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乡下人进城
2014-06-17 15:17:13  作者:金庸  来源:明报  评论:0 点击:

  托!托托托!托!托托!

  两柄木剑挥舞交斗,相互撞击,发出托托之声,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连绵不绝。

  那是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铺乡下,三间小小瓦屋之前,晒谷场上,一对青年男女手持木剑,正在比试。

  屋前矮櫈上坐着个老头儿,嘴里咬着一根短短的旱烟袋,双手正在打草鞋,偶尔抬起头来,向这对青年男女瞧上一眼,嘴角边微微含笑,意示嘉许。淡淡阳光穿过他口中喷出来的一缕缕青烟,照在他一头花白头发、满脸皱纹之上,但他向吞吐伸缩的两柄木剑瞥上一眼之时,眼中神光炯然,凛凛有威,他年纪其实也还不老,似乎五十岁也还不到。

  那少女十七八岁年纪,圆圆的脸蛋,一双大眼黑溜溜地,这时累得额头见汗,左颊上一条汗水流了下来,直流到颈中。她伸左手衣袖擦了擦,脸上红得像屋檐下挂着的一串串红辣椒。那青年比她大着两三岁,长身黝黑,颧骨微高,粗手大脚,那是湘西乡下常见的年轻庄稼汉子,手中一柄木剑倒使得颇为灵动。

  突然间那青年手中木剑自左上方斜劈向下,跟着向后挺剑刺出,更不回头。那少女低头避过,木剑连刺,来势劲急。那青年退了两步,木剑大开大阖,一声框喝,横削三剑。那少女抵挡不住,突然收剑站住,竟不招架,娇嗔道:“算你厉害,成不成?把我砍死了罢!”

  那青年没料到她竟会突然收剑不架,这第三剑眼见便要削上她腰间,一惊之下,急忙收招,只是去势太强,噗的一声,剑身竟打中了自己左手手背,“啊哟”一声,叫了出来。那少女拍手叫好,笑道:“羞也不羞?你手中拿的若是真剑,这只手还在吗?”那青年一张脸黑里泛红,说道:“我怕削到你身上,这才不小心碰到了自己。若是真的拚斗,人家肯让你么?师父,你倒评评这个理看。”说到最后这句话时,面向老者。

  那老者提着半截草鞋,站起身来,说道:“你两个先前五十几招拆得还可以,后面这几招,可简直不成话了。”从少女手中接过木剑,挥剑作斜劈之势,说道:“这一招‘哥翁喊上来’,跟着一招‘是横不敢过’,那就应当横削,不可直刺。阿芳,你这两招是‘忽听喷惊风,连山若布逃’,忽然听得风声大作,剑势该像一疋布那样逃了开去。阿云这两招‘老泥招大姐,马命风小小’倒使得不错。不过招法既然叫做‘风小小’,你出力的使剑,那就不对了。咱们这一套剑法,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躺尸剑法’,每一招出去,都要敌人躺下成为一具死尸。自己人比划喂招虽不能这么当真,但‘躺尸’二字,总是要时时刻刻记在心里的。”那少女道:“爹,咱们的剑法很好,可是这名字实在不大……不大好听,躺尸剑法,听着就叫人害怕。”

  那老者道:“听着叫人害怕,那才威风哪。敌人还没动手,先就心惊胆战,便已输了三分。”他手持木剑,将适才这六招重新演了一遍。他剑招凝重,轻重进退,每招俱狠辣异常,青年男女瞧得心下佩服,同时拍起手来。那老者将木剑还给少女,说道:“你两个再练一遍。阿芳别闹着玩,刚才师哥若不是让你,你小命儿还在么?”

  那少女伸了伸舌头,突然挺剑刺出,迅捷之极。那青年不及防备,忙回剑招架,但给那少女占了机先,连连抢攻,那青年一时竟没法扳回。眼见败局已成,忽然东北角上马蹄声响,一乘马快奔而来。

  那青年回头道:“是谁来啦?”那少女喝道:“打败了,别赖皮!谁来了跟你有什相干?”唰唰唰又连攻三剑。那青年奋力抵挡,喝道:“我还当真怕了你不成?”那少女笑道:“你说不怕,心里可怕了!”左刺一剑,右刺一剑,两招去势什为灵动。马上乘客勒住了马,大声叫道:“‘天花落不尽,处处鸟衔飞!’妙啊!”

  那少女“咦”的一声,向后跳开,打量乘客,只见他约莫二十三四岁年纪,服饰考究,是城里有钱人家子弟的打扮,不禁脸上一红,轻声道:“爹,他……他怎么知道?”

  那老者听得马上乘客说出女儿这两招剑法的名称,也感诧异,正待相询。那乘客已滚鞍下马,上前抱拳说道:“请问老丈,麻溪铺有一位剑术名家,‘铁锁横江’戚长发戚老爷子,请问住在那里?”那老者道:“我便是戚长发。什么‘剑术名家’,那可万万不敢当了。大爷寻我作什?”

  那青年壮士拜倒在地,说道:“晚辈卜垣,跟戚师叔磕头。晚辈奉家师之命,特来叩见。”戚长发道:“不敢当,不敢当!”伸手扶起,双臂微运内劲。卜垣只感半身酸麻,脸上一红,退后一步,说道:“戚师叔考较晚辈,晚辈可出丑啦。”

  戚长发笑道:“你内功还差着点儿。你是万师哥的第几弟子?”卜垣脸上又微微一红,道:“晚辈是师父第五个不成材的弟子。师父他老人家日常称道戚师叔内功深厚,晚辈今日受教了。多谢师叔。”戚长发哈哈大笑,道:“万师哥好?我们老兄弟十几年不见啦。”卜垣道:“托你老人家福,师父安好。这两位师哥师姊,是你老人家的高足罢?剑法真高!”

  戚长发招招手,道:“阿芳,阿芳,过来见过卜师哥。”又向卜垣道:“这是我的光杆儿徒弟狄云,这是我的光杆儿女儿阿芳。嘿,乡下姑娘,便这么不大方,都是自己一家人,怕什么丑了?”

  戚芳躲在狄云背后,也不见礼,只点头笑了笑。狄云道:“卜师兄,你练的剑法跟我们的都是一路,是吗?不然怎么一见便认出了师妹剑招。”

  戚长发“呸”的一声,在地下吐了口痰,说道:“你师父跟他师父同门学艺,学的自然是一路剑法了,那还用问?”

  卜垣打开马鞍旁的布囊,取出一个包袱,双手奉上,说道:“戚师叔,师父说一点儿薄礼,请师叔赏面收下。”戚长发谢了一声,便叫女儿收了。

  戚芳拿到房中,打开包袱,见是一件锦缎面羊皮袍子,一只汉玉腕镯,一顶毡帽,一件黑呢马褂。戚芳捧了出来,笑嘻嘻的叫道:“爹,爹,你从来没穿过这么神气的衣衫,穿了起来,那还像个庄稼人?这可不是发了财、做了官么?”

  戚长发一看,也不禁怔住了,隔了好一会,才忸忸怩怩的道:“万师哥……这个……嘿嘿,真是的……”

  狄云到前村去打了三斤白酒。戚芳杀了一只肥鸡,摘了园中的大白菜和空心菜,满满煮了一大盘,另有一大碗红辣椒浸在盐水之中。四人团团一桌,坐着吃饭。

  席上戚长发问起来意。卜垣说道:“师父说跟师叔十多年不见,好生记挂,早就想到湖南来探访,只是师父他老人家每日里要练‘连城剑法’,没法走动……”戚长发正端起酒碗放在唇边,将刚喝进嘴的一口酒吐回碗里,忙问:“什么?你师父在练‘连城剑法’?”卜垣神情很是得意,道:“上个月初五,师父已把‘连城剑法’练成了。”

  戚长发更是一惊,将酒碗重重往桌上一放,小半碗酒都泼了出来,溅得桌上和胸前衣襟都是酒水。他呆了一阵,突然哈哈大笑,伸手在卜垣的肩头重重一拍,说道:“他妈的,好小子!你师父从小就爱吹牛。这‘连城剑法’连你师祖都没练成,你师父的玩艺又不见得怎么高明,别来骗你师叔啦,喝酒,喝酒……”说着仰脖子把半碗白酒都喝乾了,左手抓了一只红辣椒,大嚼起来。

  卜垣脸上却没丝毫笑意,说道:“师父知道师叔定是不信,下月十六,是师父他老人家五十岁寿辰,请师叔带同师哥师妹,同去江陵喝杯水酒。师父命晚辈专诚前来相邀,无论如何要请师叔光临。师父说道,他的‘连城剑法’只怕还有练得不到之处,要跟师叔一起来琢磨琢磨,他好改正。师父常说师叔剑法了得,师父他是大大不如。我们师兄弟如得师叔指点几招,大夥儿一定大有进益。”

  戚长发道:“你那言二师叔,已去请过了么?”卜垣道:“言二师叔行踪无定,师父曾派二师哥、三师哥、四师哥三位,分别到河北、江南、云贵三处寻访,去了三个多月,回来都说找不到言达平师叔。戚师叔可曾听到言师叔的讯息么?”

  戚长发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师兄弟三人之中,二师哥武功最强,若说是他练成了‘连城剑法’,我倒还有三分相信。你师父嘛,比我当然强得多,嘿嘿,但说已练成这套剑法,我真不信,对不住,我不信!”

  他左手抓住酒壶,满满倒了一碗酒,右手拿着酒碗,却不便喝,忽然大声道:“好!下月十六,我准到江陵,给你师父拜寿,倒要瞧瞧他的‘连城剑法’是怎么练成的。哈哈!嘿嘿!”

  他将酒碗重重在桌上一顿,又有半碗酒泼了出来,溅得桌上、衣襟上都是酒水。

  “爹爹,你把大黄拿去卖了,来年咱们耕田怎么办啊?”

  “来年到来年再说,那管得这许多?”

  “爹爹,咱们在这儿不好好的么?到江陵去干什么?万师伯做什么生日,他做他的,关我们什么事?卖了大黄做盘缠,我说犯不着。”

  “爹爹答应了卜垣的,一定得去。大丈夫一言既出,怎能反悔?带了你和阿云到大地方见见世面,别一辈子做乡下人。”

  “做乡下人有什么不好?我不要见什么世面。大黄是我从小养大的。我带着它去吃草,带着它回家。爹爹,你瞧瞧大黄在流眼泪,它不肯去。”

  “傻姑娘!牛是畜生,知道什么?快放开手。”

  “我决不放手。人家买了大黄去,要宰来吃的,我无论如何不舍得。”

  “不会宰的,人家买了去耕田。”

  “昨天王屠户来跟你说什么?一定是买大黄去杀了。你骗我,你骗我。你瞧,大黄在流眼泪。大黄,大黄,我不放你去。云哥,云哥!快来,爹爹要卖了大黄……”

  “阿芳!爹爹也舍不得大黄。可是咱们空手上人家去拜寿,那成么?咱们三个满身破破烂烂的,总得缝三套新衣,免得让人家看轻了。”

  “万师伯不是送了你新衣新帽么?穿起来挺神气的。”

  “唉,天气这么热,老羊皮袍子怎么背得上身?再说,你师伯夸口说练成了‘连城剑法’,我就是不信,非得亲眼去瞧瞧不可。乖孩子,快放开了手。”

  “大黄,人家要宰你,你就用角撞他,自己逃回来。不!人家会追来的,你逃得远远的,逃到山里……呜呜呜……”戚芳跟大黄一起流眼泪,紧紧抱住了黄牛的脖子,不肯松手。

  半个月之后,戚长发带同徒儿狄云、女儿戚芳,来到了江陵。三人都穿了新衣,初来大城,土头土脑,都有点儿心虚胆怯,手足无措。打听“五云手”万震山的住处,途人说道:“万老英雄的家还用问?那边最大的屋子便是了。”

  狄云和戚芳一走到万家大宅之前,瞧见那高墙朱门、挂灯结彩的气派,心中都暗自嘀咕。戚芳紧紧拉住了父亲的衣袖。戚长发正待向门公询问,忽见卜垣从门里出来,心中一喜,叫道:“卜贤侄,我来啦。”

  卜垣忙迎将出来,喜道:“戚师叔到了。狄师哥好,戚师妹好。你们正好在师父生日的正日赶到!师父这几天老是说:‘戚师弟怎么还不到?’请罢!”

  戚长发等三人走进大门,鼓乐手吹起迎宾的乐曲。唢呐突响,狄云吃了一惊。

  大厅上一个身形魁梧的老者正在和众宾客周旋。戚长发叫道:“大师哥,我来啦!”

  那老者一怔,似乎认不出他,呆了一呆,这才满脸笑容的抢将出来,呵呵笑道:“老三,你可老得很了,我几乎不认得你啦!”

  师兄弟正要拉手叙旧,忽然鼻中闻到一股奇臭,接着听得一个破锣似的声音喝道:“万震山,你十年前欠了我一两银子,今日该还了罢?”戚长发一转头,只见厅口一人提起一只木桶,双手一扬,满桶粪水,疾向他和万震山二人泼将过来。

  戚长发眼见女儿和徒弟站在身后,自己倘若侧身闪避,这一桶粪水势须兜头泼在女儿身上,他应变奇速,双手抓住长袍,运劲一崩,啪啪啪啪一阵迅速轻响,扣子崩断,左手抓住衣襟向外一崩,长袍已然离身,内劲贯处,一件长袍便如船帆鼓风,将泼来的粪水尽行兜在其中。他顺手一送,兜满粪水的长袍向来人疾飞过去。

  那人掷出粪桶,便即跃在一旁,砰嘭,啪啦,粪桶和长袍先后着地,满厅臭气弥漫。

  只见那人满腮虬髯,身形魁梧,威风凛凛的站在当地,哈哈大笑,说道:“万震山,兄弟千里迢迢的来给你拜寿,少了礼物,送上黄金万两,恭喜你金玉满堂啊!”

  万震山的八名弟子见此人如此前来捣乱,将一座灯烛辉煌的寿堂弄得污秽不堪,无不大怒。八个人一拥而上,要揪住他打个半死。

  万震山喝道:“都给我站住了。”八名弟子当即停步。二弟子周圻向那大汉破口大骂:“操你奶奶的雄,你是什么东西?今天是万老爷的好日子,却来搅局,不揍你个好的,你王八羔子,也不知道五云手万家的厉害。”

  万震山已认出这虬髯汉子的来历,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太行山吕大寨主到了。吕大寨主这几年发了大财哪,家里堆满了黄金万两使不完,随身还带着这许多。”

  众宾客听到“太行山吕大寨主”这七个字,许多人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原来是太行山的吕通,不知他如何跟万老爷子结下了梁子。”“这吕通是北五省中黑道上极厉害的人物,一手六合刀六合拳,黄河南北可是大大的有名。”“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今日有一番热闹瞧的了。”

  吕通冷笑一声,说道:“十年之前,我兄弟在太原府做案,暗中有人通风报信,坏了我们的买卖。那也不打紧,却累得我兄弟吕威坏在鹰爪子手里,死于非命。直到三年之前,才查到原来是你万震山这狗贼干的好事。这件事你说怎么了结?”

  万震山道:“不错,那是我姓万的通风报讯。在江湖上吃饭,做没本钱买卖,那也没什么,可是你兄弟吕威强奸人家黄花闺女,连坏四条人命。这等伤天害理之事,我姓万的遇上了可不能不管。”

  众人一听,都大声叫嚷起来:“这种恶事也干,不知羞耻!”“贼强盗,绑了他起来送官。”“采花大盗,竟敢到荆州府来撒野!”

  吕通突然一个箭步,从庭院中窜到厅前,横过手臂,便向楹柱上击了过去。连击数下,再转身以背脊在柱上猛力撞去,只听得喀喇喇一声响,一条碗口粗细的楹柱登时从中断折,屋瓦纷纷堕下,院中厅前,一片烟尘弥漫。许多人逃出了厅外。众人见他露了这手铁臂功和铁背功,无不凛然,均想:“若是身上给他手臂这么横扫一记,那里还有命在?”

  吕通反身跃回庭院,大声叫道:“万震山,你如当真是侠义道,明刀明枪的出来打抱不平,我倒佩服你是条好汉。为什么偷偷的去向官府通风报信?又为什么吞没了我兄弟已经到手了的六千两银子?他妈的,你卑鄙无耻!有种的就来拚个死活!”

  万震山冷笑道:“吕大寨主,十年不见,你功夫果然大大长进了。只可惜似你这等人物,武功越强,害人越多。姓万的年纪虽老,只得来领教领教。”说着缓步而出。

  忽然间人丛中窜出一个粗眉大眼的少年,悄没声的欺近身去,双臂一翻,已勾住吕通的两条手臂,大声叫道:“你弄脏了我师父的新衣服,快快赔来!”正是戚长发的弟子狄云。

  吕通双臂力震,要将这少年震开,不料手臂给狄云死命勾住了,没法挣脱。吕通这铁臂功须得横扫直击,方能发挥威力,冷不防给他勾住了,臂上劲力使不出来。他大怒之下,右膝挺举,撞正狄云小腹,喝道:“快放手!”狄云吃痛,臂力松了。吕通一招“风云乍起”,挣脱了他双臂,挥拳呼的击出,正是“六合拳”中的一招“乌龙探海”。

  狄云急窜让开,叫道:“我不跟你打架。我师父这件新袍子,花了三两银子缝的,咱们卖了大牯牛大黄,才缝了三套衣服,今儿第一次上身……”吕通怒道:“楞小子,胡说八道什么?”狄云冲上三步,叫道:“你快赔来!”他是农家子弟,最爱惜物力,眼见师父卖去心爱的大牯牛缝了三套新衣,第一次穿出来便让人给糟蹋了,教他如何不深感痛惜?

  万震山道:“狄贤侄退下,你师父的袍子由我来赔便是。”狄云道:“要他赔,他要是走了,你又不认帐,那便糟了。”说着又去扭吕通的衣襟。吕通一闪,砰的一拳,击在狄云胸口,只打得他身子连晃,险些摔倒。万震山喝道:“狄贤侄退下!”语气已颇严峻。

  狄云红了双眼,喝道:“你不赔衣服还打人,不讲理么?”吕通笑道:“我打你这浑小子便怎样?”狄云道:“我也打你!”缩身退挫,左掌斜劈,右掌已从左掌底穿出。吕通使招“打虎式”,左腿虚坐,右拳飞击出去。

  两人这一搭上手,霎时之间拆了十馀招。狄云自幼跟着戚长发练武,与师妹戚芳过招比剑,从没一天间断,所学拳术虽不如何了得,却什是熟练。吕通是晋中大盗,黑道上的成名人物,一时之间竟也打他不倒,几次要使铁臂功,都给他乖巧避开,在他肩头打中了两拳,狄云肉厚骨壮,也没受伤。

  戚长发这次到江陵来,主旨是要瞧瞧师兄万震山是不是真的练成了“连城剑法”,恰巧有吕通前来寻仇,正好让他当真一显身手,偏偏自己这蠢徒弟不识好歹,强要出头,不由得心下着恼。

  再拆数招,吕通焦躁起来,突然间拳法一变,自“六合拳”变为“赤尻连拳”。这套拳法亦是“六合拳”中一路,只是杂以猴拳,讲究搂、打、腾、封、踢、潭、扫、挂,又加上“猫窜、狗闪、兔滚、鹰翻、松子灵、细胸巧、鹞子翻身、跺子脚”八式,式中套式,变幻多端。狄云没见过这路拳法,心中慌了,左腿上接连给他踹了两脚。

  万震山瞧出他不是敌手,喝道:“狄贤侄退下,你打他不过。”

  狄云叫道:“打不过也要打。”砰的一响,胸口又让吕通打了一拳。

  戚芳在旁瞧着,一直为师哥担心,这时忍不住也叫:“师哥,不用打了,让万师伯打发他。”但狄云双臂直上直下,不顾性命的前冲,不住框喝:“我不怕你,我不怕你。”砰的一声,鼻子又中了一拳,登时鲜血淋漓。

  万震山皱起了眉头,向戚长发道:“师弟,他不听我话,你叫他下来罢!”戚长发哼了一声,道:“让他吃点儿苦头,待会让我来斗斗这采花大盗。”

  便在此时,大门外走进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左手拿着只破碗,右手拄着一根竹棒,嘶哑着嗓子叫道:“老爷今日做喜事,施舍叫化子一碗冷饭。”

  众人都正全神贯注的瞧着吕通与狄云打斗,谁也没去理会,那乞丐呻吟叫唤:“啊唷,饿死了,饿死了。”突然左足踏在地下的粪便之中,脚下一滑,俯身摔将下来,大叫一声:“啊哟,跌死了!”手中的破碗和竹棒同时摔出。说也真巧,那破碗正好掷在吕通后背“志室穴”上,竹棒一端却在吕通膝弯的“曲泉穴”中一碰。

  吕通膝间一软,左足跪倒,同时全身酸麻,似乎突然虚脱。狄云双拳齐出,砰砰两声,将吕通庞大的身子打得飞了起来,啪的一响,臭水四溅,正摔在他携来的粪便之中。

  这一下变故人人大出意料之外,只见吕通狼狈万状的爬起身来,抱头鼠窜而出。众贺客哈哈大笑,齐声呼喝:“拿住他,拿住他!”“别让这贼子跑了!”

  狄云兀自大叫:“赔我师父的袍子。”待要赶出,突觉左臂为人握住,动弹不得,侧头看时,正是师父。戚长发道:“你侥幸得胜,还追什么?”戚芳抽出手帕,给狄云擦去脸上鲜血。狄云一低头,见自己新衫的衣襟上点点滴滴的都是鲜血,不禁大急,道:“糟糕,糟糕!我……我这件新衣也弄脏了。”

  只见那老乞丐蹒跚着走出大门,喃喃自语:“饭没讨着,反赔了一只饭碗。”狄云知道适才取胜,全靠这乞丐碰巧一跌,从怀里掏出二十枚大钱,那是师父给他来城里零花的,追出去塞在他的手里。那老乞丐连声道:“多谢,多谢!”

  当晚万震山大张筵席,款待前来贺寿的贺客。他是荆州大绅士,这日贺客盈门,寿堂中悬了荆州府凌知府、江陵县尚知县送的寿幛,金光闪闪,好不风光。

  席上自是人人谈论日间这件趣事,大家都说狄云福气好,眼见不敌,刚好这老乞丐进来摔了一交,扰乱了吕通心神。大家也不免称赞狄云小小年纪,居然有这等胆识,和这黑道上的成名人物缠斗到数十招,也已极不容易。自然也有人说这是寿星公洪福齐天,否则那有这么巧,老乞丐俯身摔倒,竟然就此退了强敌,倘若万震山自己出手,当然两三下便打发了这恶客,不过要劳动寿星公大驾,便不这么有趣了。

  众宾客这么一称赞狄云,万震山手下的八名弟子均感脸上黯然无光。这吕通本是冲着万震山而来,万门弟子不出手,却让师叔一个呆头呆脑的乡下弟子强出头,打退了敌人。八名弟子个个心中气愤,可又不便发作。

  万震山亲自敬过酒后,大弟子鲁坤、二弟子周圻、三弟子万圭、四弟子孙均、五弟子卜垣、六弟子吴坎、七弟子冯坦、八弟子沈城一席席过来敬酒。万门八弟子都以“土”字傍为名,其中第三弟子万圭是万震山的独子。他长身玉立,脸型微见瘦削,俊美潇洒,倒像是个富家公子,不似大师兄鲁坤、二师兄周圻那么赳赳昂昂。

  八人向来宾中有功名的进士、举人、武林尊长敬过了酒,敬了师叔戚长发一杯,便向狄云敬酒。万圭说道:“今日狄师兄给家父挣了好大面子,我们师兄弟八人,每个都非敬狄师兄一大杯不可。”狄云素来不会喝酒,双手乱摇,说道:“我不会喝,我不会喝。”万圭道:“日间家父连叫三次,要狄师兄退下,狄师兄置之不理,把家父的话当作耳边风一般。我们此刻敬酒,狄师兄又是不喝,那把我们荆州万家可忒也小看了。”

  狄云愕然道:“我……我没有啊。”

  戚长发听得万圭的语气不对,说道:“云儿,你喝了酒。”狄云道:“我……我……我不会喝酒啊。”戚长发沉声道:“喝了!”狄云无奈,只得接过每人一杯,连喝了八杯,登时满脸通红,耳中嗡嗡作响,脑子胡涂一团。戚芳跟他说话,他也不知如何回答。

  这一晚狄云睡上了床,心头兀自迷糊,只感胸间、肩头、腿上,给吕通拳打脚踢过之处都热辣辣的疼痛。半夜里,睡梦中听得窗上有人伸指弹击,有人不住叫唤:“狄师兄,狄云,狄云!”狄云一惊而醒,问道:“是谁?”

  窗外那人说道:“小弟万圭,有事相商,请狄师兄出来。”狄云一呆,下得床来,披衣穿鞋,推开窗子。只见窗外万门弟子八人一字排开,每人手中都持长剑。

  狄云奇道:“叫我干什么?”万圭道:“咱们要领教领教狄师兄的剑招。”狄云摇头道:“师父吩咐过的,不可跟万师伯门下的师兄们比试武艺。”万圭冷笑道:“原来戚师叔倒有自知之明。”狄云怒道:“什么自知之明?”突然间嗤嗤嗤三声,万圭隔窗向他连刺三剑。头两剑剑刃在他脸颊边掠过,相差不过寸许,第三剑剑刃划上他脸颊,登时划出一条血痕。狄云只感脸颊上刺痛,大吃一惊,伸手摸去,满手是血,急忙倒退,左脚在櫈上绊了,险些跌倒,什是狼狈。万门八弟子纵声大笑。

  狄云大怒,返身抽出枕头底下长剑,跃出窗去,见万门八弟子人人脸色不善,不禁暗自嘀咕,虽是有气,但念及师父曾一再叮嘱,千万不可和师伯门人失和,说道:“你们要怎样?”

  万圭长剑虚击,在空中嗡嗡作响,说道:“狄师兄,你今日逞强出头,只道我荆州万家门中人人都死光了,是不是?还是说我万家门中,没一个及得上你狄大哥的身手?”

  狄云摇头道:“那人弄脏了我师父的衣服,我自然要他赔,这关你什么事?”

  万圭冷冷的道:“你在众位宾客之前成名立万,露了好大的脸,却教我师兄弟八人全闹得灰头土脸。别说再到江湖上混,便是这荆州城中,我们师兄弟也没立足之地了。你今日的所作所为,不也太过份了么?”狄云愕然道:“我……我不知道啊。”

  万门大弟子鲁坤道:“三师弟,这小子装蒜,跟他多说什么?伸量他一下子。”

  万圭长剑递出,指向狄云左肩。狄云识得这一剑乃是虚招,身形不动,亦不伸剑挡架。万圭斜剑收回,给他识破剑招,更是着恼,说道:“好哇,你不屑跟我动手!”狄云道:“师父吩咐过的,千万不可跟师伯的门人比试。”

  突然间嗤的一声,万圭长剑刺出,在他右手衣袖上刺破了一条长缝。

  狄云对这件新衣什是宝爱,平白无端的给他刺破,再也忍耐不住,喝道:“你刺破我衣服,要你赔。”万圭冷冷一笑,挺剑又刺向他的左袖。狄云回剑斜削,当的一声,格开来剑,乘势还击。两人这一交上手,便即越斗越快。两人所学剑法一脉相承,斗到十馀招后,狄云兴发,一剑剑竟往万圭要害处刺去。

  周圻叫道:“嘿!这小子当真要人性命么?三师弟,手下别容情了。”

  狄云一惊,暗想:“我若一个失手,真的刺伤了他,那可不好。”手上攻势登缓。

  万圭还道他剑法不及自己,剑招绵绵不绝,来势凌厉。狄云连连倒退,喝道:“我又不跟你真打。你干什么了?”万圭道:“干什么?要刺你几个透明窟窿!”嗤的一剑,踏中宫直刺。狄云斜身闪左,见他右肩露出破绽,长剑倒翻上去,这一剑若是直削,万圭肩头非受重伤不可,狄云手腕略翻,剑刃平转,啪的一声,在他肩上拍了一下。

  他只道这一来胜负已分,万圭该当知难而退,他平日和师妹比剑,一到这个地步便即罢手,不料万圭俊脸胀红,挺剑直刺。狄云猝不及防,左腿上一阵剧痛,已然中剑。

  鲁坤、周圻等拍手欢呼,说道:“小子,躺下罢!”“认输便饶了你!”“戚师叔调教出来的乡巴佬门徒,原不过是这几下三脚猫把式!”

  狄云腿上中剑后本已大怒,听这些人出言辱及师父,更加怒发如狂,一咬牙,长剑如疾风骤雨般攻了过去。万圭见对方势如疯虎,不禁心有怯意,他自幼娇生惯养,剑法虽练得不错,这般拚命的恶斗究竟从未经历过,心中一怕,剑招便见散乱。

  卜垣见三师兄堪堪要败,拾起一块砖头,用力投向狄云后心。

  狄云全神贯注的正和万圭斗剑,突然间背心上一痛,给砖头重重掷中。他回头骂道:“不要脸,两个打一个么?”卜垣道:“什么,你说什么?”

  狄云心道:“今日你们便是八人齐上,我也不能丢了师父的脸面。”不顾腿上和背心疼痛,一剑剑向万圭刺去,愤怒之下,早忘了师父的嘱咐。这时他剑招已不成章法,破绽百出,但漏洞虽多,气势却盛,万圭狼狈闪架,已不敢进攻。

  卜垣向六师弟吴坎使个眼色,说道:“三师兄剑法高明,这小子招架不住,倘若伤了他性命,戚师叔脸上须不好看,咱俩上前掠掠阵罢!”吴坎会意,点头道:“不错。咱哥儿俩留点儿神,别让三师兄剑下伤人。”两人一左一右,飕飕两剑,齐往狄云胁下刺去。

  狄云的剑法本来也没比万圭高明多少,全仗一鼓作气的猛攻,这才占得了上风。卜垣和吴坎上前一夹攻,他以一敌三,登时手忙足乱,唰的一声,左腿上又已中剑。这一剑伤得不轻,他再也站立不定,一交坐倒,手上长剑却并不摔脱,仍不住挡格三人刺来的剑招。鲁坤冷哼一声,抢上来右足飞出,踢中他手腕,狄云拿揑不住,长剑脱手飞出,跌入树丛。万圭长剑直出,剑尖抵住他咽喉。卜垣和吴坎哈哈一笑,跃后退开。

  万圭得意洋洋的笑道:“乡下佬,服了么?”狄云喝道:“服你个屁!你们四个打我一个,算什么好汉?”万圭剑尖微微前送,陷入他咽喉的软肉数分,喝道:“你还敢嘴硬!我再使一点力,立时割断了你喉管。”狄云骂道:“你使力啊,你有种便割断我喉管。不使力的是乌龟王八蛋!”万圭目露凶光,左足疾出,在他肚子上重重踢了一脚,骂道:“臭贼,你嘴巴还硬不硬?”

  这一脚只踢得狄云五脏六腑犹如倒转了一般,险些呻吟出声,但咬牙强自忍住,骂道:“臭杂种,王八蛋!”万圭又是一脚,这一次踢在他面门鼻梁。狄云但觉眼前金星乱冒,几欲晕去,欲待张口再骂,却骂不出声了。

  万圭冷笑道:“今日便饶了你。你快向师父师妹哭诉去,说我们人多势众,打了你啦!料你这脓包货定要去哭哭啼啼。”狄云怒道:“哭诉什么?大丈夫报仇,只自己一个儿动手。”万圭正要他说这一句话,更激他道:“给你脸上留些记认,好教你师父开口来问。”说着在他左眼右脸重重的各踢一脚。狄云登时半边脸肿了起来,左眼泪水模糊。

  卜垣拍手笑道:“嘿嘿,大丈夫哭啦!英雄变狗熊啦!”

  狄云气得肚子真要炸了开来,心想你到我师父家里来,我好好的招待你,买酒杀鸡,那一点对你不起,此刻却如此损我。

  万圭道:“你打不过我,不妨去向我爹爹哭诉,要我爹爹骂我,代你出了这口鸟气。‘呜呜呜,万师伯,你的八个弟子,打得我爬在地下痛哭求饶。呜呜呜,万师伯,你不主持公道吗?’”狄云道:“你这种没骨头的胚子,才向大人哭诉!”

  万圭和鲁坤、卜垣相视一笑,心想今日的闷气已出,当即回剑入鞘,说道:“好小子!你有种的明天再来打过,少爷可要失陪了!”八个人嘻嘻哈哈的扬长而去。

  狄云瞧着这八人背影,心中又气恼,又不解,自忖:“我既没得罪他们,更没得罪他们师父,为什么平白无端的来打我一顿?难道城里人都这般蛮不讲理么?”勉强支撑着站起身来,头脑一晕,又坐倒在地。

  忽听得身后一人唉声叹气的说道:“唉,打不过人家,就该磕头求饶啊,这么白白地挨了一顿揍,这不冤么?”狄云怒道:“宁可给人家打死,也不磕头!”回过头来,只见一人弓身曲背,拖着鞋皮,慢吞吞的走来,但见他蓬头垢面,便是日间所见的那个老丐。

  那老丐道:“唉,人老了,背上风湿痛得厉害。小夥子,你给我背上捶捶。”狄云正一肚子火,哼了一声,没去理他。那老丐叹道:“谁教我绝子绝孙,人到老来,没个亲人照顾,哎唷,哎唷……”撑着竹棒,一步步的走远。

  狄云见那老丐背影颤抖得厉害,自己刚给人狠狠打了一顿,不由得起了同病相怜之心,叫道:“喂,我这里还有几十文钱,你拿去买馒头吃罢!”

  那老丐一步步的挨了回来,接过铜钱,说道:“我背上风湿痛得厉害,你给我捶捶!”狄云道:“好,我包了腿上的伤口再说。”那老丐道:“你就只顾自己,不顾人家,算什么英雄好汉?”狄云给他一激,便道:“好!我给你捶!”坐倒在地,伸拳给他捶背。捶得两拳,那老丐道:“好舒服,再用力些!”狄云加重劲力。那老丐道:“可惜力道太轻。”狄云又加重了些。老丐道:“唉,不中用的小夥子啊,挨了一顿揍,便死样活气,连给老人家捶背的力道也没了。这种人活在世上有什么用?”

  狄云怒道:“我一使力气,只怕打断了你的老骨头。”老丐笑道:“你要是打得断我的老骨头,就不会躺在地下又给人家踢、又给人家揍了。”狄云大怒,手上加力。那老丐道:“嗯,这样才有些意思,不过还是太轻。”狄云砰的一拳,使劲击出。老丐笑道:“太轻,太轻,不管用。”狄云道:“老头儿,你别开玩笑,我可不想打伤你。”

  那老丐冷笑道:“凭你也打得伤我?你使足全力,打我一拳试试。”

  狄云右臂运劲,待要挥拳往他背上击去,月光下见到他老态龙锺的模样,心中一软,放松了劲力,说道:“谁来跟你一般见识!”轻轻在他背上捶了一下。

  突然之间,只觉腰间给人一托一摔,身子便如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砰的一声,摔入草丛之中,只跌得头晕眼花,老半天才爬起身。他慢慢挣扎着站起,并不发怒,只是说不出的惊奇,怔怔的瞧着老丐,问道:“是你……是你摔我的么?”

  那老丐道:“这里还有别人没有?不是我还有谁?”狄云道:“你用什么法子摔我的?”那老丐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狄云奇道:“这是师父教我的剑法啊,你……你怎知道?”那老丐道:“拳招剑法,都是一样。再说,你师父也没教对。”

  狄云怒道:“我师父教得怎么不对了?凭你这老叫化也敢说我师父的不是?”那老丐道:“要是你师父教得对了,为什么你打不过人家?”狄云道:“他们三四个打我一个,我自然打不过,若是一个对一个,你瞧我输不输?”那老丐笑道:“哈哈,打架嘛,讲什么一个打一个?你要单打独斗,人家不干,那怎么办?要不是跪下磕头,就得认命挨打。一个人打得赢十个八个,那才是好汉子。”狄云心想这话倒也不错,说道:“他们是我师伯的弟子,剑法跟我差不多,我一个怎斗得过他们八个?”

  那老丐道:“我教你几手功夫,让你一个打赢他们八个,你学不学?”

  狄云大喜,道:“我学,我学!”但转念一想,世上未必有这种本领,而这年纪老迈的乞丐更加不似身有上乘武功之人,正自踌躇不定,突然背心给人一抓,身子又飞了起来,这次在空中身不由主的连翻了两个觔斗,飞得高,落下来时跌得更重,手臂在地下一撑,关节险些折断,爬起身来时,痛得话也说不出来,心中却欢喜无比,叫道:“老……老伯伯,我……我跟你学。”

  那老丐道:“我今天教你几招,明儿晚上,你再跟他们到这里来打过,你敢不敢?”

  狄云心想:“你武功虽高,我在一天之内又如何学得会?”但想到要跟万圭、鲁坤这干人再打,不由得豪气勃发,说道:“我敢!最多再挨一顿揍,没什么大不了!”

  那老丐左手倏出,抓住他后颈,将他重重往地下一掷,骂道:“臭小子,我既教了你武功,你怎么还会挨他们的揍?你信不过我么?”狄云给他抓住后颈,便即出力挣扎,但穴道遭拿,使不出半点力道,虽摔得什痛,却只有更加欢喜,忙道:“对,对!是我说错了,请你老人家快教罢!”

  那老丐道:“你把学过的剑法使给我瞧,一面使,一面念剑招的名称!”

  狄云应道:“是!”见腿上伤处不断流血,便草草裹好伤口,到树丛中找回自己长剑,依着师父所授,一招招的使动,口中念着剑招名称,到后来越使越顺,嘴里也越念越快。

  他正练到酣处,忽听那老丐哈哈大笑,不禁愕然收剑,问道:“我练得不对么?”

  那老丐不答,兀自捧住肚子,笑弯了腰,站不直身子。狄云微有怒意,道:“就算我练得不对,也没什么好笑。”

  那老丐突然止笑,叹道:“戚长发啊戚长发,你这一番狠劲,当真了得。”摇了摇头,道:“把剑给我。”狄云倒转剑柄,递了过去。那老丐接过长剑,轻轻念道:“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将长剑舞了开来。他一剑在手,霎时之间便如换了一个人一般,身形沉稳,剑势飘逸,那里还是适才这般龙锺委琐?

  狄云看了几招,忽有所悟,说道:“老伯,日里我跟那吕通相斗,是你故意掷那饭碗帮我的么?”那老丐怒道:“那还用说?六合手吕通的武功比你傻小子强得太多,凭你这点儿道行,还能打发他了?”

  他一面说,一面继续使剑。狄云听他所念口诀和师父所授并无分别,只字音偶有差异,但剑招却大不相同。

  那老丐左手揑个剑诀,右手长剑陡然递出,猛地里剑交左手,右手反过来啪的一声,重重打了他个耳光。狄云吓了一跳,抚着面颊怒道:“你……你为什么打人?”老丐笑道:“我教你剑招,你却在胡思乱想,这不该打么?”

  狄云心想原是自己的不是,当即心平气和,说道:“不错,是我不好。我瞧你说的招数跟我师父一样,剑法可全然不同,觉得很奇怪。”那老丐问道:“是你师父教的好,还是我使的好?”狄云心下明知是那老丐使得好,嘴里却不肯认,摇头道:“我不知道。”

  老丐抛剑还他,道:“咱们比划比划。”狄云道:“我本事跟你老人家差得太远,比你不过。”老丐冷笑道:“嘿,傻小子还没傻得到家。”手中竹棒一抖,以棒作剑,向狄云刺来。狄云横剑挡格,见老丐竹棒停滞不前,当即振剑反刺。那知他剑尖只一抖动,老丐的竹棒如灵蛇暴起,向前一探,已点中了他肩头。

  狄云心悦诚服,大叫:“妙极,妙极。”横剑前削。那老丐翻过竹棒,平靠他剑身,狄云运劲反推,那老丐的竹棒连转几个圈子,将他劲力全引到了相反方向。狄云拿揑不住,长剑脱手飞出。他一呆之下,说道:“老伯,你的剑招真高。”

  那老丐竹棒伸出,搭住空中落下的长剑,棒端如有胶水,竟将铁剑黏了回来,说道:“你师父一身好武功,就只教了你这些吗?嘿嘿,希奇古怪。”摇摇头又道:“你门中这套‘唐诗剑法’,每一招都是从一句唐诗中化出来的……”

  狄云道:“什么‘唐诗剑法’?师父说是‘躺尸剑法’,几剑出去,敌人便躺下变成了尸首。”

  那老丐嘿嘿笑了几声,说道:“是‘唐诗’,不是‘躺尸’!你师父跟你说是‘躺尸’吗?可笑,可笑!这两招‘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是说一只孤孤单单的鸿鸟,从海上飞来,见到陆地上的小小池沼,并不栖息,瞧也不去瞧它。这两句诗是唐朝的宰相张九龄做的,他比拟自己身分清高,不喜跟人争权夺利。将之化成剑法,顾盼之际要有一股飘逸自豪的气息。他所谓‘不敢顾’,是‘不屑瞧它一眼’的意思。你师父却教你读作什么‘哥翁喊上来,是横不敢过’,结果前一句变成大声疾呼,后一句成为畏首畏尾。剑法的原意是荡然无存了。你师父当真了不起,‘铁锁横江’,教徒弟这样教法,嘿嘿,厉害,厉害!”说着连连冷笑。

  狄云怔怔的听着,听得他话中咬文嚼字,虽然不大懂,却也知他说得很对,狄云向来敬爱师父,听他将师父说得一无是处,到后来更肆意讥嘲,心下难过,忽地转身,说道:“我要去睡了!不学了。”

  那老丐奇道:“为什么?我说得不对么?”狄云道:“你或许说得很对。但你说我师父的不是,我宁可不学。我师父是庄稼人,不识字,或者当真不懂你说的那一套……”

  那老丐笑道:“你师父不识字?哈哈,这可奇了。”狄云气愤愤的道:“庄稼人不识字,有什么好笑?”那老丐哈哈一笑,伸手抚他头顶,道:“很好,很好!你这小子心地厚道,我就是喜欢你这种人。我向你认错,从此不再说你师父半句不是,行不行?”狄云转怒为喜,笑道:“你只要不编排我师父,我向你磕头。”说着跪倒在地,咚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

  那老丐笑吟吟的受了他这几拜,随即解释剑招,如何“忽听喷惊风,连山若布逃”,其实是“俯听闻惊风,连山若波涛”;如何“老泥招大姐,马命风小小”,乃是“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在湘西土音中,这“泥”字和“日”字却也差不多。那老丐言语之中,当真再也不提戚长发半句,单是纠正狄云剑法中的错失。

  那老丐道:“你剑法中莫名其妙的东西太多,一时也说不完。我教你三招功夫,明儿你再跟这八个不成器的小子打过,用心记住了。”

  狄云精神一振,用心瞧那老丐使竹棒比划。第一招是“刺肩式”,敌人若一味防守,那就永远刺他不着,但他只消一出招相攻,破绽便露,立时便可后发先至,刺中他肩头。第二招“耳光式”,便是那老丐适才剑交左手、右手反打他耳光的这一招。这一招古怪无比,就算敌人明知自己要剑交左手,反手打他耳光,但闪左打左,闪右打右,越闪避越打得重。第三招是“去剑式”,适才老丐用竹棒令他长剑脱手,便是这一招。

  这三记招式,那老丐都曾在狄云身上用过,本来各有一个典雅的唐诗名称。但那老丐知道他西瓜大的字识不上几担,教他诗句,徒乱心神,于是改用了三个一听便懂的名称。狄云并不如何聪明,性子却极坚毅。这三招足足学了一个多时辰,方始纯熟。

  那老丐笑道:“好啦!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今晚我教你剑法之事,不得跟谁说起,连你师父和师妹也不能说,否则……”狄云敬师如父,对这位娇憨美貌的师妹又私恋已久,说有什么事要瞒住师父、师妹,那可比什么都难,一时踌躇不答。

  那老丐叹道:“此中缘由,一时不便细说,你若泄露了今晚之事,我性命难保,定要死在五云手万震山的剑底。”狄云吃了一惊,奇道:“老伯伯,你武功这么高强,怎会怕我师伯?”那老丐不答,扬长便去,说道:“你是否有心害我,那全瞧你自己了。”

  狄云忙追了上去,说道:“我多谢老伯伯还来不及,怎会害你性命?我要是泄漏一字半句,教我天诛地灭。”那老丐点点头,叹了口气,足不停步的走了。

  狄云呆了一阵,忽然想起没问那老丐的姓名,叫道:“老伯伯,老伯伯!”但那老丐没入树丛之中,已影踪不见了。

  次日清晨,戚长发见狄云目青鼻肿,好生奇怪,问道:“跟谁打架了,怎么伤成这个样子?”狄云不善说谎,支吾难答。戚芳笑道:“还不是昨天给那个什么大盗吕通打的么?”戚长发决计想不到昨晚之事,也不再问。

  戚芳拉了拉狄云的衣襟,两人从边门出去,来到一口井边,见四下无人,便在井栏圈上坐了下来。戚芳问道:“师哥,你昨晚跟谁打架了?”狄云嗫嚅未答。戚芳道:“你不用瞒我,昨天你跟吕通相斗,他一拳一脚打在你身上什么地方,我全瞧得清清楚楚,他可没打中你眼睛。”狄云料知瞒她不过,心想:“我只要不说那老伯伯的事,就不要紧。”于是将万门八弟子如何半夜里前来寻衅、如何比剑、如何落败受辱的事一一都说了。

  戚芳越听越怒,一张俏脸胀得通红,气愤愤的道:“他们八个人打你一个,算什么好汉?”狄云道:“倒不是八个人一齐出手,是三四个打我一个。”戚芳怒道:“哼,他们三四个联手打你,已经赢了,其馀的就不必动手。倘若三四个打不过,还不是五六个、七八个一起下场?”狄云点头道:“那多半会这样。”

  戚芳霍地站起,道:“咱们跟爹爹说去,教万震山评评这个理看。”她盛怒之下,连“万师伯”也不称了,竟直呼其名。

  狄云忙道:“不,我打架打输了,向师父诉苦,那不是教人瞧不起吗?”昨晚万门八弟子临走时那套说话,叫他去向师父、师伯诉苦,原是意在激得他不好意思去向戚长发、万震山投诉,狄云果然堕入他们计中。

  戚芳哼了一声,见他衣衫破损什多,心下痛惜,从怀中取出针线包,就在他身上缝补。她头发擦在狄云下巴,狄云只觉痒痒的,鼻中闻到她少女的淡淡肌肤之香,不由得心神荡漾,低声道:“师妹!”戚芳道:“空心菜,别说话!别让人冤枉你作贼。”

  江南三湘一带民间迷信,穿着衣衫让人缝补或钉缀钮扣之时,若说了话,就会给人冤赖偷东西。“空心菜”却是戚芳给狄云取的绰号,笑他直肚直肠,没半点机心。

  这日晚间,万震山在厅上设了筵席宴请师弟,八个门下弟子在下首相陪,十二人团团坐了一张圆桌。

  酒过三巡,万震山见狄云嘴唇高高肿起,饮食不便,说道:“狄贤侄,昨儿辛苦了你,来来来,多吃一点。”夹了一只鸡腿,放在他碟中。周圻鼻中突然哼的一声。

  戚芳早满肚是火,这时再也忍耐不住,大声道:“万师伯,我师哥这些伤,不是吕通打的,是你八位高徒联手打的。”万震山和戚长发同时吃了一惊,问道:“什么?”

  万门第八弟子沈城年纪最小,却十分伶牙俐齿,抢着说道:“狄师哥打赢了吕通,说师父你老人家胆小怕事,不敢和吕通动手,全靠他狄师哥出马,才赶走了他,没让你老人家出丑。我们气不过……”万震山脸上变色,但随即笑道:“是啊,这原是全仗狄贤侄给我们挽回了颜面。”沈城道:“万师哥听他口出狂言,实在气不过,这才约狄师哥比剑,好像是万师哥占了先。”

  狄云怒道:“你……你胡说八道……我……我几时……”他本就不善言辞,听得沈城撒谎诬蔑,又急又怒之下,更加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万震山道:“怎么是圭儿像占了先?”沈城道:“昨晚万师哥和狄师哥怎么比剑,我们都没瞧见。今天早晨万师哥跟大夥说起,好像是万师哥用一招……用一招……”他转头问万圭道:“万师哥,你用一招什么招数胜了狄师哥的?”万圭道:“是‘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他二人一搭一档,将“八人联手”之事推了个一乾二净。万圭怎样胜了狄云,旁人见都没见到,自然谈不上联手相攻了。沈城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谁都不信他会撒谎。

  万震山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戚长发气得满脸通红,伸手一拍桌子,喝道:“云儿,我千叮万嘱,叫你不可和万师伯门下众师兄失了和气,怎地打起架来了。”狄云听得连师父也信了沈城的话,只气得浑身发抖,道:“师父……我……我……我没有……”戚长发劈头劈脸一记耳光打了过去,喝道:“做错了事,还要抵赖!”狄云不敢闪避,戚长发这一掌打得好重,狄云脸颊本就青肿,登时肿上加肿。戚芳急叫:“爹,你也不问问清楚。”

  狄云狂怒之下,牛脾气发作,突然纵身跳起,抢过放在身后几上的长剑,拔剑出鞘,跃在厅心,叫道:“师父,这万……万圭说打败了我,教他再打打看。”戚长发大怒,喝道:“你回不回来?”离座出去,又要挥拳殴击。戚芳一把拉住,叫道:“爹爹!”

  狄云大叫:“你们八个人再来打我,有种的就一齐来。那一个不来,便是乌龟儿子王八蛋。”他急怒之下,口不择言,乱骂起来,没想到这句话已骂到了万师伯。万震山眉头一皱,说道:“既是如此,你们去领教领教狄师哥的剑法也是好的。”

  八名弟子巴不得师父有这句话,各人提起长剑,分占八方,将狄云围在垓心。

  狄云大声叫道:“昨儿晚上是八个狗杂种打我一人,今日又是八个狗杂种……”

  戚长发喝道:“云儿,你胡说些什么?比剑就比剑,是比嘴上伶俐么?”

  万震山听他左一句“王八蛋”,右一句“狗杂种”,心下也动了真怒,这八人中的万圭是他亲生儿子,狄云如此乱骂,口口声声便是骂在他的头上。他见八个弟子分站八方,隐然有分进合击之势,喝道:“狄师兄瞧不起咱们,要以一个斗八个,难道咱们自己也瞧不起自己?”

  大弟子鲁坤道:“是,众位师弟退开,让我先领教狄师哥的高招。”

  五弟子卜垣最工心计,昨晚见到狄云与万圭动手,这乡下佬武功不弱,这时情急拚命,大师兄未必能胜,如让他先赢得一仗,纵然再有人将他打败,也已折了万门锐气,同门中剑术以四师兄孙均为第一,最好让孙均一上手便将他打败,令他再也说嘴不得,便道:“大师哥是咱们同门表率,何必亲自出马?让四师哥教训教训他也就是了。”鲁坤一听,已明其意,微笑道:“好,四师弟,咱们瞧你的了。”左手一挥,七人一齐退开,只剩孙均一人和狄云相对。

  孙均沉默寡言,常常整天不说一句话,是以能潜心向学,剑法在八同门中最强。他见师兄弟推己出马,当即长剑一立,低头躬身,这一招叫做“万国仰宗周,衣冠拜冕旒”,乃是极具礼敬的起手剑招。但当年戚长发向狄云说剑之时,却将这招的名称说做“饭角让粽臭,一官拜马猴”。意思是说:“我是好好的大米饭,你是一只臭粽子,外表上让你一下,恭敬你一下,我心里可在骂你!我是官,你是猴子,我拜你,是官拜畜生。”狄云见他施出这一招,心下更怒,当下也是长剑一立,低头躬身,还了他一招“饭角让粽臭,一官拜马猴”,针锋相对,毫不示弱。

  他只这么一躬身,身子尚未站直,长剑剑尖已向孙均小腹上刺了过去。万门群弟子齐声惊呼。孙均回剑挡格,铮的一声,双剑相击,两人手臂上各是一麻。

  鲁坤道:“师父,你瞧这小子下手狠不狠?他简直是要孙师弟的命啊。”万震山心下暗暗惊异:“这乡下小子干么如此愤激,一上来就是拚命?”

  但听得铮铮铮铮数声连响,狄云和孙均快剑相搏,拆到十馀招后,孙均长剑微斜,小腹间露出破绽。狄云一声大喝,挺剑直进,孙均回过长剑,已将他长剑压住,左手出掌,啪的一声,正击在他胸口。万门群弟子齐声喝采,有人叫了起来:“一个也打不过,还吹大气打八个么?”狄云身子退晃,抽起长剑,犹如疾风骤雨般一阵猛攻。孙均挡得几招,发剑回攻,狄云突然间长剑抖动,噗的一声轻响,已刺入了孙均肩头,正是那老丐所授的“刺肩式”。

  这一招“刺肩式”突如其来,谁也料想不到。但见孙均肩头鲜血长流,身子摇晃,万门群弟子齐声呼喝。鲁坤和周圻双剑齐出,向狄云攻了上去。狄云长剑左一刺,右一戳,噗噗两声,鲁坤和周圻右肩分别中剑,手中长剑先后落地。

  万震山沉着脸,叫了声:“很好!”

  万圭提剑抢上,凝目怒瞪狄云,突然一声暴喝,飕飕飕连刺三剑。狄云顺势挡开,剑交左手,右手反将过来,啪的一声响,重重打了他一记耳光。这一招更加来得突然,万圭一怔之间,狄云已飞起左腿,踹在他胸口。万圭抵受不住,坐倒在地。卜垣抢上相扶,狄云不让他走近,挺剑刺出,卜垣只得举剑招架。

  吴坎、冯坦、沈城三人见狄云如此凶猛,而万圭坐在地下,一时站不起身,惊怒之下,各操兵刃围了上来。

  戚长发双目瞪视,脸色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戚芳叫道:“爹爹,他们大夥儿打师哥一人,快,快救他啊。”拔出腰间佩剑,抢在狄云身边,代他挡开吴坎与冯坦刺来的两剑。

相关热词搜索:乡下人进城 边城诀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牢狱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