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 为谁开 茶花满路
2019-10-07 19:31:41  作者:金庸  来源:金庸作品集新修版  评论:0 点击:

  段誉等一行人马不停蹄,在道非止一日,自兴州而至皋兰、秦州,东向汉中,经广元、剑阁而至蜀北。一路上迭接灵鹫宫玄天、朱天两部群女的传书,说道镇南王正向南行。有一个讯息说,镇南王携同女眷二人,两位夫人在梓潼狠斗了一场,似乎不分胜负。段誉料知这两位夫人一个是木婉清的母亲秦红棉,另一个则是阿紫的母亲阮星竹;论武功是秦红棉较高,论智计则阮星竹占了上风,有爹爹调和其间,谅来不至有甚大事发生。果然隔不了两天,又有讯息传来,两位夫人已言归于好,和镇南王在一家酒楼中同席饮酒。玄天部已向镇南王示警,告知他有厉害的对头要在前途加害。

  旅途之中,段誉和巴天石、朱丹臣等商议了几次,都觉镇南王的对头除了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外,更无别人。段延庆武功奇高,大理国除了保定帝本人及天龙寺高僧外,无人能敌,如他追上了镇南王,确实大有可虑。唯有加紧赶路,与镇南王会齐,众人合力,才可和段延庆一斗。巴天石道:“咱们一见到段延庆,立即一拥而上,给他来个倚多为胜。决不能再蹈小镜湖畔的覆辙,让他和王爷单打独斗。”朱丹臣道:“正是。咱们这里有段世子、木姑娘、钟姑娘、王姑娘、你我二人,再加上王爷和二位夫人,以及华司徒、范司马、古二哥他们这些人,又有灵鹫宫的姑娘们相助。人多势众,就算杀不了段延庆,总不能让他欺侮了咱们。”段誉点头道:“正是这个主意。”

  众人将到绵州时,只听得前面马蹄声响,两骑并驰而来。马上两个女子翻身下马,叫道:“灵鹫宫属下玄天部参见大理段公子。”段誉忙即下马,叫道:“两位辛苦了,可见到了家父么?”右首那中年妇人说道:“启禀公子,镇南王接到我们示警后,已改道东行,说要兜个大圈子再回大理,以免遇上了对头。”

  段誉登时便放了心,喜道:“如此甚好。爹爹金玉之体,何必去跟凶徒厮拼?毒虫恶兽,避之则吉,却也不是怕了他。两位可知对头是谁?这讯息最初从何处得知?”那妇人道:“最初是菊剑姑娘听到另一位姑娘说的。那位姑娘名字叫做阿碧……”段誉接口道:“啊,是阿碧姑娘,我认得她。”

  那妇人道:“这就是了。菊剑姑娘说,阿碧姑娘和她年纪差不多,相貌美丽,很讨人喜欢,就是一口江南口音,说话不大听得懂。阿碧姑娘跟我们主人的师侄康广陵先生有些渊源,说起来跟我们灵鹫宫是一家人。菊剑姑娘说起主人陪公子到西夏招亲,阿碧姑娘要赶去西夏,和慕容公子相会,又说很想见段公子。她说在途中听到讯息,有个极厉害的人物要跟镇南王爷为难。她说段公子待她很好,要我们设法传报讯息。”

  段誉想起在姑苏初遇阿碧时的情景,其后蒙她荡舟送去无锡,情意深至,在湖中认了她做义妹,别来时时思念,这次又是她传讯,心下感激,问道:“这位阿碧姑娘,这时在哪里?”那中年妇人道:“属下不知。段公子,听梅剑姑娘的口气,要和段王爷为难的那个对头着实厉害。因此梅剑姑娘不等主人下令,便令玄天、朱天两部出动,公子还须小心才好。”

  段誉道:“多谢大嫂费心尽力,大嫂贵姓,日后在下见到二哥,也好提及。”那妇人甚喜,笑道:“我们玄天、朱天两部大伙儿一般办事,公子不须提及贱名。公子爷有此好心,小妇人多谢了!”说着和另一个女人裣衽行礼,和旁人略一招呼,上马而去。

  段誉问巴天石道:“巴叔叔,你以为如何?”巴天石道:“王爷既已绕道东行,咱们便径自南下,想来在成都一带,便可遇上王爷。”段誉点头道:“甚是。”

  一行人南下过了绵州,来到成都。锦官城繁华富庶,甲于西南。段誉等在城中闲逛了几日,不见段正淳到来。各人均想:“镇南王有两位夫人相伴,一路上游山玩水,大享温柔艳福,自然是缓缓行而迟迟归。一回到大理,便没这么逍遥快乐了。”

  一行人再向南行,众人每行一步便近大理一步,心中也宽了一分。一路上繁花似锦,段誉与王语嫣按辔除行,生怕木婉清、钟灵着恼,也不敢太冷落了这两个妹子。木婉清途中已告知钟灵,说钟灵亦是段正淳所生,二女改口以姊妹相称,虽见段誉和王语嫣言笑晏晏,神态亲密,却也无可奈何,亦只黯然惆怅而已。

  这日傍晚,将到杨柳场时,天色陡变,黄豆大的雨滴猛洒下来。众人忙催马疾行,要找地方避雨。转过一排柳树,但见小河边白墙黑瓦,耸立着七八间屋宇,众人大喜,拍马奔近。只见屋檐下站着个老汉,背负双手,正在观看天边越来越浓的乌云。

  朱丹臣翻身下马,上前拱手说道:“老丈请了,在下一行途中遇雨,求在宝庄暂避,还请行个方便。”那老汉道:“好说,好说,却又有谁带着屋子出来赶路的?列位官人、姑娘请进。”朱丹臣听他语音清亮,不是川南土音,双目炯炯有神,不禁心中一凛,拱手道:“如此多谢了。”

  众人进得门内,朱丹臣指着段誉道:“这位是敝上余公子,刚到成都探亲回来。这位是石老哥,在下姓陈。不敢请问老丈贵姓。”那老汉嘿嘿一笑,道:“老朽姓贾。余公子、石大哥、陈大哥、几位姑娘,请到内堂喝杯清茶,瞧这雨势,只怕还有得下呢。”段誉等听朱丹臣报了假姓,便知事有蹊跷,当下各人都留下了心。

  贾老者引着众人来到一间厢房之中。见墙壁上挂着几幅字画,陈设颇为雅洁,不类乡人之居,朱丹臣和巴天石相视以目,更加留神。段誉见所挂字画均系出于俗手,不加多看。那贾老者道:“我去命人冲茶。”朱丹臣道:“不敢麻烦老丈。”贾老者笑道:“只怕怠慢了贵人。”说着转身出去,掩上了门。

  房门一掩上,门后便露出一幅画来,画的是几株极大的山茶花,一株银红,娇艳欲滴,一株全白,干已半枯,苍劲可喜。

  段誉一见,登时心生喜悦,但见画旁题了一行字道:“大理茶花最甲海内,种类七十有一,大于牡丹,一望若火()云(),烁日蒸()。”其中空了几个字。

  这一行字,录自《滇中茶花记》,段誉本就熟记于胸,茶花种类明明七十有二,题词却写“七十有一”,一瞥眼,见桌上陈列着文房四宝,忍不住提笔蘸墨,在那“一”字上添了一横,改为“二”字,又在火字下加一“齐”字,云字下加一“锦”字,蒸字下加一“霞”字。加字后便变成了:“大理茶花最甲海内,种类七十有二,大于牡丹,一望若火齐云锦,烁日蒸霞。”原来题的字是圆润秀拔的褚遂良体,段誉也依这字体书写,竟了无增改痕迹。

  钟灵拍手笑道:“你这么一填,一幅画就完完全全,更无亏缺了。”

  段誉放下笔不久,贾老者推门进来,又顺手掩上了门,见到画中缺字已然补上,当即满脸堆欢,笑道:“贵客,贵客,小老儿这可失敬了。这幅画是我一个老朋友画的,他记性不好,题字时忘了几个字,说要回家查书,下次来时补上。唉,不料他回家之后,一病不起,从此不能再补。想不到余公子博古通今,给老朽与我亡友完了一件心愿,摆酒,快摆酒!”一路叫嚷着出去。

  过不多时,贾老者换了件崭新的茧绸长袍,来请段誉等到厅上饮酒。窗外大雨如倾,满地千百条小溪流东西冲泻,一时确也难以行走,众人见贾老者意诚,推辞不得,便同到厅上,席上鲜鱼、腊肉、鸡鸭、蔬菜,摆了十余碗。段誉等道谢入座。

  贾老者斟酒入杯,笑道:“乡下土酿,请对付着喝几杯。小老儿本是江南人,年轻时也学过一点儿粗浅武功,和人争斗,失手杀了两个仇家,在故乡容身不易,这才逃来四川。唉,一住数十年,却总记着家乡,小老儿本乡的酒比这大曲醇些,可没这么厉害。”一面说,一面给众人斟酒。

  各人听他述说身世,虽不尽信,但听他自称身有武功,却也大释心中疑窦,又见他给各人斟酒后,说道:“先干为敬!”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干了,更是放心,便尽情吃喝起来。巴天石和朱丹臣饮酒既少,吃菜时也等贾老者先行下箸,这才夹菜。

  酒饭罢,眼见大雨不止,贾老者又诚恳留客,段誉等当晚便在庄中借宿。

  临睡之时,巴天石悄悄跟木婉清道:“木姑娘,今晚警醒着些儿,我瞧这地方总是有些儿邪门。”木婉清点了点头,当晚和衣躺在床上,袖中扣了毒箭,耳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半睡半醒的直到天明,竟毫无异状。

  盥洗罢,见大雨已止,众人当即向贾老者告别。朱丹臣要送些银钱小费,打赏仆役,贾老者说什么也不肯收。他直送出门外数十丈,礼数恭谨。

  众人行远之后,都啧啧称奇。巴天石道:“这贾老者到底是什么来历,实在古怪,这次我可猜不透啦。”朱丹臣道:“巴兄,我猜这贾老儿本来不怀善意,待见公子填好了画中的缺字,突然间神态有变。公子,你想这幅画和几行题字,却有什么干系?”段誉摇头道:“这两株山茶吗,那也平常得紧。一株粉侯,一株雪塔,虽说是名种,却也不是什么罕见之物。”众人猜不出来,也就不再理会。

  钟灵笑道:“最好一路之上,多遇到几幅缺了字画的画图,咱们段公子一一填将起来,大笔一挥,便骗得两餐酒饭,一晚住宿,却不花半文钱。”众人都笑了起来。

  说也奇怪,钟灵说的是一句玩笑言语,不料旅途之中,当真接二连三地出现了图画。图中所绘的必是山茶花,有的题词有缺,有的写错了字,更有的是画上有枝无花,或有花无叶。段誉一见到,便提笔添上。一添之下,图画的主人总是出来殷勤接待,美酒美食,又不肯收受分文。

  巴天石和朱丹臣几次三番设辞套问,对方的回答千篇一律,说道原来的画师未曾画得周全,或题字有缺,多蒙贵客补足,好生感激。段誉和钟灵是少年心性,只觉好玩,但盼缺笔的字画越多越好。王语嫣见段誉开心,她也随着欢喜。木婉清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对方好意也罢、歹意也罢,她都不放在心上。只巴天石和朱丹臣却越来越担忧,见对方布置如此周密,其中定有重大图谋,偏生全然瞧不出半点端倪。

  巴朱二人每当对方殷勤相待之时,必定细心查察,看酒饭之中是否下了毒。有些慢性毒药极难发觉,往往连服十余次这才毒发。巴天石见多识广,对方若是下毒,须瞒不过他的眼去,然始终见酒饭一无异状,且主人总是先饮先食,以示无他。

  渐行渐南,天时也渐温暖,一路上山深林密,长草丛生,与北国西夏相较,景象大不相同。这日傍晚,将近草海,一眼望出去无穷无尽都是青青野草,左首是一座大森林,眼看数十里内并无人居。

  巴天石道:“公子,此处地势险恶,咱们趁早找个地方住宿才好。”段誉点头道:“是啊,今日是走不出这大片草地了,只不知什么地方可以借宿。”朱丹臣道:“草海中毒蚊、毒虫甚多,又多瘴气。眼下桃花瘴刚过,榴花瘴初起,两股瘴气混在一起,毒性更烈。如找不到宿地,便在树枝高处安身较好,瘴气侵袭不到,毒虫毒蚊也少。”

  一行人折而向左,往树林中走去。王语嫣听朱丹臣把瘴气说得这般厉害,问他桃花瘴、榴花瘴是什么东西。朱丹臣道:“瘴气是山野沼泽间的毒气毒雾,三月桃花瘴、五月榴花瘴、八月桂花瘴、十月芙蓉瘴。其实瘴气都是一般,时节不同,便按月令时花,给它取个名字。三五月间天候渐热,毒虫毒蚊萌生,为害最大,恰好是这时候。这一带湿气甚重,草海中野草腐烂堆积,瘴气必猛。”王语嫣道:“嗯,那么有茶花瘴没有?”段誉、巴天石等都笑了起来。朱丹臣道:“我们大理人最喜茶花,可不将茶花和那讨厌的瘴气连在一起。”

  说话之间已进了林子。马蹄踏入烂泥,一陷一拔,行走不便。巴天石道:“我瞧不必再进去啦,今晚就学鸟儿,在高树上作巢安身,等明日太阳出来,瘴气渐清,再行赶路。”王语嫣问道:“太阳出来后,瘴气便不怎样厉害了?”巴天石道:“正是。”

  钟灵突然指着东北角,失声惊道:“啊哟,不好啦,那边有瘴气升起来了,那是什么瘴气?”各人顺着她手指瞧去,果见有股云气,袅袅在林间升起。

  巴天石道:“姑娘,这是烧饭瘴。”钟灵担心道:“什么烧饭瘴?厉害不厉害?”巴天石微笑道:“这不是瘴气,是人家烧饭的炊烟。”果见那青烟中夹有黑气,又有些白雾,乃是炊烟。众人都笑了起来,精神为之一振,都说:“咱们找烧饭瘴去。”钟灵给各人笑得不好意思,涨红了脸。王语嫣安慰她道:“灵妹,幸好得你见到了这烧饭……烧饭的炊烟,免了大家在树顶露宿。”

  一行人朝着炊烟走去,来到近处,见林中搭着七八间木屋,屋旁堆满了木材,当是伐木工人的住所。朱丹臣上前大声道:“木场的大哥,行道之人,想在贵处借宿一晚,成不成?”隔了半晌,屋内并无应声,朱丹臣又说了一遍,仍无人答应。但屋顶烟囱中的炊烟却仍不断冒出,屋中定然有人。

  朱丹臣从怀中摸出可作兵刃的铁骨扇,拿在手中,轻轻推开了门,走进屋去。只见屋内一个人影也无,却听到必剥必剥的木柴着火之声。朱丹臣走向后堂,进入厨房,见灶下有个老妇正在烧火。朱丹臣问道:“老婆婆,这里还有旁人么?”那老妇茫然而视,似乎听而不闻。朱丹臣道:“便只你一个在这里么?”那老妇指指自己耳朵,又指指嘴巴,啊啊啊地叫了几声,表示是个聋子,又是哑巴。

  朱丹臣回到堂中,段誉、木婉清等已在其余几间屋中查看一遍,七八间木屋之中,除了那老妇外更无旁人。每间木屋都有板床,床上却无被褥,看来这时候伐木工人并未开工。巴天石奔到木屋之外绕了两圈,察见并无异状。

  朱丹臣道:“这老婆婆又聋又哑,没法跟她说话。王姑娘最有耐心,还是请你跟她打个交道吧。”王语嫣笑着点头,道:“好,我去试试。”她走进厨房,跟那婆婆指手画脚,取了一锭银子给她,那婆婆居然明白了他们是来借宿。众人待那婆婆煮好饭后,向她讨了些米做饭,木屋中无酒无肉,大伙儿吃些干菜,就着白米饭,也就抵过了肚饥。

  巴天石道:“咱们就都在这间屋中睡,别分散了。”当下男的睡在东边屋,女的睡在西边。那老婆婆在中间房桌上点了盏油灯。

  各人刚睡下,忽听得中间房嗒嗒几声,有人用火刀火石打火,但打来打去打不着。巴天石开门出去,见桌上油灯已熄,黑暗中但听得嗒嗒声响,那老婆婆不停打火。巴天石取出怀中火刀火石,嗒的一声,便打着了火,凑过去点了灯盏。那老婆婆微露笑容,向他打个手势,要借火刀火石,指指厨房,示意要去点火。巴天石交了给她,入房安睡。

  过不多时,却听得中间房嗒嗒嗒之声又起,段誉等闭眼刚要入睡,给打火声吵得睁大眼来,见壁缝中没火光透过来,原来那油灯又熄了。朱丹臣笑道:“这老婆婆可老得背了。”本待不去理她,但嗒嗒嗒之声始终不绝,似乎倘若一晚打不着火,她便要打一晚似的。朱丹臣不耐烦起来,走到中间房中,黑暗里朦朦胧胧地见那老婆婆手臂一起一落,嗒嗒嗒地打火。朱丹臣取出自己的火刀火石,嗒的一声打着火,点亮了油灯。那老婆婆笑了笑,打手势向他借火刀火石,要到厨房中使用。朱丹臣借了给她,自行入房。

  岂知过不多久,中间房的嗒嗒嗒声音又响了起来。巴天石和朱丹臣都大为光火,骂道:“这老婆子不知在搞什么鬼!”可是嗒嗒嗒、嗒嗒嗒的声音始终不停。巴天石跳了出去,抢过她的火刀火石来打,嗒嗒嗒几下,竟一点火星也无,摸上去也不是自己的打火之具,大声问道:“我的火刀、火石呢?”这句话一出口,随即哑然失笑:“我怎么向一个聋哑的老婆子发脾气?”

  这时木婉清也出来了,取出火刀火石,道:“巴叔叔,你要打火么?”巴天石道:“这老婆婆真古怪,一盏灯点了又熄,熄了又点,直搞了半夜。”接过火刀火石,嗒的一声,打出火来,点着了灯盏。那老婆婆似甚满意,笑了一笑,瞧着灯盏的火花。巴天石向木婉清道:“姑娘,路上累了,早些安歇吧。”便即回入房中。

  岂知过不到一盏茶时分,那嗒嗒嗒、嗒嗒嗒的打火之声又响了起来。巴天石和朱丹臣同时从床上跃起,都想抢将出去,突然之间,两人同时醒觉:“世上岂有这等古怪的老太婆?其中定有诡计。”

  两人轻轻一握手,悄悄出房,分从左右掩到那老婆婆身旁,正要一扑而上,突然鼻中闻到一阵淡淡的香气,原来在灯盏旁打火的却是木婉清。两人立时收势,巴天石道:“姑娘,是你?”木婉清道:“是啊,我觉得这地方有点儿不对劲,想点灯瞧瞧。”

  巴天石道:“我来打火。”岂知嗒嗒嗒、嗒嗒嗒几声,半点火星也打不出来。巴天石一惊,叫道:“这火石不对,给那老婆子掉过了。”朱丹臣道:“快去找那老婆子,别给她走了。”木婉清奔向厨房,巴朱二人追出木屋,但便在这顷刻之间,那老婆子已不知去向。巴天石道:“别追远了,保护公子要紧。”

  两人回进木屋,段誉、王语嫣、钟灵也都已闻声而起。

  巴天石道:“谁有火刀火石?先点着了灯再说。”只听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说道:“我的火刀火石给那老婆婆借去了。”却是王语嫣和钟灵。巴天石和朱丹臣暗暗叫苦:“咱们步步提防,想不到还是在这里中了敌人诡计。”段誉从怀中取出火刀火石,嗒嗒嗒地打了几下,却哪里打得着火?朱丹臣道:“公子,那老婆子曾向你借来用过?”段誉道:“是,那是在吃饭之前。她打了之后便即还我。”朱丹臣道:“火石给掉过了。”

  一时之间,各人默不作声,黑暗间但听得秋虫唧唧,这一晚正当月尽夜,星月无光。六人聚在屋中,只朦朦胧胧地看到旁人的影子,心中隐隐都感到周遭情景甚是凶险。自从段誉在画中填字、贾老者殷勤相待以来,六人就如给人蒙上了眼,身不由主地走入一个茫无所知的境地,明知敌人必在暗中有所算计,但使什么阴险毒计,却半点端倪也瞧不出来。各人均想:“敌人如一拥而出,动拳出刀,倒也痛快,却这般鬼鬼祟祟,令人不知所措。”

  木婉清道:“那老婆婆取了咱们的火石去,用意是叫咱们不能点灯,他们便可在黑暗中闹鬼。”钟灵突然尖声惊叫,说道:“我最怕他们在黑暗里放蜈蚣、毒蚁来咬我!”巴天石心中一凛,说道:“黑暗中若有细小毒物来袭,倒防不胜防。”段誉道:“咱们还是出去,躲在树上。”朱丹臣道:“只怕树上已先放了毒物。”钟灵又“啊”的一声,捉住了木婉清的手臂。巴天石道:“姑娘别怕,咱们点起火来再说。”钟灵道:“没了火石,怎么点火?”巴天石道:“敌人是何用意,现下难知。但他们既要咱们没火,咱们偏偏生起火来,想来总是不错。”

  他说着转身走入厨房,取过两块木柴,出来交给朱丹臣,道:“朱兄弟,把木柴弄成木屑,越细越好。”朱丹臣一听,立即会意,道:“不错,咱们岂能束手待攻?”从怀中取出匕首,将木屑一片片地削下。段誉、木婉清、王语嫣、钟灵一起动手,各取匕首小刀,把木屑切的切,斩的斩,碾的碾,弄成极细的木屑。段誉叹道:“可惜我没天龙寺枯荣师祖的神功,否则内力到处,木屑立时起火,便是那鸠摩智,也有这等本事。”其实这时他体内所积蓄的内力,已远在枯荣大师和鸠摩智之上,只不会运用而已。

相关热词搜索:天龙八部

上一篇:四十六 酒罢问君三语
下一篇:四十八 王孙落魄 怎生消得 杨枝玉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