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烧饼馅子
2019-10-07 20:29:01  作者:金庸  来源:金庸作品集新修版  评论:0 点击: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李白这一首《侠客行》古风,写的是战国时魏国信陵君门客侯嬴和朱亥的故事,千载之下读来,英锐之气,兀自虎虎有威。那大梁城邻近黄河,后称汴梁,即今河南开封。该地虽数为京城,却民风质朴,古代悲歌慷慨的豪侠气概,后世迄未泯灭。

  开封东门十二里处,有个小市镇,叫做侯监集。这小镇便因侯嬴而得名。当年侯嬴为大梁夷门监者。大梁城东有山,山势平夷,称为夷山,东城门便称为夷门。夷门监者就是大梁东门的看守小吏。

  每月初一十五,四乡乡民到镇上赶集。这一日已是傍晚时分,四处前来赶集的乡民正自挑担的挑担、提篮的提篮,纷纷归去,突然间东北角上隐隐响起了一阵马蹄声。蹄声渐近,竟是大队人马,少说也有二百来骑,蹄声奔腾,乘者纵马疾驰。众人相顾说道:“多半是官军到了。”有的说道:“快让开些,官兵马匹冲来,踢翻担子,那也罢了,便踩死了你,也是活该。”

  猛听得蹄声之中夹杂着阵阵唿哨。过不多时,唿哨声东呼西应、南作北和,竟四面八方都是哨声,似乎将侯监集团团围住了。众人骇然失色,有些见识较多之人,不免心中嘀咕:“遮莫是强盗?”

  镇头杂货铺中一名伙计伸了伸舌头,道:“啊哟,只怕是……我的妈啊,那些老哥们来啦!”王掌柜脸色已然惨白,举起了一只不住发抖的肥手,作势要往那伙计头顶拍落,喝道:“你奶奶的,说话也不图个利市,什么老哥小哥的。当真线上的大爷们来了,哪还有你……你的小命?再说,也没听说光天白日就有人干这调调儿的!啊哟,这……这可有点儿邪……”

  他说到一半,口虽张着,却没了声音,只见市集东头四五匹健马直抢过来。马上乘者一色黑衣,头戴范阳斗笠,手中各执明晃晃的钢刀,大声叫道:“老乡们,大伙儿各站原地,动一下子的,可别怪刀子不生眼睛。”嘴里叱喝,拍马往西驰去。马蹄铁踹在青石板上,铮铮直响,可令人心惊肉跳。

  蹄声未歇,西边厢又有七八匹马冲来,马上健儿也一色黑衣,头戴斗笠,帽檐压得低低的。这些人一般叱喝:“乖乖地不动,那就没事,爱吃板刀面的就出来!”

  杂货铺那伙计“嘿”的一声笑,说道:“板刀面有什么滋味……”这人贫嘴贫舌的,想要说句笑话,岂知一句话没完,马上一名大汉马鞭挥出,甩进柜台,勾着那伙计的脖子,顺手甩带,砰的一声,将他重重摔在街上。那大汉的坐骑一股劲儿向前驰去,将那伙计拖地而行。后边一匹马赶将上来,前蹄踩落,正踩中他大腿,那伙计大声哀号,仰天躺着,爬不起身。

  旁人见这伙人如此凶横,哪里还敢动弹?有的本想去上了门板,这时双脚便如钉牢在地上一般,只全身发抖,要他当真丝毫不动,却也干不了。

  离杂货铺五六间门面处有家烧饼油条店,油锅中热油滋滋作响,铁丝架上搁着七八根油条。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弯着腰,将面粉捏成一个个小球,又将小球压成圆圆的一片,对眼前惊心动魄的惨事竟如视而不见。他在面饼上撒些葱花,对角一折,捏上了边,在一只黄砂碗中抓些芝麻,撒在饼上,然后用铁钳夹起,放入烘炉。

  这时四下里唿哨声均已止歇,马匹也不再行走,一个七八百人的市集上鸦雀无声,本在啼哭的小儿,也给父母按住了嘴巴,不再发出声息。各人凝气屏息之中,只听得一个人喀、喀、喀的皮靴声,从西边沿着大街响将过来。

  这人走得甚慢,沉重的脚步声一下一下,便如踏在每个人心头之上。脚步声渐渐近来,其时太阳正要下山,一个长长的人影映在大街之上,随着脚步声慢慢逼近。街上人人都似吓得呆了,只那卖饼老者仍做他的烧饼。皮靴声响到烧饼铺外忽而停住,那人上上下下地打量卖饼老者,突然间“嘿嘿嘿”的冷笑三声。

  卖饼老者缓缓抬头,见面前那人身材甚高,一张脸孔如橘皮般凹凹凸凸,满是疙瘩。卖饼老者说道:“大爷,买饼么?一文钱一个。”拿起铁钳,从烘炉中夹了个热烘烘的烧饼出来,放在白木板上。那高个儿又一声冷笑,说道:“拿来!”伸出左手。那老者眯着眼睛道:“是!”拿起那新焙的烧饼,放入他掌中。

  那高个儿双眉竖起,大声怒道:“到这当儿,你还在消遣大爷!”将烧饼劈面向老者掷去。卖饼老者缓缓侧头,烧饼从他脸畔擦过,啪的一声响,落在路边的一条泥沟旁。

  高个儿掷出烧饼,随即从腰间抽出一对双钩,钩头映着夕阳,蓝印印的寒气逼人,说道:“到这时候还不拿出来?姓吴的,你到底识不识时务?”卖饼老者道:“大爷认错人啦,老汉姓王。卖饼王老汉,侯监集上人人认得。”高个儿冷笑道:“他奶奶的!我们早查得清清楚楚,你乔装改扮,躲得了一年半载,可躲不得一辈子。”

  卖饼老者眯着眼睛,慢条斯理地说道:“素闻金刀寨安寨主劫富济贫,江湖上提起来,都要翅起大拇指,赞一声‘好!仁义侠盗!’怎么派出来的弟兄,却向卖烧饼的穷老汉打起主意来啦?”他说话似乎有气无力,这几句话却说得清清楚楚。

  高个儿怒喝:“吴道通,你是决计不交出来的啦?”卖饼老者脸色微变,左颊上的肌肉牵动了几下,随即又是一副懒洋洋神气,说道:“你既知道吴某名字,却仍对我这般无礼,未免太大胆了些吧?”那高个儿骂道:“你老子胆大胆小,你到今天才知吗?”左钩一起,一招“手到擒来”,疾向吴道通左肩钩落。

  吴道通向右略闪,高个儿钢钩落空,左腕随即内勾,钢钩拖回,便向吴道通后心钩到。吴道通矮身避开,跟着右足踢出,却踢在那座炭火烧得正旺的烘炉之上。满炉红炭陡地向那高个儿身上飞去,同时一镬炸油条的热油也猛向他头顶浇落。

  那高个儿吃了一惊,急忙后跃,避开了红炭,却避不开满镬热油,“啊哟”一声,满锅热油已泼上他双腿,只痛得他哇哇怪叫。

  吴道通双足力蹬,冲天跃起,已窜上了对面屋顶,手中兀自抓着那把烤烧饼的铁钳。猛地里青光闪动,一柄单刀迎头劈来,吴道通举铁钳挡去,当的一声响,火光四溅。他那铁钳虽黑黝黝的毫不起眼,其实乃纯钢所铸,竟将单刀挡回,便在此时,左侧一根短枪、右侧双刀同时攻到。原来四周屋顶上都已布满了人。吴道通“哼”了一声,叫道:“好不要脸,以多取胜么?”身形一长,双手分执铁钳两股,左挡短枪,右架双刀,竟将铁钳拆开,变成了一对点穴双笔。原来他这烤烧饼的铁钳,由一对类似判官笔的短兵刃合成,双笔之间用钢扣扣住。

  吴道通双笔使开,招招取人穴道,以一敌三,仍占上风。他一声猛喝:“着!”使短枪的“啊”的一声,左腿中笔,骨溜溜地从屋檐上滚落。

  西北角屋顶上站着一名矮瘦老者,双手叉在腰间,冷冷地瞧着三人相斗。

  白光闪动之中,使单刀的忽给吴道通右脚踹中,一个筋斗翻落街中。那使双刀的怯意陡生,两把刀使得如同一团雪花相似,护在身前,只守不攻。

  那矮瘦老者慢慢踱将过来,走近身前,右手食指陡地戳出,径取吴道通左眼。这一招迅捷无比,吴道通忙回笔打他手指。那老者手指略歪,避过铁笔,改戳他咽喉。吴道通笔势已老,无法变招,只得退了一步。

  那老者跟着上前,右手又伸指戳出,点向他小腹。吴道通右笔反转,砸向敌人头顶。那老者向前直冲,几欲扑人吴道通怀里,便这么两步急冲,已将他铁笔避过,同时双手向他胸口抓去。吴道通疾向后退,嗤的一声,胸口已为对方抓下一长条衣服。吴道通百忙中不及察看是否受伤,双臂合拢,倒转铁笔,一招“环抱六合”,双笔笔柄向那老者两边太阳穴中砸去。

  那老者不闪不架,又向前疾冲,双掌扎扎实实地击在对方胸口。喀喇喇的一声响,也不知断了多少根肋骨,吴道通从屋顶上翻跌而下。

  那高个儿两条大腿遭热油炙得全是火泡,正自暴跳如雷,只双腿受伤不轻,无力纵上屋顶和敌人拼命,又知那矮瘦老者周牧高傲自负,他既已出手,就不喜旁人相助,是以只仰着脖子,观看二人相斗。见吴道通从屋顶摔下,那高个儿大喜,急跃而前,不待他挣扎着站起,双钩扎落,刺入吴道通肚腹。他得意之极,仰起头来纵声长笑。

  周牧急叫:“留下活口!”但终于慢了一步,双钩已然入腹。

  突然那高个儿纵声大叫:“啊……”踉踉跄跄倒退几步,只见他胸口插了两支铁笔,自前胸直透至后背,鲜血从四个伤口中前后直涌,身子晃了几晃,便即摔倒。吴道通临死时奋力一击,那高个儿猝不及防,竟为双笔插中要害。金刀寨伙伴忙伸手扶起,却已气绝。

  周牧不去理会高个儿的生死,嘴角边露出鄙夷之色,抓起吴道通身子,见也已停了呼吸。他眉头微皱,喝道:“剥了他衣服,细细搜查。”

  四名下属应道:“是!”立即剥去吴道通的衣衫,见他长衣之下背上负着个包裹。两名黑衣汉子迅速打开包裹,见包中有包,一层层裹着油布,每打开一层,周牧脸上的喜意便多了一分。一共解开了十来层油布,包裹越来越小,周牧脸色渐渐沮丧,眼见最后已成为一个三寸许见方、两寸来厚的小包,当即伸手摆过,捏了一捏,怒道:“他奶奶的!骗人的玩意,不用看了!快到屋里搜去。”

  十余名黑衣汉子应声入内。烧饼店前后不过两间房,十几人挤在里面,乒乒乓乓、呛啷呛啷,店里的碗碟、床板、桌椅、衣物一件件给摔了出来。

  周牧只叫:“细细地搜,什么地方都别漏过了!”

  闹了半天,已黑沉沉的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掉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过来,抓起水沟旁那个烧饼,慢慢缩手。

  那是个十二三岁的小丐。他已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地坐在墙角边。那高个儿接过吴道通递来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丐的一双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汉子,却吓得丝毫不敢动弹。那杂货铺伙计半死不活的身子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吴道通和那高个儿的两具尸首,也躺在烧饼不远之处。

  直到天色黑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那小丐终于鼓起勇气,抓起烧饼。他饥火中烧,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门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汉子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下,肚里似乎已舒服得多。

  这时众汉子已将烧饼铺中搜了个天翻地覆,连地下的砖头也已一块块挖起来查过。周牧见再也查不到什么,喝道:“收队!”

  唿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金刀寨盗伙一批批出了侯监集。两名盗伙抬起那高个儿的尸身,横着放上马鞍,片刻间走了个干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隐没,侯监集上才有些轻微人声。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杂货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那伙伴入店,给他接上断腿,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但听得东边劈劈啪啪,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没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吴道通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吴道通的尸身一动。那小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起。小丐吓得呆了,心中评评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站起身来。嗒嗒两声轻响,那小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丐却瞧得清楚,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腹中,小丐死命咬住牙齿,不令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丐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大骇之下,只想发足奔逃,但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开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原来他身子虽躲在墙角之后,但月光从身后照来,将他蓬头散发的影子映在那死尸脚旁。小丐见那死尸双脚又动,大声惊呼,发足便跑。

  那死尸嘶哑着嗓子叫道:“烧饼!烧饼!”腾腾腾地追来。

  小丐在地下一绊,摔了个筋斗。那死尸弯腰伸手,便来按他背心。小丐一个打滚,避在路旁,发足又奔。那死尸一时站不直身子,支撑了一会这才站起,他脚长步大,虽行路蹒跚,摇摇摆摆的如醉汉,只十几步,便追到了小丐身后,一把抓住他后颈,提了起来。

  只听得那死尸问道:“你……你偷了我烧饼?”在这当口,小丐如何还敢抵赖,只得点了点头。那死尸又问:“你……你已经吃了?”小丐又点了点头。那死尸右手伸出,嗤的一声,扯破小丐衣衫,露出胸口和肚腹的肌肤。那死尸道:“割开你的肚子,挖出来!”小丐直吓得魂不附体,颤声道:“我……我……我只咬了一口。”

  原来吴道通给周牧双掌击中胸口,又给那高个儿双钩插中肚腹,一时闭气晕死,过得良久,却又悠悠醒转。肚腹虽是要害,但纵然受到重伤,一时却不便死,他心中念念不忘的只是那件物事,待得醒转,发觉金刀寨人马已经离去,竟顾不得胸腹重伤,先要寻回藏在烧饼中的物事。

  他扮作个卖饼老人,在侯监集隐居。一住三载,幸得平安无事,但设法想见那物的原主,却也始终找寻不到。待听得唿哨声响,二百余骑四下合围,他虽不知这群盗伙定是冲着自己而来,终究觉察到局面凶险,仓促间无处可藏,无可奈何之际,便将那物随手放入烧饼。那高个儿一现身,伸手说道:“拿来!”吴道通行着险棋,索性便将这烧饼放入他手中,果然不出所料,那高个儿大怒之下,便将烧饼掷开。

  吴道通重伤之后醒转,自认不出哪一个烧饼之中藏有那物,一个个撕开来找寻,全无影踪,最后终于抓着那个小丐。他想这小叫化饿得狠了,多半是连饼带物一齐吞入腹中,当下便要剖开他肚子来取物。一时寻不到利刃,情势紧迫,他咬一咬牙,伸手拔出自己肚上一根钢钩,倒转钩头,便往小丐肚上划去。

  钢钩拔离肚腹,他猛觉得一阵剧痛,伤口血如泉涌,钩头虽已碰到小丐肚子,但提着小丐的左手突然没了力气,五指松开,小丐身子落地,吴道通右手钢钩向前送出,却刺了个空。吴道通全身虚脱,仰天摔倒,双足挺了几下,这才真的死了。

  那小丐摔在地下,拼命挣扎着爬起,转身狂奔。刚才吓得实在厉害,只奔出几步,腿膝酸软,翻了个筋斗,就此晕去,右手却兀自牢牢地抓着那个只咬过一口的烧饼。

×      ×      ×

  淡淡的月光照上吴道通的尸身,慢慢移到那小丐身上,东南角上又隐隐传来马蹄之声。

  这一次的蹄声来得好快,刚只听到声响,倏忽间已到了近处。侯监集的居民已成惊弓之鸟,静夜中又听到马蹄声,不自禁地胆战心惊,躲在被窝中只管发抖。但这次奔来的马只有两匹,也没唿哨之声。

  这两匹马形相甚奇。一匹自头至尾都是黑毛,四蹄却是白色,那是“乌云盖雪”的名驹;另一匹四蹄却是黑色,通体雪白,马谱中称为“墨蹄玉兔”,中土尤为罕见。

  白马上骑着的是个白衣女子,若不是鬓边戴了朵红花,腰间又系着一条猩红飘带,几乎便如服丧,红带上挂了柄白鞘长剑。黑马乘客是个中年男子,一身黑衫,头戴黑色软帽,腰间系着的长剑插在黑色剑鞘之中。两乘马并肩疾驰而来。

  顷刻间两人都看到了吴道通的尸首以及满地损毁的家生杂物,同声惊噫:“咦!”

  黑衫男子马鞭挥出,卷在吴道通尸身颈项之中,拉起数尺,月光便照在尸身脸上。那女子道:“是吴道通!看来安金刀已得手了。”那男子马鞭振出,将尸身掷在道旁,道:“吴道通死去不久,伤口血迹未凝,赶得上!”那女子点了点头。

  两匹马并肩向西驰去。八只铁蹄落在青石板上,蹄声嗒嗒,竟如一匹马奔驰一般。两匹马前蹄后蹄都同起同落,整齐之极,也美观之极,不论是谁见了,都想得到这两匹马曾长期同受操练,是以奋蹄急驰,竟也双驹同步,绝无参差。

相关热词搜索:侠客行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荒唐无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