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 尚余截竹为竿手 可有临渊结网心
2019-10-07 22:59:17  作者:金庸  来源:金庸作品集新修版  评论:0 点击:

  过得十余日,公主先产下一女。过了几天,阿珂产下一子。后来苏荃又生下一子。公主见人家生的都是儿子,自己却偏偏生了个女儿,心中生气,连哭了几日。韦小宝不住安慰,说自己只喜欢女儿,不爱儿子,这才哄得她破涕为笑。

  三个婴儿倒有七个母亲,虽然人人并无育婴经验,七手八脚,不免笑话百出,但三个婴儿倒也都甚壮健活泼。三儿满月后,众女恭请韦小宝题名。韦小宝笑道:“我瞎字不识,要我给儿子、姑娘取名字,可为难得很了。这样吧,咱们来掷骰子,掷到什么,便是什么。”

  当下拿起两粒骰子,口中念念有词:“赌神菩萨保佑,给取三个好听点儿的名字。先是儿子,再是闺女。第一个!”掷了下去,一粒六点,一粒五点,是个“虎头”。韦小宝笑道:“阿二的名字不错,叫做韦虎头。”第二次掷了个一点和六点,凑成个“铜锤幺六”,老三叫做“韦铜锤”。

  第三把是给女儿取名,掷下去,第一粒骰子滚出两点,第二粒骰子转个不停,终于也是个两点,凑成一张“板凳”。韦小宝一怔之下,哈哈大笑,说道:“咱们大姑娘的名字可古怪了,叫作‘韦板凳’!”众女无不愕然。

  公主怒道:“难听死了!好好的闺女,怎能叫什么板凳、板凳的,快另掷一个。”

  韦小宝道:“赌神菩萨给取的名字,怎能随便乱改?”将女婴抱了过来,在她脸上嗒的一声,亲了个吻,笑道:“韦板凳亲亲小宝贝儿,这名字挺美啊。”

  公主怒道:“不行,不行!说什么也不能叫板凳。孩子是我生的,这样难听的名字,我可不要。”韦小宝道:“哼,孩子是你生的,你一个人生得出吗?”公主抢过骰子,说道:“我来掷,掷了什么,就叫什么。”韦小宝无奈,只得由她,说道:“好吧,这一次可不许赖!倘若也掷了虎头、铜锤呢?”公主道:“跟她弟弟一样,也叫虎头、铜锤好了。”把骰子在掌中不住摇动,说道:“赌神菩萨,你如不给我闺女取个好听名儿,我砸烂了你这两粒臭骰子。”

  一把掷下,两粒骰子滚了几滚,定将下来,天下事竟有这般巧,居然又都是两点,仍是一张“板凳”。公主目瞪口呆之余,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众人又惊讶,又好笑。苏荃笑道:“妹子你别着急!两点是双,两个两点是双双。咱们闺女叫做‘韦双双’,你瞧好不好呢?”公主破涕为笑,登时乐了,笑道:“好,好!这名字挺有趣的,跟双儿妹子差不多。”双儿也很欢喜,将韦双双接过去抱在怀里,着实亲热。沐剑屏笑道:“双儿妹子,你这样爱她,快喂她吃奶呀。”双儿红着脸啐了一口,道:“还是你喂!”伸手去解她衣扣。沐剑屏急忙逃走。众女笑成一团。

  通吃岛上添了三个婴儿,日子过得更加热闹。自从王进宝送了大批粮食用具之后,诸物丰足,不必日日渔猎,只兴之所至,想吃些新鲜鱼虾野味,才去动手。初时大家也还担心康熙呼召韦小宝不至,天威不测,或有后患,但过得数月,一无消息,也就渐渐不将这事放在心上了。

  到得这年夏天,王进宝忽又率领大船数艘到来,宣读圣旨。这次的圣旨却是骈四骊六,文辞深奥。韦小宝一句不懂,全仗苏荃解说。

  原来康熙于前事一句不提,却派了一名参将,率兵五百,驻岛保护公主。此外还有十六名男仆、八各女仆、八名丫环,诸般用具、食物,满满地装了三大船。

  韦小宝暗暗发愁:“小玄子赏了我这许多东西,只怕是要叫我在这通吃岛上长住一世了。”他生性好动,岛上岁月虽无忧无虑,又有七个如花似玉的夫人相伴,可是太平日子过得久了,委实乏味无聊,有时回思往事,反觉在丽春院中给人揪住了小辫子又打又骂,来得精神爽利。

  这年十二月间,康熙差了赵良栋前来颁旨,皇帝立次子允礽为皇太子,大赦天下,韦小宝晋爵一级,封为二等通吃伯。

  韦小宝设宴请赵良栋吃酒,席上赵良栋说起讨伐吴三桂的战事,说道吴三桂兵将厉害,王师诸处失利。韦小宝道:“赵二哥,请你回去奏知皇上,说我在这里实在闷得无聊,还是请皇上派我去打吴三桂这老小子吧。”赵良栋道:“皇上早料到爵爷忠君爱国,得知吴逆猖獗,定要请缨上阵。皇上说道,韦小宝想去打吴三桂,那也可以,不过他先得给我灭了天地会。否则的话,还是在通吃岛上钓鱼捉乌龟吧。”

  韦小宝眼圈红了,险些哭了出来。

  赵良栋道:“皇上说,从前汉朝汉光武年轻的时候,有个好朋友叫做严子陵。汉光武做了皇帝之后,这严子陵不肯做大官,却在富春江上钓鱼。皇上又说,从前周文王的大臣姜太公,也在渭水之滨钓鱼。周文王、汉光武都是古时候的好皇帝,可见凡是好皇帝,总得有个大官钓鱼。皇上说道,皇上要做鸟生鱼汤,倘若韦爵爷不给他捉鸟钓鱼,皇上怎做得成鸟生鱼汤呢?韦爵爷,属下是粗人,为什么皇上要派爵爷在这里捉鸟钓鱼,实在不大明白。不过皇上英明得很,想来其中必有极大的道理。”

  韦小宝道:“是,是!”只有苦笑。明知康熙是开自己的玩笑,看来自己如不答允去灭天地会,皇帝是要自己在这里钓一辈子的鱼了。这五百名官兵说是在保护公主,其实是狱官狱卒,严加监视,不许自己离岛一步。他越想越悲苦,一席酒筵草草终场,竟然酒后赌钱也不赌了,回到房中,怔怔地掉下泪来。

  七位夫人见韦小宝哭泣,都感惊讶,齐来慰问。他将康熙这番话说了。公主怒道:“是啊!皇帝哥哥真要升你的官爵,从三等伯升为二等伯就是了,哪有什么‘二等通吃伯’的道理。咱们大清只有昭信伯、威毅伯,要不然就是襄勤伯、承恩伯,你本来是三等忠勇伯,那就挺好,这‘通吃伯’三字,明明是取笑人。他……他……一点也不把我放在心上。”

  韦小宝道:“通吃伯倒也没什么,这通吃岛的名字是我自己取的,也不能怪皇上。我是通吃岛岛主,自然是通吃伯了,总比‘通赔伯’好得多。荃姊姊,你怎生想个法子,咱们逃回中原去,我……我实在想念我妈妈。”

  苏荃摇头道:“这件事可实在难办,只有慢慢等机会吧。”

  韦小宝拿起茶碗,呛啷一声,在地下摔得粉碎,怒道:“你就是不肯想法子,好,我将来一个人悄悄溜了,大家可别怪我。我……我……我宁可去丽春院提大茶壶做王八,也不做这他妈的通吃伯,这可把人闷都闷死了。”

  苏荃也不生气,微笑道:“小宝,你别着急,总有一天,皇上会派你去办事。”

  韦小宝大喜,站起来深深一揖,道:“好姊姊,我跟你赔不是了。快说,皇上会派我去办什么事?只要不是打天地会,我……我什么事都干。”

  公主道:“皇帝哥哥要是派你去倒便壶、洗马桶呢?”韦小宝怒道:“我也干。不过天天派你代做。”公主见他脾气很大,不敢再说。

  沐剑屏道:“荃姊姊,你快说,小宝当真着急得很了。”

  苏荃沉吟道:“做什么,我是不知道。但推想皇帝的心思,总有一日会叫你去北京的。他在逼你投降,要你答允去灭天地会。你一天不答允,他就一天跟你耗着。小宝,你要做英雄好汉,要顾全朋友义气,这一点儿苦头总是要吃的。又要做英雄,又想听粉头唱《十八摸》,这英雄可也太易做了。”

  韦小宝一想倒也有理,站起身来,笑道:“我又做英雄,自己又唱《十八摸》,这总可以了吧?”跟着便唱了起来:“一呀摸,二呀摸,摸到荃姊姊的脸蛋边,荃姊姊的脸蛋白得发银光,韦小宝花差花差哉……”伸手向苏荃脸上摸去。众人嬉笑声中,一场小风波消于无形。

×      ×      ×

  此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韦小宝和七女便在通吃岛上耽了下去。每年腊月,康照必派人前来颁赏,赏赐韦小宝的水晶骰子、翠翡牌九、诸般镶金嵌玉的赌具不计其数。幸好通吃岛上多了五百名官兵,韦小宝倒也不乏赌钱的对手。

  这一年孙思克到来颁赏。韦小宝见他头戴红宝石顶子,穿的是从一品武官的服色,知是升了提督,忙向他恭喜:“孙四哥,恭喜你又升了官啦!”

  孙思克满脸笑容,向他请安行礼,说道:“那都是皇上恩典,韦爵爷的栽培提拔。”

  开读圣旨,却原来是朝廷平定三藩,云南平西王吴三桂、广东平南王尚之信、福建靖南王耿精忠先后削平。康熙论功行赏,以二等通吃伯韦小宝举荐大将,建立殊勋,甚可嘉尚,特晋爵为一等通吃伯,荫长子韦虎头为云骑尉。韦小宝谢恩毕,收了康熙所赏的诸般赐物,其中竟有一座大理石屏风,便是当年在吴三桂五华宫的书房中所见,是吴三桂的三宝之一。张勇、赵良栋、王进宝、孙思克等也各有厚礼。

  当晚筵席之上,孙思克说起平定吴三桂的经过。原来张勇在甘肃、宁夏一带大破吴三桂大军,屡立大功,现下已封了一等侯,加少傅,兼太子太保,官爵已在韦小宝之上。孙思克说张侯爷当年给归辛树打了一掌之后,始终不能复原,骑不得马,也不能站立,打仗时总是坐在轿子中指挥大军。韦小宝啧啧称奇,说道:“抬轿子的可也得是勇士才行,否则张老哥大叫冲锋,四名轿夫却给他来个向后转,岂不糟糕?”孙思克道:“是啊。张侯爷临阵之时,轿子后面一定跟着刀斧手,抬轿的倘若向后转,大刀斧头就砍将下来了。”

  孙思克又说到赵良栋如何取阳平关、定汉中、克成都、攻下昆明,功劳甚大,皇上封他为勇略将军、兼云贵总督、加兵部尚书衔。王进宝和他自己,也各因力战而升为提督。

  韦小宝见他说得眉飞色舞,自己不得躬逢其盛,不由得怏怏不乐,但想四个好朋友都立大功、封大官,又好生代他们欢喜。

  孙思克道:“我们几个人常说,这几年打仗,打得十分痛快,饮水思源,全仗皇上知遇之恩,韦爵爷举荐之德,倘若是韦爵爷做平西大元帅,带着我们四人打吴三桂,那才十全十美了。赵二哥和王三哥常常吵架,吵到了皇上御前,连张大哥也压他们不下。皇上几次提到韦爵爷,说如此吵架,怎对得起你,他们两个才不敢再吵。”

  韦小宝微笑道:“他二人本来一见面就吵架,怎么做了大将军之后,这脾气还不改?”孙思克道:“可不是吗?两个人分别上奏章,你说我的不是,我说你的不是。幸好皇上宽宏大量,概不追究,否则的话,只怕两个都要落个处分呢。”

  韦小宝道:“吴三桂那老小子怎么了?你有没有揪住他辫子,踢他妈的几脚?”孙思克摇头道:“这老小子的运气也真好……”韦小宝惊道:“给他逃走了?”孙思克道:“那倒不是。他到处吃败仗,占了的地方一处处失掉,眼看支持不住了,就想在临死之前过一下皇帝瘾,于是穿起黄袍,身登大宝,定都衡州。咱们听得他做了皇帝,更加稀里哗啦地狠打,他几个大败仗一吃,又惊又气,就呜呼哀哉了。”韦小宝道:“原来如此。倒便宜了这老小子。”孙思克道:“吴逆死后,他部下诸将拥立他孙子吴世璠继位,退到昆明。赵二哥打到昆明,把吴逆的大将夏国相、马宝他们都抓来斩了。吴世璠自杀,天下就太平了。”

  韦小宝道:“昆明有一件国宝,却不知怎样了?”孙思克道:“什么国宝?属下倒没听说过。”韦小宝道:“那是件活国宝,便是天下第一美人陈圆圆了。”孙思克笑道:“原来是陈圆圆,可没听到她的下落。不知是在乱军中死了呢,还是逃走了。”韦小宝连称:“可惜,可惜!”心想:“阿珂是我老婆,陈圆圆是我货真价实的岳母大人。赵二哥要是俘虏了她,知道是我岳母,自然要送到通吃岛来,让她和阿珂母女团聚。她母女团聚也不打紧,我们岳母女婿团聚,可大大的不同。别的不说,单是听她弹起琵琶,唱唱圆圆曲、方方歌,当真非同小可。丈母娘通吃是不能吃的,不过‘女婿看丈母,馋涎吞落肚’,那总可以吧?”

  宴后回到内堂,向七位夫人说起。阿珂听说母亲不知所踪,虽然她自幼为九难盗去,不在母亲身边,但母女亲情,不免也感伤心。

  韦小宝劝阿珂不必担心,说她母亲不论到了什么地方,那“百胜刀王”胡逸之一定随侍在侧,寸步不离,说道:“阿珂,这胡大哥的武功高得了不得,你是亲眼见过的了,要保护你母亲一人,那是易如反掌。”阿珂心想倒也不错,愁眉稍展。

  韦小宝忽然一拍桌子,叫道:“啊哟,不好!”阿珂惊问:“什么?你说我娘有危险么?”韦小宝道:“你娘倒没危险,我却有大大的危险。”阿珂奇道:“怎么危险到你身上了?”韦小宝道:“胡大哥跟我八拜之交,是结义兄弟。倘若他在兵荒马乱之中,却跟你娘搂搂抱抱,勾勾搭搭,可不是做了我岳父吗?这辈分是一塌糊涂了。”阿珂啐了一口,白眼道:“这位胡伯伯是最规矩老实不过的,你道天下男子都像你这般,见了女人便搂搂抱抱、勾勾搭搭吗?”

  韦小宝笑道:“来来来,咱们来搂搂抱抱、勾勾搭搭!”说着张臂向她抱去。

×      ×      ×

  韦小宝升为“一等通吃伯”之后,岛上厨子、侍仆、婢女又多了数十人。韦虎头身在襁褓之中,便有了“云骑尉”的封爵。荒岛生涯,竟也是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只不过太也安逸无聊,韦小宝千方百计想要惹事生非,搞些古怪出来,须知不做荒唐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只可惜七位夫人个个一本正经,日日夜夜,看管甚紧,连公主这等素爱胡闹之人,也不肯追随他兴风作浪,这位一等通吃伯缚手缚脚,只有废然长叹。

  想起孙思克所说征讨吴三桂大小诸场战事,有时惊险百出,有时痛快淋漓,自己却置身事外,不能去大显身手,实是遗憾之极;自己若在战阵之中,决不能让吴三桂如此一死了之,定会想个法子,将他活捉了来,关入囚笼,从湖南衡州一路游到北京,看一看收银子五钱,向他吐一口唾沫收银子一两,小孩减半,美女免费。天下百姓恨这大汉奸切骨,我韦小宝岂有不花差花差哉?

  吴三桂已平,仗是没得打的了,但天下除了打仗之外,好玩之事甚多,只要到了人多之处,自有生发热闹,总而言之,须得先离开通吃岛;但七个夫人、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寸步不离地跟着,便如是十块大石头吊在颈中,要想一齐偷偷离开通吃岛,委实难之又难,不如撇下这十个人,自己想法子溜了吧。好在这几年来,七位夫人倒没多添子女,负担幸没加重。自从送走孙思克后,每日里就在盘算。有时坐在大石上垂钓,想象坐在大海龟背上,乘风破浪,悠然而赴中原,不亦快哉?

  这一日将近中秋,天时仍颇炎热,韦小宝钓了一会鱼,心情烦躁,倚在石上正要朦胧入睡,忽听得有声音说道:“启禀韦爵爷:海龙王有请!”

  韦小宝大奇,凝神看时,只见海中浮起一头大海龟,昂起了头,口吐人言:“东海龙王他老人家在水晶宫中寂寞无聊,特遣小将前来恭请韦爵爷赴宴,宴后豪赌一场。海龙王以珊瑚、夜明珠下注,陆上银票一概通用。”韦小宝大喜,叫道:“妙极、妙极!这位高邻如此客气,自然是要奉陪的。”那大龟道:“水晶宫中有一部戏班子,擅做《群英会》、《定军山》、《钟馗嫁妹》、《白水滩》诸般好戏。有说书先生擅说《大明英烈传》、《水浒传》诸般大书。又有无数歌女,各种时新小调,《叹五更》、《十八摸》、《四季相思》无一不会。海龙王的七位公主个个花容月貌,久慕韦爵爷风流伶俐,都盼一见。”

  韦小宝只听得心痒难搔,连道:“好,好,好!咱们这就去吧。”

  那大龟道:“就请爵爷坐在小的背上,摆驾水晶宫去者。”

  韦小宝纵身一跃,坐上大龟之背。那大龟分开海波,稳稳游到了水晶宫。东海龙王亲自在宫外迎接,携手入宫。南海龙王已在宫中相候。

  欢宴之间,又有客人络绎到来,有猪八戒和牛魔王两个妖精,张飞、李逵、牛皋、程咬金四位大将,纣王、楚霸王、隋炀帝、明正德四位皇帝。这四帝、四将、一猪一牛二龙四位神魔,个个都是古往今来、天上地下兼海底最糊涂的大羊牯。

  宴后开赌,韦小宝做庄,随手抓牌,连连作弊,每副牌不是至尊宝,就是天一对,只赢得那十二人哇哇大叫,金银财宝输得都堆在韦小宝身前,最后连纣王的妲己、楚霸王的虞姬、正德皇帝的李凤姐,以及猪八戒的钉耙、张飞的丈八蛇矛也都赢了过来。

  待得将李逵的两把板斧也赢过来时,李逵赌性不好,一张黑脸只恼得黑里泛红,大喝一声:“贼厮鸟,做人见好就该收了。你赢了人家婆娘,也不打紧,却连老子的吃饭家伙也赢了去,太也没有义气。”一把抓住韦小宝胸口,提起醋缽大的拳头,打将下来,砰的一声,打在他耳朵之上,只震得他耳中嗡嗡作响。

  韦小宝大叫一声,双手一提,一根钓丝甩了起来,钓鱼钩钩在他后领之中,猛扯之下,鱼钩入肉,全身跟着跳起。

  霎时之间,什么李逵、张飞、海龙王全都不知去向,待得惊觉是南柯一梦,却又听得砰的一声大响,起自海上。

相关热词搜索:鹿鼎记

上一篇:第四十四回 人来绝域原拚命 事到伤心每怕真
下一篇:第四十六回 千里帆樯来域外 九霄风雨过城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