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无常——论新版天龙八部之争议
2013-04-28 22:10:25  作者:这里长眠着小仔阿尔托  来源:豆瓣网  评论:0 点击:

  新版天龙,许多人都说不好。谬误也。其实,若是看过三联版的天龙,应对其“后记”有印象。金老将陈世骧先生的书信附于其后,之于陈对本书的评论,金老说,“无论如何是超过了我所应得的。”——不论这是否是金老过谦之词,一点却是明确的,老金赞成陈先生对其作品的评价。那么,陈老到底是说了些什么,让金老“受宠若惊“呢?我们不妨来看看: 
 
  “读《天龙八部》必须不流读,牢记住楔子一章,就可见‘冤孽与超度’都发挥尽致。书中的人物情节,可谓无人不冤,有情皆孽,要写到尽致非把常人常情都写成离奇不可;书中的世界是朗朗世界到处藏着魍魉和鬼蜮,随时予以惊奇的揭发与讽刺,要烘出这样一个可怜芸芸众生的世界,如何能不教结构松散?这样的人物情节和世界,背后笼罩着佛法的无边大超脱,时而透露出来。” 
 
  这么看来,于《天龙八部》之中,金庸所要写的,是“这样一个可怜的芸芸众生的世界”。是要随时“揭发”和“讽刺”的,而并非是之前我们所熟悉的那个金庸的武侠世界——各人修为上流,成就一代大师,虽有流离失所,好事不能皆得,但最终有情人为眷属,不失浪漫主义。大家知道,《天龙八部》是金老重要的一部转型之作,若从这点上来考量,就不难看出金庸先生更改《天龙八部》的本意:旧版的《天龙》,在表达主题的“无常”上,做得终究没有那么极致,段誉和王语嫣太过心遂人愿,而虚竹的结局好似也太过梦幻,这样的结局,不免又落回之前的诸多作品的结构模式之中,有些“轻”了,意境虽在,却少了“触目惊心”。于是,要想真正狠下心来,超越之前“武侠”的概念,“揭发”和“讽刺”这个“可怜的芸芸众生”的世界,就只能如现下这样改动,且不惜背负老来糊涂的骂名。 
 
  下面,我们就分别来说说几处颇受争议的更改之处。 
 
  1.王语嫣的结局 
  大家对于王语嫣想得到长生不老方这个桥段,很不能理解。认为不合情理。把活脱脱的神仙姐姐一下子写“俗”了。然而,个人看来,这一布置,之于结构和主题的必要性,高于情节逻辑的必要性。 
  其一,“无量洞”是段誉、亦是《天龙八部》中一切传奇的起始,因此,之于结构,在结尾处,以王语嫣找秘籍为由,段誉领众人回“无量洞”,亦算是必要的交代。 
  其二,“无量洞”一块,不光是段誉,亦是是《天龙八部》整部的破题之处。 
  金庸让王语嫣寻不老秘方不得,美女气苦之下竟将无量洞中玉像推倒损毁。段誉过来对其好生安抚,说了人生八苦,又道五无常,然王语嫣仍是想不开,丢下一句,“我不要无常……”便即掩面跑出。 
  正是这句“我不要无常……”道出整部天龙八部的主题: 
 
  一切事物皆因因缘所生,渐而败坏,便称无常。天龙八部虽为非人,仍有生死,何况芸芸众生乎?纵使你握有千军万马,身为万乘之躯,若要强求,终不过惨惨戚戚。这样看来,此生所有,皆为非真,又何必如此执迷不悟? 只可惜,人们终是以欢乐为“趣”,以离别为“苦”,爱“无常”少,爱“强求”多,是以永执此念,不能得偿所愿,唯叹息而已。 
  纵观全书,“天龙八部”的命运,皆逃不出这个“无常”。有生之年堪不透的段正淳和他一班老婆如此,阿紫如此,游坦之如此,慕容复如此,王语嫣如此,李秋水如此,天山童姥如此,无崖子如此……而有幸看破的段延庆、鸠摩智、慕容博、萧远山之辈,虽能摆脱心魔,但亦因此失去了太多,更别说一直在“透”与“不透”间游走的萧峰和茫然不知所谓的虚竹子了。如此看来,之于段誉,金老让他抹去执念,善始善终,已是《天龙八部》中最好的结局了。这不能不叫人唏嘘。彼苍天也,曷其有极! 
 
  当然,除了主题和结构,就是在情节和人物性格上,王语嫣变得不想变老, 亦是情有可原。她和慕容复的那一次告白,已使得她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一夜长大。王语嫣已不再是那个王语嫣了。神仙姐姐不过是看客们一厢情愿而已。王语嫣见到梅兰竹菊四姐妹夸他们可爱,就像几年前的自己一样。段誉道王语嫣比她们好看多了,不料,神仙姐姐却说,“美有什么用,我宁可像他们那样年轻可爱。”因此,与其说,王语嫣想找到的是青春驻颜术,不如说她想要的,是回到之前那段少不更事的时光。那时候,她只是足不出户的姑苏家王姑娘,单纯的爱着表哥。他相信他们会结婚。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从来也不必强求。 
 
  2.西夏公主的出场 
  第二点,大家对“梦姑”的“出场”很是反感。还特别讨厌她的那个“俗气”的名字,李清露,更对她将一个莫名其妙的晓蕾以及梅兰竹菊送给段誉感到不解,觉得她完全失去了”梦姑“的朦胧美,失去了当时的意境。殊不知,这就是金庸老先生要给“梦姑”和虚竹真正的定位——你以为虚竹真的就是活在童话世界里么? 
 
  西夏公主将自己的侍女送给段誉,名义上是补偿段誉未娶到妻子,但是果真如此么?如只是这样,为何又要将梅兰竹菊叫段誉一块带走?难道真的都是为了四姐妹好,帮她们找婆家么?战乱时刻,西夏公主不畏艰险,出现在此处,一开口说话就是落落大方,婉婉道来,头头是道,教训起梅兰竹菊来也别有番威严,虽是头戴面幕,却哪像面生的样子?至于把自己身边所有好看的女孩子都支开来,就剩下些“老的小的”在灵鹫峰上,这些心思里的小九九,不说也罢了。如此看来,虚竹娶到了个能干的老婆不假,但这个老婆是否就是列位看官心目中那个“小萌女”梦姑,便要另当别论了。 
 
  好梦醒来,其实也没有如此好。虚竹到最后还在难过自己没能当成和尚。亏得有段誉劝他,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现在的生活,纵然在世俗人的眼中,是梦寐以求,但是之于虚竹,却都是“退而求其次”的东西。学武功、破戒、接手灵鹫宫、西夏娶妻……没有一件事是虚竹所求的。而他心甘情愿所求的“一心向佛”的和尚生涯,偏偏不能得到。这么说来,是幸还是不幸? 
 
  3.结尾的问题 
  对于结尾,大家多是觉得段誉娶“三美”是画蛇添足,王语嫣和阿碧跟慕容复在一起的画面,也大大破坏之前阿碧一个人照料慕容复的意境。其实,这个问题与之前的两处修改一样,就是对于天龙的定位问题。 
 
  王语嫣和阿碧的那段,本人起初读的时候,不是觉得王语嫣站在那里碍眼,倒是下面这段描写,让我觉得有些不得劲: 
 
  (段誉)当下在柳树后远远站着,瞧着王语嫣和阿碧,心中一酸,不自禁的热泪盈眶。王语嫣一抬头,忽然见到朱丹臣。朱丹臣向她摇了摇手,王语嫣会意,便不出声招呼,斜眼看了去,见到了柳树后的段誉,便向着他走上两步。阿碧见王语嫣举动有异,顺眼也看到了段誉。三人一时心中都有千言完语,不知从何说起,又都走近了几步。段誉轻声叫道:“嫣妹!阿碧小妹子!” 王语嫣和阿碧也叫了声:“哥哥!”二女见段誉流泪,情不自禁,珠泪纷纷自面颊落下。 
  三人相对片刻,挥手道别,各自转身。 
  王语嫣和阿碧转过身来,见慕容复受众孩童朝拜,脸上依然容光焕发,二女抹了抹眼泪,微笑着向他走去。
 
  之前独有阿碧的那段描写,就仅仅是段誉一行人瞧见了阿碧,阿碧却未看见众人,更未有“相对片刻,挥手道别,各自转身。”“二女抹了抹眼泪,微笑着向他走去”这等看来有些白烂的叙述(这几句写得实在太也白烂,金老大……),初读时,觉得喜欢旧版的“一个看见,一个不见”,觉得心有戚戚焉。但再读时,却发现这个“相对无言”却是无比凄凉。不见便不思量,不思量,便不生情。但是相见呢?纵有万语又如何说?说什么来?八大苦、五无常?是哭是笑是喜是悲?这等的尴尬,之于王语嫣,想必真的是五味杂陈。 
  对于这个结局,个人觉得,若先只有王语嫣一个人站在那里侍候慕容复可能列位看官更能接受些。至于阿碧,可以晚点再上。因这番相见,自是给王语嫣一个结尾。作为女主角,二美同侍一主,这样平等的画面,对于王语嫣,却是太过残忍了些。 
 
  段誉最后娶了“三美”,其实是自然而然的结果。众人皆以“专情”说事,但不想专情亦是一种执念。段誉破除执念之后,无常有常皆为空,这时,他要娶谁就变得很简单了。木婉清对自己苦恋、钟灵对自己一腔赤子之情,这两位妹妹自然是要给他们名分的。至于二哥二嫂所赐的晓蕾,亦不能辜负他们对自己的美意。此时段誉的娶妻,与其说是为自己,不如说是为“自然”,这和“滥情不专”无关,亦不同于段正淳的携美共游。列位看官会错了金老爷子的意,难免错怪他老人家了。 
 
  当然,对于之后段誉等人猜测慕容复为何到此,以及叫人去接济三人那段,个人亦觉得有点画蛇添足。此处的留白应该有。写得太满,虽是多了些合理性,但却少了些意念。 
 
  写至此,停笔。这样一路下来,才发现,原来,人们还是跟王语嫣一样,不要无常的多,欢喜无常的少。不然,金老的这回改动,亦不会有那么多责备的声音了吧。但是想必他老人家也不会伤心,因他却是很知这“无常”的啊。 

相关热词搜索:天龙八部 新修版

上一篇:不一样的结局——有感于新修版《天龙八部》
下一篇:空使嫣然成默语,妄将秋水荡春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