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错拳──陈家洛武功漫谈
2016-12-22 21:17:55  作者:霍军  来源:《论剑》  评论:0 点击:

  百花错拳为天山怪侠袁士霄所创拳术,后传于高足陈家洛。
 
  此拳法包容百家,练拳者须通各派各门拳术,博而能精,杂而功深,而后融会贯通,自成套路。“其妙处尤在一个‘错’字”。每招均有门派来历,会武之人均能识得。但往往“攻出去是八卦拳,收回时已是太极拳”,“似是而非,出其不意”,令那些对各派功夫早有定见者防不胜防,不免“百花易敌,错字难当”。
 
  “错”字利用了人们的定见执念,自己却推陈出新,别辟蹊径。人们学武,学一切技能,无不有师承,渐成规矩传统。“无规矩不成方圆”,传统教给人们做事的基本方法,却也拘束了人们的头脑。泥古者往往冥顽不化,墨守成规,将前人应事临阵的创造当成僵死的教条,拿来约束自己的一切,禁锢了自己的活力,使自己忘记了眼前而执守着套路。
 
  古人曰:“察己则可以知人,察今则可以知古。”主要不是讲古今、人我,或从古到今、从彼到此在路径上的一致,而是讲古人临事的机变应与今人一致。今人应像古代智慧的人那样,用最适宜的方法去解决自己面临的课题,这才能有创造。所以,学武有成者往往善变规矩才到达了至境。而那些只讲教条的人吃“百花错拳”的亏,也往往是因为他们死守“常规”而以为“错了”。他们数年形成的武学规矩一旦被破,自己就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岂不知将错就错,临敌应变,才是正理。
 
  “错”是个贬义词,人们对它也形成了定见,“错”代表“误”,非“错”为何?。岂不知“错”因为离开了老路而走上了新道,突破了人们惯常的思路,与老一套错位,才得以出人意料。懂得了这一点,思想也便产生了飞跃。任何“错”都有代价。够不到规矩、达不到要求是一种错,全然不懂、误打误撞也是一种错。够不到的时候应该想想,自己也许根本不适宜那规矩,为别人准备的路径容不下你的脚步,那么何妨换一条路呢?误打误撞是危险的,但只要保持了应事机变、因地制宜的态度,又何愁不会另有天地、撞上一个千古奇缘,一个从无他人进入的新境界呢?传统的套路因人人熟知,而变得普遍和惯常,所以人人都可以应付,如何克敌制胜?
 
  “错”有错的佳境,将错就错、错中独创的天才并不多见,也绝非不存在。袁士霄可算一例。
 
  袁士霄年青时暗恋师妹关明梅,由于性情古怪,一言不合,竟与意中人分手。待从漠北回转,关明梅已他嫁陈正德,流水有意,落花无情;舛误一时,错会终身。经此大“错”,袁士霄性情大变,发誓做前人未做之事,独创武学,打败情敌。情场的失意造就武学的大成。情感的大门关上了,武学至境的大门却悄悄打开。情人不幸武林幸,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百花错拳由此诞生。但新拳虽成,却不及用到情敌身上,先前誓愿又成一“错”。
 
  红花会老舵主于万亭与师妹相恋,而师妹却嫁给了陈世倌,生子陈家洛。陈世倌的大儿又为雍正调包,变成了后来的乾隆皇帝。前辈情感的错杂关系,导致了后来兄弟的歧路。乾隆跃居龙庭,为天下至尊,陈家洛却由母亲托付给了她原来的师哥、红花会舵主于万亭。红花会以驱逐鞑虏为宗旨,陈家洛接任舵主之位,与哥哥乾隆分庭抗礼。红花会擒住乾隆,兄弟相认,乾隆亦答应恢复汉家江山。陈家洛入回疆帮助回人抗清,与喀丝丽——香香公主相爱,却不料香香又是先前对陈家洛暗生情愫的“羽翠黄衫”霍青桐之妹。后乾隆破回疆,掳香香公主,一见即欲占有。如此,姐妹、兄弟,全都纠缠在情爱之中。陈家洛为恢复大计,忍痛割爱,让出香香公主,不意乾隆翻脸,欲灭红花会,杀陈家洛,致使香香自杀。
 
  陈家洛忠肝义胆,热情真挚,爱霍青桐矫健婀娜,更爱香香真纯美丽,对两人都是先生爱意,后知底里,老天误点鸳鸯,偏偏让她们又是姐妹。陈家洛一心希望乾隆恢复汉家江山,为此披肝沥胆,真心相待,谁知兄长却贪恋富贵,死保龙椅,与他反目成仇!也不料乾隆一心灭了回疆,夺去香香,致使兄弟又成情敌。忠于民族与忠于爱情,两难取舍。陈家洛舍弃私情,谁料哥哥反噬,香香玉殒,又铸大错。错上加错!为事业舍爱情,事业不成,爱情也枉自搭了进去,“错错错”,何其谬误!这就是人生的复杂微妙,这就是情感的丰富多姿,这也正是英雄一生的悲壮和耐人寻味之处。
 
  百花错拳,妙在一“错”。处处皆错,错中见出生机,错中生出奥妙。拳法的“错”,实来自人生的“错”,人生的“错”,又促成武功的“错”。爱情失败了,武功却出现了新天地。英雄在情感错位后的心灰意冷之际,却发现其武学修为在不经意间攀上了一个新境界。毋宁说,情感的复杂经历是一种失意,也是一种历练,更是对精神世界的一次丰富,武功的境界则是这新的精神境界的一种外化,一种人生感悟的沉淀。或说,人生的背谬难以避免,而英雄之可贵,恰在于他能够对生活的荒谬逻辑进行自我的超越,他会“格物致知”,提炼生命的精华。他会把生活给予的一切当成创造的契机。也许,这契机并不是他想要的,但英雄的本色不是悲怨,而是反抗。情爱失意,武功救之,英雄不会向命运低头。这是一种错位,更是一次更新。最后,情场的“错”积淀为武功的“错”。这“错失”对有情人是莫大的折磨,对其武功,却是大大的幸运。英雄成熟了,代价很大——投入了生命的爱情;创收也不小——获得了武功的化境。彼错不幸此错幸,这,也是一“错”。金庸先生的妙构在此。
 
  可惜《书剑恩仇录》为金庸武侠处女作,所以尚不能在武功意旨上,深加发挥,使之与陈家洛其人,融为一体。刚出道之武林少侠,内功未纯,不到化境,总是难免吧?但此处一“错”,武林大宗师的影子,已见端倪。后来由实转虚,由色入空,境界愈发空灵悠远,文采飘逸,自然大成,臻于化境。“独孤九剑”、“吸星大法”、“葵花宝典”、“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九阳真经”、“乾坤大挪移”、“七伤拳”、“一阳指”、“黯然销魂掌”、“北冥神功”、“凌波微步”、“九阴白骨爪”……,令人眼花缭乱,美不胜收。百花齐放,“错”而不杂,与侠客义士,水乳交融,处处象征,时时隐喻,蔚为大观。凡此种种,都起自“百花错拳”。

相关热词搜索:百花错拳 陈家洛

上一篇:七伤拳
下一篇:蛤蟆功.灵蛇拳法.逆运经脉──欧阳锋武功评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