳,他单刀赴会,为救徒弟而与杨过两人至百万蒙古大军中,怒斥忽必烈,勇斗众武士,气质高贵,勇武沉稳,那又是真正的“飞龙在天”,“龙战于野”了。
 
  快乐学习——老顽童的空明拳与双手互搏
 
  郭靖在桃花岛结识周伯通,与他谈论《九阴真经》来历,周伯通大讲钻研武功的无穷乐趣,言下之意,除武功外,天下更无好玩之事。郭靖大为不解:他本人自小练武,从未感到什么乐趣,只是生性老实,听从师尊教导苦练而已。郭靖学武一向进境缓慢,直到遇到洪七公,方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且在对降龙十八掌的研习中体会到无穷妙用。但他并未因此感到学武的乐趣。一句话,此前的学习是被动的,被人推着走的,并没有自己的自主性。
  周伯通谈论武林往事,津津乐道,娓娓动听,叙述中透出朴拙里的高明见解,顽皮中的自然真理,让郭靖不觉间受到他对武学热爱的感染。老顽童在玩闹中教会郭靖他自创的空明拳与左右手互搏之术,使郭靖不但得窥上乘武学的广大天地,也得到了练武的快乐,少年心性展露无遗。周伯通不是郭靖的严师,而是他的同伴、挚友和兄弟,他们“两小无猜”,言语平等投机。正是在他们平等愉快、嬉笑无间的相处中,郭靖有了许多属于自己的感悟,且这些感悟每每得到周伯通由衷的赞叹,比如他那对《九阴真经》害人无数,应当毁去的直接判断,比如他猜想劫夺《九阴真经》之人时对各位大高手人品的评价,比如他突然悟到周伯通有双手同使两种武功的本事便是天下第一,这些领悟,以前几乎从未有过,但却在与老顽童的说笑玩乐中一一呈现,这说明,老顽童的朴拙天真其实与郭靖天然相合,与老顽童的相遇,等于是郭靖找到了自己的内在真实——本色,朴素,真纯,大智若愚,并且使这真实得以大放光芒。而在此之前,郭靖学练本事,总是被人冠以“愚笨”的评价。周伯通是真正的明师,从他身上,今天的人们当可领悟到教育的真谛。
  可以说,以空明拳与左右手互搏之术为代表的周伯通武学的天真、纯净、质朴而智慧的精神,使郭靖学到了降龙十八掌以外的、灵活多变的、顺乎自然法则的学武之道。武学不仅使人自身强大,也给予人以高级的生命享受,滋养着人的精神。武能强筋锻骨,还可愉悦心灵,增长智慧,丰富灵魂。学武是为了自保,目的是实用的,但学武的过程又给予人精神的快乐,充实着人的生活,实际过程是体现了高远的意义的。有人自后者而得前者,有人自前者而得后者,但都是做到了目标与过程的统一,实用与精神的融合。而分裂这二者的人如欧阳锋,只能走向疯狂。
  郭靖后来看洪七公与欧阳锋两大高手比武,手舞足蹈,不觉间就进入了参详一流武功的忘我狂喜境地;听洪、黄、欧阳三大高手以啸声、笛声、铁琴声攻拒,也能领悟高深武学的堂奥佳境;受黄药师考较,竟然很快学以致用,拍鞋底扰敌。他的进境突然快得惊人,他的学武进入了思想的天地,空明,洁净,专一,凝神,心无旁骛,自由从容,不受外物干扰,不为情势逼迫,单纯真切,投入忘我。
  这其实就是空明拳那“空、柔”的境界。这是一种如美国当代人本主义思想家马斯洛所说的“高峰体验”——一种人性得以彻底展现、人的本质得以完全释放的美好境界。只有心灵纯净的人,才能随时随地进入属于自我的自由、广阔、无拘无束的心灵世界。这其实也是左右互搏之术的“心无杂念、顺其自然”的境界。不为外物牵羁,自得其乐,不炫耀,不空虚,自己成为自己的伙伴,自己成为自己的主人,自己与自己和谐相处,心与手合,神与形合,灵与肉合,道与技合。只有回到自我的人,才能快乐地找到藏在自己心中的幸福境地。
  郭靖后来与黄蓉为丐帮擒获,捆绑在地,生命危险,但他依然能不惊不惧,仰望北斗,参详七星阵法;为欧阳锋威逼,刀剑加颈,他也能置生死于度外,细细参悟《九阴真经》武功,一天天不慌不忙地寻求击败强敌之法。最为可贵的是,当母亲惨死,黄蓉失踪,与成吉思汗集团决裂后,他竟然能勇敢反思,追问学武的意义,怀疑人人认可的实用法则,毅然弃武不用,厌恶比武争胜,到最后大彻大悟,以自身深厚的本领功夫为国效力,战斗于抗击外敌侵略的沙场。这种思考与晓悟,显然大多来自与周伯通学武的经历,来自一种自我觉悟后形成的思考习惯,更来自从空明拳中参悟到的本真纯净的精神境界。只有面对真实自我的人,才能如此求思和做人。
  郭靖与洪七公、周伯通海上对抗欧阳锋父子,写假经捉弄这两个想当天下第一的恶棍,在桅杆上撒尿对付他们的毒蛇,身处险境而顽皮嬉闹,可谓豪兴盎然,童真尽露。后与黄蓉大闹绍兴街市,闯荡铁掌峰,拜访桃源南帝隐居之所,固然有其具体目的,但一路上少年嬉戏,言笑无羁,自由快乐,惩治了恶人,结识了名流,强壮了体魄,增强了武功。在这过程中,他学武不再苦练,而是以悟代练,以玩促学,以游长知,以思修业。是周伯通的方式和武学引领他进入这个境地的。
  空明拳与左右手互搏之术是两种武艺,更是生活态度和生命哲学。它们给予郭靖这位旷世大侠的精神营养,最为丰富。
 
  《九阴真经》和《武穆遗书》
 
  得遇周伯通以前,郭靖学武,都是师父教导,自己苦练。而经老顽童指点并暗中传给他《九阴真经》后,郭靖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武学。《九阴真经》牢记在心,潜移默化,暗中引导他去思考、验证、参详、揣摩、体味。如果说,在得到《九阴真经》以前他只是被动地受到别人的教育,那么,得到这经典以后,他等于拥有了思考能力,有了自己的思想!这也是郭靖获得了自我的一个明证。从此以后,他成了自己的老师,他开始了自我教育。这是一个英雄精神成熟的表现。
  在明霞岛上,郭靖第一次肩负起了沉重的责任:恩师伤重衰弱,恋人娇娇弱女,敌人强大无比,淫威正盛,步步进逼。他是徒弟,必尽弟子之谊;他是男人,必须保护女人;他是君子,必须与恶人对抗到底;他是弱者,必须想出办法才能与奸诈的恶人周旋。一味仇恨显然不行,死拼到底于事无补。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忍耐,暗中强大自己。这个时候,自己的领悟和基于《九阴真经》的思考便显示出了作用。为凑足欧阳锋强要的树木,他与师父一起想出了使用空明拳的妙法。而在吓退敌人、赢得宝贵喘息时间后,他与黄蓉练成了真经中的《强筋锻骨篇》。是的,与真正的恶人对抗,除了使自己变得强健,别无他法。这种修炼是现实逼迫的结果,更是自我强大的产物。是英雄,就必须强筋锻骨。而真正的英雄,则只能依赖自己的摸索思考去壮大自身。
  郭靖为保护《武穆遗书》而在皇宫中与欧阳锋比拼掌力,身受重伤,为疗伤而与黄蓉共同修习了真经中的《疗伤篇》,整整七天七夜,外有强敌骚扰进犯,内有心魔起伏难定。如此情景,凝神导气,学练新功,可谓凶险!但正是在这样的自我钻研中,他参透了经义,克制了情欲,见识了武林纷争,明察了善恶是非,打通了自身经脉,增强了内功修为。这次自我修习,可谓身心俱修,体用两得,使他脱胎换骨,认识与武功同时获得飞跃。
  至君山帮黄蓉夺取丐帮帮主之位,郭靖在被俘之际仰望北斗,思考自己所见全真七子“天罡北斗阵法”和真经中相关记载,领悟了综合多种武功的妙用,缩骨收筋,巧妙逃脱;移魂动魄,赶走奸邪;大展身手,击退强敌,力压群雄,从恶人手中夺取了帮主之位。这次对真经的领悟,使他开始承担“社会责任”,成了一位“公众人物”。他的武功修炼不仅强健自身,也开始效力社会。
  在蒙古大漠,一方面爱人离散,生死未卜;一方面恶人施虐,强逼威压;一方面师仇未报,却须面对生死仇敌;一方面武力不足,却要与恶魔日夜搏杀。郭靖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他必须整理自己乱成团麻的纷杂思绪,他必须勇敢面对西毒的强大武力,他必须强压悲愤,克制仇恨,赢得时间,强化自身,等待复仇之机。这个时候,对《九阴真经》的思考揣摩支撑了他的精神,为他找到了目标和希望。因为只有他心中藏有一部《九阴真经》,所以贪婪的欧阳锋对他又恨又怕。既想保全这个宝贝以获得真经武功,又得施加强压逼他讲出真言。既要催他在格斗中施展真经武功以偷学招数,又怕他在对抗中武功突飞猛进无法挟制。事实上也正是西毒的这种矛盾心理和做法在逼使、督促郭靖修炼《九阴真经》。这是别具意味的一段故事:在郭靖武功修习的过程中,西毒成了他最好的老师,是西毒促使他武功走向成熟的!这其实意味着,真经藏在心中,正如一种人格力量藏在心中,使郭靖在面对恶人之时变得坦然从容,镇定自若,以至于强大的西毒寝食难安,坐卧不宁,惶惶不可终日,不得不督促好人成长。《九阴真经》在此处成了郭靖精神力量的组成部分,因为它,善恶双方此长彼消,实力发生着根本性变化。郭靖牢记的真经促他成为真正的高手,欧阳锋牢记的假经错经则促使自己走向疯狂,变成辨不清自我面目的恶魔。一部经典,两种方向,情节的发展充满张力,好看,精彩,有意境!
  我们不难读出更丰富的意蕴,比如,我玄想,《九阴真经》其实可以看作郭靖在得到这部经典以前,从蒙古人哲别、江南七怪、全真教马钰道长、洪七公、黄蓉、周伯通等善良聪颖之人身上吸取的精神营养的结晶,这些那个时代最为杰出的各派高明武学代表人士给予他的武学和人格影响成了他的精神财富。到桃花岛为止,也是他结识这些英雄灵秀人物之后,恰是他无形中从周伯通那儿获得《九阴真经》之际。因而,金庸先生高妙的情节安排包含了这样的意味:《九阴真经》正是郭靖在丰富经历中得到的这笔精神财富的象征。他从此有了属于自己的思考,他从此拥有了自己的武学思想,他从此获得了自我。在后来的小说中,金先生的这种人物塑造显得更具匠心,比如在《笑傲江湖》中,令狐冲学到独孤九剑后武功突飞猛进,独步江湖,而这时,也正是他与师父、伪君子岳不群决裂的开始。《射雕英雄传》在此方面显然并非有意安排,但对人物成长的有效把握以及对武功描写的巧妙使用,使得金先生获得了情节安排和人物塑造的佳境,同时也给阅读者以无穷的品赏意味。而好的武侠小说,其思想的、哲学的和美学的品格,就是这样取得的。
  为给黄蓉疗伤,郭靖曾闯过重重难关找到南帝。这位慈和的佛学大师人格高尚,仁爱为怀,舍己度人,令人景仰。这次求医的一个意外收获是,郭靖得以破解《九阴真经》总纲文字之谜,又得一灯大师讲解。总纲明晰,此后的学习便有了明确的方向。这固然可看作武侠小说为增加传奇色彩而作的情节设计,曲折好看,且又说明类如郭靖这种旷古大侠,其成长多有奇遇的意思,但有心的读者应当可以读出更多意味。一灯慈悲仁爱,他给予郭靖的思想影响自不待言,而由他来指导郭靖解经,正表明郭靖在《九阴真经》修习中找到了正确的人生方向。这次指点是总纲的把握。迷雾散尽,大道光明!
  郭靖得到的另一部经典是《武穆遗书》。这是民族英雄岳飞留下的思想智慧的结晶。郭靖黄蓉曾为保护这部经典付出了巨大努力。在大宋皇宫,在铁掌峰,他们屡遭险境,九死一生,终于使宝书免落金人之手。而郭靖读此宝典,先助成吉思汗灭金,报了家国之仇,后助南宋义军保家卫国,功勋卓著,成就了他“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大侠事业。而保护《武穆遗书》的整个过程,也伴随着他个人武功修炼的成长。
  可以说,《九阴真经》是内,是修身,是强大自我的武学;《武穆遗书》是外,是治国平天下,是拯救国家天下的武学。两部经典同时铸造了郭大侠的精神,使他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儒——独善其身,兼济天下。这正是金庸先生塑造郭靖这个英雄人物的用心所在。

相关热词搜索:海纳百川,至大至刚

上一篇:三尸脑神丹与吸星大法
下一篇:七伤拳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