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意之作,罗里罗嗦——评新修版《天龙八部》
2013-04-22 15:47:15  作者:HAL  来源:豆瓣网  评论:0 点击:

  1、作者按 
 
  曾有一次与几位金迷朋友聊天,说起金老又要修订著作时,我说道: “《天龙八部》整书我只想要他加一句话,就是在萧峰自杀那一刻,能于口中心中念一句阿朱,全书即再无遗憾!” 那知看了新修版,方知金老对此书中未放下之事之多也!不只是对字句、细节做了修订润色,还涉及到诸多情节的重大调整。 
  金老这次的修订在动手之前就没有得到金迷们的支持,但版权在于金老自己,爱改就改,也不由得别人说了算。更何况他“自己的孩子在外面被别人打”(金老评央视版《笑傲江湖》语),不如自己打,央视改得,金老反而改不得? 
  对于某样事物,人们总是对第一次经历印象更为深刻,纵有诸多缺憾,也常会在回忆中一一补全,或是不由自主地为之寻找理由辩护,直至完美无缺。何况七六版金著流行近四十年,当代金迷从懵懂醒事到而立不惑,有生之年里所看到金庸小说都是此版,倒不是真有多么完美,只是在心中早已神圣化,不愿有任何人胆敢亵渎,又或是怕新版修订得还不如旧版,破坏了自己多年的美好印象,因此也就失去了翻开新版的勇气罢了。 
  近日忽然在网店看到新修版金著有售,不禁心中一动,想到自己从未看过一页的新版,却一直确信不会好过旧版,这等固执观念实在不是一个现代理智人该存有的,一时间汗颜无已,遂下单买回新修版《天龙八部》(《笑傲江湖》无货,可惜),废寝忘食地读完,于是有了此篇介绍文字,以供各位与我一样的金迷参考。 
  现将全书中重要的修改内容列举如下,以飨还未读新版书的金迷们。由于读新修版时,并未拿旧版书逐句对比,只以记忆中的旧版情节作为对照,因此本文介绍不免有漏有误,敬请各位看官谅解。 
 
  2、慕容氏篇 
 
  2.1 包不同一干人等做事更为敬业了 
 
  在看旧版时,常有想到:慕容复力图光复大燕,但手下的几个主将却实在是差强人意,武功只到中上等也还罢了,但那包不同、风波恶两人简直是帮倒忙的能手,尤其是“非也非也”包三哥,天下有十个人他就要得罪八九个,也不知道为什么慕容复为何不早点开除了他们了事,说不定这大燕还能早几年光复。 
  新版中,至少包不同的个性大为收敛,虽然还是嘴上讨人厌得很,但总算是惦记得正事,比如在“水榭听香”里制服了来寻仇的青城派与秦家寨人马一节,旧版里包不同是一顿屁股把敌人踢得一个个滚了出去,一点面子没留。在新版里,包三先生则是取出一面慕容家的令牌,强塞给了姚伯当寨主作为信物,要求对方效忠慕容氏,作为日后起事之用,这么一来,职业化水准大大增加,也给了读者们一个不炒了他们鱿鱼的理由。 
 
  2.2 慕容博生平 
 
  旧版中,只从其他人的口中转述了慕容博诈死的事情,其诈死后的经历全由读者从只言片语中来推想。新版中,金老则夺取了读者这个乐趣,和盘推出了慕容博的生平往事。而且这段故事由于与主线情节不易穿插,金老索性来了个“住事依稀”,中断原来的情节发展,把整个故事以“番外篇”的形式强行加入其中,有如樱木花道在扣蓝前的几毫秒里回忆了整整一集往事。 
  在慕容博的“依稀”中,详细说明了慕容博如何从以家产笼络众豪,以图巨业,为何想要除了萧远山,又如何在辽国打听到萧远山要回中原探亲的消息,又为何杀了萧远山就能挑起辽宋战争?慕容博从雁门关战场中逃生(旧版中只说说到他假传消息,但未说明他也亲自参加了战斗)后,如何在惊吓过度之余逃回家中,如何诈死,又如何在诈死后改了模样到登封假做了商人,又如何混入少林寺开始偷抄了少林七十二绝技,之后又如何遇到鸠摩智并与其换学武功,并定下日后以大理段氏《六脉神剑剑谱》来换全部七十二绝技之约,整个过程在此段中详细说明。 
  在这段“番外篇”中,也说明了慕容博杀死玄悲大师、金算盘崔百泉师兄柯百岁的过程,大体上回答了长期以来读者不解的一个问题:慕容氏既然心图大志,为何以还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扬恶名以武林,到处结仇?原来是慕容氏到处找人要求归心或是资助,免不了有时遇到拒绝,有时被人撞破,常有杀人灭口之需,有时又想挑起对手(实在的或是潜在的对手)之间的争斗,需要用张三家的武功杀李四家人等等,但没有学过少林七十二绝持之前的慕容博武功还不到一流境界,常有发现正面打打不过对方的时候,就不得已使用家传绝学“斗转星移”来借力打力,打赢算了,最后就留下个这么个烂摊子。
  番外篇中还有细说萧远山如何与慕容博三次比掌,应该是为了解释旧版中萧远山在少林寺山门外那句话的来历(“这些年你我三次交手不分胜负”云云):慕容博诈死后跑到少林寺偷书,当时萧远山丧妻失子,正谋报仇,也在少林寺偷技,发现自己居然有一位“同事”,于是对之大感兴趣,忍不住与慕容博切磋了几掌,但出于客气未判胜负(当然是慕容博差得多),某次比武被鸠摩智看到,鸠摩智本来已经属于绝对高手,但此人心贪,跑来少林寺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萧远山走后,鸠摩智便与慕容博套了近乎,主动把自己的三招火焰刀功夫传给了慕容博,慕容博不好意思,就把当时身边的三十来本少林绝技抄了副本赠给鸠摩智。鸠摩智与慕容博说起世界上最厉害的功夫是“六脉神剑”,说得慕容博眼馋,就答应如果鸠摩智能把《六脉神剑剑谱》带到参合庄来,他就把其他的几十本少林绝技都让鸠摩智抄上一遍。 
  鸠摩智坦言自己功夫还不行,要回西域练几年再到大理去夺书,于是与慕容博击掌相约。这才有了之后的天龙寺剑气纵横。 
 
  3、逍遥派篇 
 
  逍遥派在《天龙八部》中的地位极其重要,是段誉、虚竹的武功家数源头,又是大量情节的支撑背景,但在旧版中,逍遥派的上一代的恩怨到底如何,基本也是靠一些只言片语带过,由读者自由想象。本来这样也就够了,但金老显然放心不下,于是在多处增加有关的补充,大体上说清了从无崖子以来的种种人事脉络。下面我按新版的内容作个系统介绍,哪些是新版所补,哪些是旧版就有,我也分不太清了。 
 
  3.1 天山童姥的武功 
 
  首先,是天山童姥的武功,旧版是霸气与俗气兼而有之的“四野八荒唯我独尊功”,每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对不起错了,那是西游记里的蟠桃……应该是三十岁返老还童一次。新版里改名为 “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名字与人类生命进程有关,这样练功时返老还童的现象也就不太奇怪了。而且这功练好了可以长生不老(那逍遥派先辈们在哪里呢?),比如童姥本人即是长生不老的,要不是李秋水杀了她,她本可以继续三十年三十年地活下去。灵鹫宫的梅兰竹菊四姝也在新版里提到,童姥的面貌永远都是年轻时的样子,看来她每三十岁一次的散功周期中,每一日行功恢复一年的功力,但面貌是只恢复到年轻时为止就不再继续变老的。 
 
  3.2 逍遥派众人的复杂关系 
 
  因为她青春永驻,又比李秋水漂亮,所以无崖子就喜欢了童姥。后来童姥通过自己的努力从理论上改进了功法,解决了身材只到十几岁就不再发育的技术难题,但在二十六岁那年实践通关时,被李秋水一声大喊,内力行错,从此身体不能继续长高,因此与李秋子结了大仇。无崖子这花心大少一看童姥不能再长大,就改去喜欢李秋水,和她住在无量山玉洞中,生了个女儿李青萝。 
  后来无崖子移情玉像之后,李秋水大是生气,找了师侄丁春秋来乱搞,想气气无崖子,结果无崖子大怒,要杀了他们两人,两人不得以联合了先下手为强,把无崖子打下山崖,丁春秋想继续追杀,李秋水则又拦住了丁春秋,与其反目,这才让师侄苏星河有机会偷偷下崖救了师父。李秋水此时又把仇恨都转向了丁春秋,于是有了玉像鞋子上写的“入我门下,供我驱使,杀尽逍遥派”的话,这个“杀尽”,其实指得是丁春秋。 
  之后,李秋水大概是感觉再不解决婚姻问题就成了剩女了,于是跑到西夏去面试成功,当了西夏的妃子,生了个孩子,长大了成了西夏皇帝,她自己就成太妃,位至贵极。银川公主是她孙女,后来搬到她的住处,也就是后来“酒罢问君三语” 的那个地方。 
  而丁春秋则把小婴儿李青萝带到苏州抚养成人,还把无量山里的武功秘籍全部搬到了苏州存放。 
  李青萝嫁了慕容博夫人的哥哥,随夫姓成了王夫人,至于是先遇段正淳还是先与王家结婚,书中没有明说,但我猜应该是与甘宝宝一样,与段王爷未婚先孕,再赶紧嫁人,生了王语嫣。王大哥似乎死得早,由着王夫人把庄子种满劣质茶花,改名为“蔓陀罗山庄”。 
  丁春秋经常到苏州来看书学习,王夫人叫他爹爹,亲如生父。 
  李秋水的妹妹是谁,后来如何,新版中也没有说明。 
 
  3.3 莫明奇妙的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在旧版中一直未得正式露脸,读者只知道她身材甚好(虚竹先生在冰库中的感受为证),性格多半也是温柔有加,后来虽然参与了营救萧大王的大行动,但是也一直没有在情节中正面出现,只是从阿紫之口说了一句她以面幕摭脸,除了虚竹谁也不许看。而问虚竹“你老婆漂不漂亮”时,他又总是笑笑不答。这“笑笑”到底是无奈的笑笑,还是喜悦地笑笑,金老也从不言明。 
  新版中,银川公主在营救萧峰后的撤退路上却有一段由她主演的桥段,在本人看来,这段情节莫明奇妙,竟是给段誉小皇帝安排婚事! 
  从文字上讲,这段增补内容描写累赘沉闷,众人物娇情不已,却个个惹人厌烦,如银川公主,众人正在逃亡之中,人人心急火烧之时,她却身着贵妇人礼服,“环配叮当”,仪态万千地来拜见段誉与萧峰,先是自报芳名李清露,又陈说为何当日选亲时没有优待段誉,一番道歉正式得倒像是个替自己父皇发言的外交官!你们来辽国路上怎么没空说?就算你们不是一路来的,那你就知道这事儿完了之后萧虚段三兄弟就没有机会再见了?非要在这当口儿来处理外交事务? 
  这还不算,她又把自己的一个宫女“晓蕾”,也就是招亲时第一个出来招呼大家的那个腼腆的宫女赠于段誉做妃!段誉居然也立即“跪倒拜谢”!金庸老爷子,段公子现已经是一国之君,您不是不知道吧?银川公主政治性这么敏感的人也不会不知道吧?她这么把个小宫女“赐于”大理国皇帝为妃,这不是从政治到人格上在羞辱段誉么? 
  且听听段誉嘴里说的台词:“能做妃子,我自然求之不得,但总得要她真心情愿才行……”,金老儿,段誉虽然前后有三位爱恋之人,但每次都是不得已断了与前一位相好的念想之后,才有移情新人的,决不是随便见一个爱一个的人,这么给他安排台词,您是否确定自己这会儿写得是那个段誉吗? 
  这还不算,这李清露乱点鸳鸯谱点得上了瘾,又要当场安排梅兰竹菊四姝的婚事!四姝呢,居然立即要求要做虚竹的小妾!银川公主则居然又把四人全送于了段誉!四妹居然也就立即和段誉大厮打情骂俏! 
  总而言之,这一段增补莫明奇妙,银川公主这么出来了一圈之后,便即下场,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只留下烂文一片,无论是从情节上还是从文笔上,都根本不像是当年的金庸手笔,水准简直到了“养成女仆”类似的网络文字,令人不忍谇读! 
 
  4、大理段氏篇 
 
  4.1 段誉与阿碧结为义兄妹 
 
  旧版中,阿碧形象颇为单薄,所起的作用也不算很大,只在全书最后一段被安排照顾疯了的慕容复,也算是点睛之笔。 
  在新版中,增加了段誉与阿碧在太湖小船中结为义兄妹的情节,但这个情节加得不明不白,多此一举,以至于金老不得不反复借段誉之口强调自己喜欢阿碧纯是兄妹之情。之后全书里阿碧也没有更多表现,仍是脸谱一张。 
 
  4.2 段誉到底娶了众女没有? 
 
  旧版中,关于段誉与木婉清、钟灵、王语嫣众女后来如何,并未明说,只有几处暗示,一是刀白凤临死前悄悄对段誉说的:“什么木姑娘啊,王姑娘,钟姑娘啊,你爱哪个就娶哪个……便一齐娶了,也好得很。” 二是段誉一干人众营救萧峰事毕后回大理,有王语嫣等人在边界迎接的情节,到此全书也就完了,所以读者大可认为段誉真得“一齐娶了”众女。 
  但金老却认为不妥,非要一一说说清楚不可,于是在保定帝阐位之后,加了大量段誉当皇帝后的情节来安排: 
  先是段誉认为自己身世真相无法对人明言,如大理三公等人都认为自己是段正淳的儿子,因此在他们看来,木、钟、王三女等都是自己的亲妹子,所以要是结婚的话他们会笑话。所以就只好继续干耗着,只给她们各自封了郡主。 
  然后金庸又给大理国安排了一场天花,把段誉忙得四脚朝天。可能这段是为了表现段誉之仁。 
  段誉既然很忙,也就不太重视女色了,包括他之前视为珍宝的王语嫣。而王语嫣知道自己是段正淳女儿后,于是就对段誉泻了气。之后在她身上又引出无数气闷文字来,我后面再专门说她。 
  书到了最后,段誉又把自己的身世真相告诉华赫艮等大理三公,于是名誉的问题解决了,木婉清、钟灵二女(王语嫣另有奇葩结局),还有那个莫明奇妙多出来的宫女“晓蕾”,都被封为妃子。金老这会可能又忘记了,之前这些姑娘们都已经封了郡主,那就是公开承认他们是段正淳王爷的女儿,现在又直接封了妃子,在百姓看来这不是兄妹控了么?难道段誉你已经召告天下你其实是延庆太子的儿子了?)。 
  而梅兰竹菊四姝则嫁给了华赫艮、高泰明、巴天石等人的儿子。 
  金老爷子,有必要加这一大段么? 
 
  4.3 王语嫣这个奇葩女 
 
  在《天龙八部》里,我认为王语嫣其实是一个写坏了的人物,第一是人物形象单薄如纸,二是性格也不讨人喜欢,木感得让人气闷,三是除了引来段誉哈拉子之外,整个人物对情节并没有什么大的用处,至少与描写她所用的笔墨相比,用处实在是太小了一些。但即使如此,总得来说还能勉强接受。 
  到了新版,金庸老爷子大概是想解决这个问题,于是费了些心思来修订王语嫣,有几个地方: 
  第一处是王语嫣移情到段誉身上的过程。 
  旧版里王语嫣在枯井旁对慕容表哥绝了念头之后,纵身跳了井去殉段誉,终于在井中转了心思,决心去爱段誉。 
  我相信人在遭遇比如跳井自杀这种大变后,心态是会发生巨大变化的,何况王语嫣还跳了两次(上一次是跳崖,被云中鹤拉住了),所以井中的转变并非不可能,可以接受。 
  但是金老却认为说服力不强,于是又加了一大段情节,让公冶乾为王语嫣做了个“段誉vs慕容复”的优缺点分析的报告,王语嫣大概是看着PPT灯片醒过味来了——原来段誉条件这么好?我从前都没注意过嘛! 
  当然公冶先生的意思是说,段公子是优势对手,王姑娘你看能不能去劝劝段誉,不要和慕容公子去抢西夏附马,要不然慕容复就大有可能做不了附马,慕容复做不了附马就没办法光复大燕,不能光复大你王姑娘就没办法做贵妃什么的…… 
  王语嫣就是听了这段话才知道慕容复要争附马,她那时候一心扑在表哥身上,立即就受不了了,于是有了跳崖自尽的事。 
  金老加这一段,可能是想在王语嫣心中种下“段誉很优秀”的种子,为了以后她在井中的转变做前提。但是会不会有用呢?女人心海底针,我不好评论。 
  但王语嫣的新版结局就奇葩到让人无语了。第二处增补在段正淳死后,段誉回大理由保定帝传位,旧版里正明伯伯就只叮嘱了几句就完了,新版里则对段誉登基之后的情况新写了一大段内容。 
  段正淳死后,王语嫣知道了自己是段正淳的女儿,段誉是自己的亲哥哥,段誉又没有立即对王语嫣说明“其实咱们俩又不是亲兄妹了!”于是对段誉也泻了气,自觉命运捉弄,不免对段誉也就冷落起来,天天开始自哀自叹,神神经经地说些很不积极的话,一会儿想要去当尼姑,一会儿又想要回苏州。
  段誉这头呢?可能也有点 “得不到想要,得到了感觉也没啥劲” 的意思,而且王语嫣又是那么木感的一个人,相处起来也觉得怪没劲的,回想起来王语嫣一直以来对自己毫无感觉的情景,虽然最后跟了自己,但现在看起来和爱表哥的心思还是不一样,不免也比较丧气。加上刚一登基国内就流行天花,天天救灾忙得也没功夫去想他的三位女朋友了。 
  第三处,也是内容最无聊、文笔最糟糕、人物最奇葩的最后一处增补。在这一段故事里,用笔粗糙,人物简单可笑,全无金庸风格,总之是糟糕得惨不忍睹,我简直怀疑是金老头子随便找了个网络枪手胡扯一番后,把故事梗概就这么草草放到这里来了。 
  故事是从这里开始的:段誉跑去救萧大哥,在旧版里他们回来后遇上疯了的慕容复和阿碧,故事就以这个深刻无比的场景结束了。但新版里并没有在这里遇上慕容复,而是说段誉带回来了晓蕾、四姝等嫩妹子,王语嫣一看见她们,突然就更年期提前来到了,吵闹不止,非说自己老了,一定要让段誉带自己去找“不老长春谷”,找来找去真找到了,金庸又说(就是你说的!)山势太险进不去,《不老长春功》的书也已经被逍遥子拿走了,山里只有不老泉,进去的人虽然可以长寿,但不能出来,出来就当场老死了,于是众人又不敢进了。 
  接下来说到逍遥子的书都被无崖子搬去了无量山玉洞,段誉就说他知道玉洞在哪里,于是王语嫣又非要他去找无量玉洞(王语嫣你闹什么闹?书不是最后都搬到你苏州家里了吗!)。于是段誉又折回头领了一干人等去了无量山,王语嫣在洞里跑来跑去慌着要找《不老长春功》,就把玉像给打碎了,最后也没找到,又气又急,这事儿就算先到这儿了。 
  后来王语嫣回了苏州又去找慕容复去了(老金你累不累呀!),段誉也没所谓。有一天段誉带了众女去游玩,回来时遇上了疯了的慕容复,在野地里伺候他的不光有的阿碧,还有王语嫣! 
  这还没完。金庸又用巴天石的嘴解释说,这是因为慕容复疯了后老说要登基,要是在中原被人听到就要被宋政府灭族了,所以王语嫣才把他带到大理了。 
  范骅说老大,要不我去把他们赶走?(范司马您也不想想,阿碧、王语嫣都是皇上的义妹亲妹什么的,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您是怎么混上司马的?)段誉说不用了,给他们五千两银子吧! 
  然后说了一下段誉后来生了几个孩子什么的,全书到这里终于断了气儿——谢天谢地! 
  什么乱七八糟的! 
 
  5、萧峰篇 
 
  我将与萧峰有关的修订内容介绍都放在这一节里,包括萧峰父子、丐帮事务等。 
 
  5.1 为何少林寺一直不找萧峰的麻烦 
 
  萧峰在少林寺被指杀了恩师玄苦与养父母乔三槐夫妇,几天后在聚贤庄大战群雄杀人无数,之后与阿朱行走江湖,到处去找“带头大哥”,祸及谭公谭婆、赵钱孙、单正、智光大师等多人性命,直到误杀了阿朱,这段时间萧峰的行事在他人眼中实在是无恶不作的大恶人,按道理少林寺门下出了这么个败类,又有杀死少林高僧的大仇,应该大张旗鼓地出头,追拿萧峰才对。但是旧版书中这段时间里少林寺毫无动静,说实话是有点说不过去。 
  新版中,则增加了不少少林寺对萧峰的调查过程。 
  先是玄慈觉得萧峰应该不至于坏到这种地步,主张要详细调查明白再说,于是萧峰带着阿朱出寺之后,玄慈就派了几位有超级隐身术的高僧一直暗中跟踪,萧峰在聚贤庄中受伤,被萧远山救走,这些人也一直远远跟着,一直到萧峰伤愈,前去雁门关,这些人还是一直跟着。后来萧峰带了阿朱去查访带头大哥,这些人也跟着。他捉谭公谭婆和赵钱孙,这些人也看着。萧峰快马加鞭去找单正,这些人也跟得寸步不离,真如同是唐僧头上的“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一十八位护教伽蓝” 了,终于他们看明白了这些人一个也不是萧峰杀的。 
  在去五台山找智光大师的路上(记得那位说话罗嗦的店小二吗?),萧峰遇上了五位以棉帽化装的老人家,原来是玄慈等大师来亲自验证萧峰的人品与武功来了。一番马屁近乎套过,五老要求每人与萧峰对一掌试试。萧峰莫明其妙之下,与五老一一对过,最后到玄慈时,玄慈发了一掌“一空到底”,简单来说就是打一半就收功,不管对手是否继续发力,要是被人家打死就算打死了。玄慈一直不太明白达摩祖师设计这一掌是干吗用的,结果萧峰一看玄慈收功了,也就一起收了功,玄慈这才知道这一掌就是个舍身度人的意思之类,一下子大彻大悟,对萧峰的人品与武功没口子地称赞,断定不会是他杀的玄苦,于是回寺继续破案。萧峰则继续上五台山找智光,与旧版情节相接。 
  后来,已任“南院大王”的萧峰为了寻找阿紫,带燕云十八骑来到少林寺,适逢庄聚贤(游坦之)、丁春秋、慕容复以及群豪的大会。萧峰意气上冲,同时挑战庄、丁、慕容三人,正在这时,玄慈请萧峰到殿内一叙。 
  在少林寺内,玄慈等五人向展示了自己棉帽子(敢情这五人棉帽子都一直在怀里揣着呢!),萧峰一看,当即认出他们就是五台山下遇上的五个老头。然后玄慈即坦言自己就是带头大哥,请萧峰来取性命。萧大王则指出,真正的恶人是那个假传信息的妄人,于是宾主为双方所达成的共识表示赞赏,会谈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萧峰回到大门口,与庄、丁、慕容三人继续动手。 
  本人认为,这些内容加与不加其实都无所谓,不加,读者自然能推想出类似原因,加了,虽然明确了一些事情,补了一些旧版里含糊的地方,但又增加了不少说不通的地方,比如说我已经吐槽过超级间谍们的轻功,还有萧峰明明之前已经与玄慈见过面(在玄苦屋里、藏《易筋经》的大殿里都打过交道,为何在五台山下又认不出来这几个老和尚,而在少林门前的大会上,为何又不认识玄慈了,要等玄慈拿上帽子说一句“可认得老衲乎”,这才“当即认出”? 
 
  5.2 “打狗棒法”与“降龙十八掌”传人问题 
 
  旧版里确有一个大漏洞,就是“打狗棒法”与“降龙十八掌”萧峰并未来及传于任何人就自杀于雁门关外,那么是如何传到《射雕英雄传》里的? 
  新版里金老爷子设法解决了这个问题,把“降龙十八掌”改为“降龙二十八掌”。在被中原群雄从辽国救出的逃亡路上,萧峰两晚上没睡,把“打狗棒法”与“降龙二十八掌”暂时传给了虚竹,等丐帮帮主确定之后,由虚竹转授。 
  在传授虚竹过程中,萧峰与虚竹进行了一番关于“降龙二十八掌”的技术研讨,决定把既威力不大,又变化繁琐的最后十掌砍掉,改为“降龙十八掌”,更为精简强大。 
  萧峰还对吴长风等丐帮长老要求,以后如果选出了新帮主,一定要送到灵鹫宫深造,并请虚竹把把人品的关,灵鹫宫签字认可的,才能正式就职——民主政体呼之欲出! 
  对于这段增补,我们暂时不谈新文字的文笔如何,只想问问金老:当时萧峰他们并不知有无追兵,为何在逃亡路上会突然想起要安排这个后事?难道萧峰早就知道自己要在几页之后被结局?如果萧峰知道追兵将至,自己可能无法生还,因而传授功夫给虚竹,那他就知道虚竹一定不会死在关外?如果是因为萧峰已有死志,决定几页后就自杀,那之前他为何随着众人逃出上京城? 
  另外,文中说到虚竹为何能两晚上就学完“打狗棒法”与“降龙十八掌”两门武功时,说他“悟性极高”,天呐!金老呀!你可长点心吧!您之前一直说虚竹笨得要命呀!那怕您在这里说一句“虚竹自学了天山六阳掌之后,于武功上悟性大开” 什么的,也会让人看起来不那么生气。 
 
  5.3 康敏阴谋的细节是怎么败露的 
 
  丐帮长老马大元的夫人康敏,可以说是《天龙八部》中第一恐怖之人,只要有她出现的场景,立即就让人感鬼气森森,冷气直冒。这个女人嫉妒而又隐忍,占有欲极强,睚眦必报,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她的阴谋也是萧峰故事线索的起因与推动力。 
  在新版中,金老对康敏的阴谋细节进一步进行了详细描写,也顺便调整情节,让吴长风等丐帮帮众也亲眼见到、亲耳听到康敏阴谋的整个来龙去脉,从而为萧峰洗去不白之冤。 
  第一处调整在萧峰误杀阿朱,前去信阳找马夫人调查真相时,增加了一段遇到丐帮帮众的情节。原来丐帮有人看到萧峰来到信阳,猜想他要去为难马夫人,于是吕章(新增人物,只是用来听康敏的阴谋真相的)、吴长风等长老准备在马夫人家周围伏击萧峰。这一计划被萧峰尽数听到。 
  第二处就是萧峰到了马夫人门外,当时在那里偷听的,除了旧版里准备找康敏麻烦的秦红棉、木婉清、阮星竹、阿紫四人,还有吕章、吴长风等一帮丐帮人士,于是萧峰把这十几号人一一点倒。金老这么改,自然是为了让他们当观众了。 
  第三处是马大元鬼魂跳进来逼问白世镜时。旧版里马大元鬼魂是萧远山所扮,而新版里是萧峰自己所扮。猜想原因,以萧远山性格,玄苦大师、乔三槐夫妇都被他不分青红皂白一掌震死,自然不会有兴趣来帮萧峰解这个谜。 
  制服白世镜,吓得康敏说出马大元死因的真相后,萧峰就出屋解了一干观众的穴道,躲了起来换自己当观众。这样,丐帮众人就可以涌入屋里拷问白世镜和马夫人,而白世镜和马夫人也就按着金老的意思,把阴谋过程详详细细地和盘托出,详细得只差要给众人现场演示了,段王爷以及其情人女儿们也免费听了场大书。 
  原来康敏不止与白世镜、全贯清有染,而且还与徐长老(就是在杏子林里倚老卖老努力支持康敏折腾萧峰的那个丐帮前代长老)有了一腿,只不过康敏没想要勾引徐长老,是徐长老主动调戏康敏的,而康敏正要求他办事,也就顺水推舟了。新版里徐长老也不是萧远山所杀,而是因为和康敏偷情中的白世镜撞一起了,于是两位仁兄就打起来了,徐长老打不过白长老,死于他的刀下。 
  再后来,为了与旧情节接上,金老又安排了一段情节:康敏骗丐帮众人要出去倒水(本帮重犯呀!这也能骗成功?),借机逃跑,又被萧峰捉了藏在草堆之中(为何不点了她扔回屋里呢?),丐帮众人找来找去找不到康敏,于是就走了。这之后萧峰大概是看了一晚上大戏,困了,就睡着了一大觉,醒了以后也找不到康敏了,回屋里一看,她被阿紫弄了一身蚂蚁,自此又接回旧版情节。 
  在所有的增补情节里,这几段的文笔属于补得不错的了,特别是加了不少康敏勾引人的细节特写,大概有金庸盛年时写作能力的七八成水准,但在接回旧故事时,免不了有点牵强。这段情节把萧峰在马大元案件上的问题,给当着丐帮高级主管人员吕章、吴长风(这厮与萧峰交情好得很)的面完全洗白了,这也使以后丐帮在“上京萧峰营救战”里能出尽死力做了铺垫。 
  旧版里马大元的死因应该是由段正淳向丐帮转述的,按说以段正爷的身份,讲出话来丐帮也不能不信,但毕竟这是帮内丑事,让外人转话实在尴尬,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中国人越穷越要面子,依着这些流氓无产者的脾气,当场与段正淳这种腐朽的封建统治阶级翻脸,从此结了新仇也说不定。 
 
  5.4 萧远山原来是活菩萨 
 
  新版中增加不少对萧远山生平的说明:萧远山原是大辽国第一高手,出身辽国贵族,任周皇后大帐前的亲军总教头,很得太后的赏识与信任。 
  萧远山师承汉人高手,多来往于辽宋之间,因此对于多元文化的接受度很高,并没有什么“辽贵宋贱”的愚昧认识,而且还娶了一位宋人姑娘作为夫人。他武功练到极高,但却是位和平主义者,对天下百姓极有慈悲心肠,每次有辽国大员主张对宋用兵,萧远山都会通过太后进言极力反对,实在是一位为辽宋和平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物。 
  金老增补萧远山生平,其意应该是在于几个方面: 
  一,旧版中对于慕容博加害萧远山的动机制造不足,新修后慕容博的动机更加明显。 
  慕容博一直想要调起辽宋战争,以便从中得利,曾为此进入辽国活动,但辽国高层却有萧远山这号鸽派人士阻止,大事难成,于是欲除之而后快。后来打听到萧远山将于重阳节前后回中原探亲,于是立即假传音讯,既有望挑起争端,又可借机除了这个大阻碍。 
  二,增加中原群雄的内疚感,不然难以解释玄苦大师、汪剑通为何大力照顾提携萧峰——本来误杀了一个辽国武士,对他遗子抚养长大,衣食供养无缺也就是了,不至于苦苦传授绝顶武功,培养其成巨才。但如果是误害了这么一位活菩萨级的人物,这内疚感就基本提升到位了。 
 
  6、次要人物 
 
  6.1 鸠摩智如何得到“小无相功” 
 
  那一天鸠摩智负了段誉,与过彦之、崔百泉一起随阿碧与阿朱到了“琴韵小筑”,被阿朱扮做各色人等尽情戏弄,在旧版中止写到朱碧二女救了段誉,鸠摩智现学划船,追赶不上处为止,之后段誉误入蔓陀罗山庄等线索继续发展,但鸠摩智之后如何,书中不再说起。 
  新版中在后来的一段“依稀”中补述了那日鸠摩智的际遇:段誉进了蔓陀罗山庄不久,鸠摩智也即看到了王夫人的大船,也跟着进了山庄,机缘巧合,没有遇上段誉,却发现了丁春秋用来保存无量山玉洞藏书的所在。正好这一天丁春秋也在此间读《小无相功》,与王夫人谈话中,让鸠摩智知道此功非同小可,于是等丁春秋一离开,就去偷了书出来。此书一共八本,各册以天干编号,“庚”字本被丁春秋当时带走继续看,其他七本尽数落于鸠摩智之手。 
 
  6.2 游坦之练的不再是《易筋经》 
 
  新版里,阿朱从少林寺里偷出来的《易筋经》里隐藏的内容不再是《易筋经图解》,而是另一部瑜伽秘术《断行成就神足经》,并非少林绝技之一,而是天竺行者高手写成的,后来被辗转带到中国来,因为上面看起来没字,就被后来的人用来抄上了《易筋经》。 
  至于为何要做此修改,本人一开始不得其解,后来想起新版里有特别说过《神足经》是用来“驱除化解外来魔头的无上法门”,因此也就说明了为何游坦之能在毫无内功基础的情况下,把各类毒虫的剧毒顺利化解。而少林寺的名著《易筋经》应该是正派内功,第一应该不具备这种能力,第二应该不那么容易练成,不然玄慈等精通天竺文的高僧早就天下无敌了,这才隐约恍然。 
  关于这本秘书的下落,在旧版里,游坦之有次练功时经书从怀里掉了出来,一分神时气入岔道,此时鸠摩智正好经过,就顺手抢了他的经书去了,最后在枯井里他武功尽失之后,交给了段誉,请他转交少林寺。 
  但在新版里,鸠摩智并未遇上过游坦之。旧版里《易筋经》归于鸠摩智,是因为有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不可同练,与慈悲佛法有巨大的“兼容性问题”的设定,为了让鸠摩智“强练之后,大祸临头”(扫地神僧语),才安排让他抢去。新版里既然《神足经》并不是少林寺的功夫,鸠摩智也就没有必要遇上游坦之了。 
  我分析金老之所以如此调整,可能是因为一来天下之大,鸠摩智遇上正好练功出岔的游坦之可能性太低了,二来当时游坦之已经做了丐帮帮主,练功时没有帮众护法也不太可能,三是鸠摩智身为吐蕃国师,乃是大有身份之人,行事说什么也要讲究个面子吧!如这般顺手偷书实在是没法向观众交待。 
  新版中《神足经》的下场,是被勤奋的游坦之翻烂了,他自己已经看熟,也就索性毁掉了事。游坦之后来好像传了阿紫一些,但阿紫学起来没什么进展,也就算了。直到最后两人死了崖下,从此这一奇功绝传于人间! 
 
  6.3 叶二娘善良多了 
 
  叶二娘外号“无恶不作”,天天偷了人家小孩,玩上一天两天后捏死,甚至有木婉清遇到一堆小孩死尸的情节。新版中,叶二娘不再杀死偷来的小孩子,而是玩过几天后随便送于别人家,只叫丢了小孩的人家痛苦着急。 
  显然新版的叶二娘更显得“政治正确”一些,毕竟每天杀死一个小孩子实在是罪恶太大了一些,只怕远远超过号称第一恶人的段延庆,这种恶妇别人不着急,作为其直接责任人玄慈方丈也要第一个灭了她,绝对不会遇上了只是“微微一怔,便不理会”。 
  那么叶二娘为何与玄慈有染?旧版里只是有提到是她主动勾引玄慈,但没说到原因。这算得上是一直以来的一个哑谜,而新版里在玄慈受刑时,通过叶二娘之口说明原由,原来叶二娘当年家穷,父亲得了重病没钱医治,玄慈免费给予治疗,救了叶父一命,叶二娘无以为报,又极崇拜玄慈这等大人物,于是努力献身成功。 
  但在本人看来,叶二娘这么一改,又太善良了,根本不足以位列四大恶人之二。想来想去,与旧版相比,还是宁可让她恶得名不符实,也不要残害儿童得好。 
 
  7、其他修订 
 
  除了上面的几处有精有劣的重要情节修订之外,新版中还有无数的小修订,有些是为了增加背景说明,有些是为了让句子言之成理,有些是为了修改病句。现列举几个本人印象深刻的修订内容如下。 
  保定帝传位于段誉时的教诲加了一小段话,让段誉注意,不管别人的意见讲得好不好听,都要听一听。(也不知道金老这段话是讲给谁听的)。 
  草海木屋打火的老妇人虽是王夫人旧仆,但长期没住在曼陀罗山庄,所以连自家的小姐王语嫣也不认识,直接把王语嫣等绑别处去了。这算是解释了为何段誉一行在草海木屋中蜂蜇被擒后,王夫人还在问王语嫣到哪里去了。 
  钟万仇的外号不再叫“马王神”,而是叫“见人就杀”,其他一概没变。(按:我不知道为何要改这个。) 
  阿紫逃离星宿海,是因为她慢慢长大后,丁春秋怪叔叔老是毛手毛脚,阿紫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害怕,就跑了。(个人感觉没必要。原来为了练化功大法偷“神木王鼎”的理由足够了。) 
  对了,阿紫偷“神木王鼎”也是为了练“不老长春功”。 
  萧峰、阿紫、游坦之三人坠崖后,段誉、虚竹等人盼望奇迹,在此等了一天后才走。 
 
  8、结语 
 
  客观来说,新修订内容中,对于字句的修改基本上都很成功,旧版中字句、逻辑不通者大都修改,包括念起来不太朗朗上口的句子,也基本都加以改进,确实顺畅了很多。 
  作为故事来讲,更加言之成理,旧版中没说清的、略过未讲的、转折过巨的、情节与常理有所反常的,金老或进行补充说明,或加以详细解释,或增加心理描述,一一补圆,修订之后,漏洞确实是基本补齐。 
  其实当读者接受了一个作品后,本来就会把书中未明的部门自行在心中演绎,即使有些漏洞,读者也会想方设法为之辩护。《天龙八部》中众生芸芸,本来难以一一交待,往往是几句话便引出一个人物,又几句话便了结他的去处,而在这几句话中,又伏下若干广大背景线索,不再多说,却又引人尽情联想,效果更佳。 
  但如按语中所说的,作品毕竟是金老自己的,他愿改就改,无须经过他人同意。想来金老与世间所留遗产中,当以此十四部著作为最宝贵,成书几十年来,已经传遍天下,其中的若干遗憾,对于作者来说,耿耿于怀是免不了的,加上近来年事已高,一但某日撒手西归,十四部即成绝唱,这些遗憾之处就再无补救机会了。 
  因此,金老在这次新修版中,把文笔风格是否一致、情节接头是否顺滑、人物性格是否相称等问题置之不顾,一心一意要把自己想了几十年的话语尽数填于其中,一吐为快。于是罗里罗嗦,不烦其烦。增补的新料被插入与原来的情节中时,在接桪之处多有斧痕,甚至不惜用 “往事依稀” 这样的方式强行插入新料。而新料本身的质量也参次不齐,若干巨大败笔,也不奇怪。想来毕竟新旧两版跨越数十年,即使金老自己,要在保证浑然一体,也是力不从心。 
 
  2013年3月10日

相关热词搜索:诚意之作 罗里罗嗦 新修版 天龙八部

上一篇:台湾金庸小说伪书版本列表:续作/伪作
下一篇:不一样的结局——有感于新修版《天龙八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