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两段婚姻
2023-01-03 10:41:24  作者:石贝  来源:羊城晚报(广州)   评论:0 点击:


作者与金庸的太太阿MAY(右)

  年过五十堕入爱河

  1986-1987年间,在我做《明报》的检查报纸工作时,每天将写好的报告直接交给查先生批阅,相当于中文秘书的工作,也因此跟查先生接触比较多。有一天我去七楼,秘书小姐说:“查太来了,跟查先生在里面。”

  接着,查先生跟一位非常年轻漂亮的女子出来,我想这一定是查太太了,于是礼貌地称呼:“查太……”

  查先生马上笑眯眯地跟我说:“不用叫她查太,叫她阿MAY就可以了。”

  从此,我见到查太太都称她阿MAY。阿MAY是查先生生命里的第三个女人,查先生的这一段情外面传说的版本很多,在香港报界传说的是,当年前妻朱玫(孩子们的妈妈)跟查先生交恶,查先生心情不好,和其他朋友去北角丽池一家酒铺喝酒,一位报界老总将陪酒女郎阿MAY介绍给查,并嘱他不要认真,交个朋友算了,毕竟阿MAY还小。后来才得知,阿MAY当年只有18岁。

  现在坊间很多有关查先生的传记或文章,都提到查与阿MAY的年龄差距是27岁,不过据推算,两人的年纪应该差32到34岁。

  查先生一见阿MAY便惊为天人,立刻堕入爱河,遂天天到那间酒铺喝酒,并与女朋友见面。后来,查更在跑马地租了间房子做爱巢。这其实已经是在发展婚外情了,但是感情世界里任何情况都可能出现,既然跟朱玫吵得不可开交,小女朋友阿MAY的出现,则为查及时地弥补了精神上的缺憾。

  不过,这一段感情却令朱玫更加失望,也令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了不可修复的裂痕。

  阿MAY年纪这样轻便出来做陪酒女郎,看来家境不会很好,也没有机会接受正规的教育,因此,查先生很快便出资安排阿MAY去澳大利亚学习,香港报界人说查先生是要给阿MAY“装身”,阿MAY回到香港以后,果真气质有所改变,很多人竟误会阿MAY毕业于港大或中大。

  我到《明报》并在查先生直接领导下工作的时候,有时会跟查先生和其他朋友吃饭,阿MAY一般都会参加,她的国语不是太好,我们谈天的时候常用国语,阿MAY多数不会插嘴,在一旁静静地听,听不懂的时候便问坐在身旁的查先生,而查往往暂时停止谈话,歪过头用广东话小声给阿MAY解释。

  这期间,查先生的大儿子查传侠不幸去世。不过,查传侠的离世并不能平复父母之间的感情纠葛,不久他们便分开了,阿MAY开始正式走入查先生的生活。我第一次见到阿MAY的时候,是他们共同生活了十几年以后,阿MAY应还不满30岁。

  阿MAY给我的印象是很直爽的女子,也没有那种做老板太太的骄横和颐指气使。

  有一天,我在七楼查先生的办公室,正遇到阿MAY也在那里,他们正在谈论要去英国旅行的事,查先生跟我说:“你的报告还是要继续作下去,等我回来再看。”

  说完他便出去了,这时阿MAY不知怎么就跟我说:“我说去伦敦应该去看看朱玫,他不愿意。人家(指朱玫)其实人挺好的,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她的口气中还带着一些埋怨,现任妻子竟不满老公不去探望前妻,而且还替前妻抱不平,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和听到。她可以这样心无城府地跟我说这种家庭私事,只能说明她性格爽朗,毫无心机,恐怕这也是她打动当年查先生的原因吧。

  前妻朱玫命运多舛

  朱玫和查先生1956年在香港结婚,朱比查年轻11岁。当时查是长城电影公司的编剧,笔名林欢,他与朱玫结婚的消息,甚至在《长城画报》上都有报道。婚礼在美丽华酒店举行,到贺的还有《大公报》当时的社长费彝民。婚后,他们住在半山缆车径,就是现在的坚尼地道,房东恰好就是后来的《明报》副刊专栏作家简而清。

  朱玫与查共过患难,在《明报》建报时期,他们熬过不少苦日子,而且查的四名子女都是朱玫所出。查先生说到这个太太的时候,也坦诚地说:“我一生就觉得对不住那个太太,主要是我对不起她,她一直待我很好,我很感激,但我对不起她,不应该做的,我都做了。”

  查先生与朱玫结束婚姻关系之前,曾按揭了香港渣甸山上的大宅,按揭契上所得30万交与朱玫。离婚后,查将整所物业的业权都送予朱玫。在那个年代,30万不是个小数字。

  自从朱玫获得这个物业的业权之后,8年内5次加按物业一直到1982年,欠了银行400多万,这个数字在当年来讲可是天文数字,当然朱玫根本无力偿还,到1985年,恒生银行终于收回这幢物业。

  朱玫后来一直没有结婚,住在香港湾仔的一个唐楼里,恰巧就是《明报》早期的皇后大道东社址对面,生活颇为拮据,有时会到英国住住,据说那里有她的亲戚。

  认识朱玫的人都说,朱玫其实是一个很能干的女子,当年《明报晚报》就是靠了朱玫才发展起来的,她对工作非常认真,甚至有些固执,时常因为工作跟做老板的查先生大吵。不知道是否因此而伤了查的自尊心,感情也慢慢冷淡下来,最后,查有了婚外情,这段婚姻便告终了。

  从后来朱玫的潦倒生活来看,她确实因此而大受打击,当时离婚那年她才40岁出头,凭她的聪明能干完全可以另创一番天地,但是她没有。丈夫走了,孩子们也不在身边,一个孤独女人,20岁嫁人,生了4个孩子,到40岁的时候却忽然一切都没有了,她整个人垮了下来。

  大概是1995年前后,有人看见朱玫在港岛铜锣湾卖手袋,不是开店卖手袋的那种,而是那种街边随时被市政局小贩管理队追捕的小摊档。

  1998年11月8日,朱玫在香港湾仔律敦治医院过世,死因是肺痨菌扩散,享年63岁。肺痨在上世纪90年代的香港应该是可以医治的,但朱玫却死于此症。死后,替朱玫领取死亡证的,竟然是律敦治医院的员工,既不是她的前夫,也不是她的子女。这一年,查先生74岁。

  (完)

相关热词搜索:金庸婚姻

上一篇:金庸的三位美丽妻子与梦中情人
下一篇:金庸和他的《明报》

收藏